第2章 白,蓝,绿,紫,金,红,七彩

【18岁:逃亡路上,你发现沈碧君身体被废,沦为废人。】

【19岁:你们终于来到灵山,乞求灵山救人,被人赶走。】

【20岁:你们找了个地方隐居,沈碧君每每想到凄惨的人生,忍不住以泪洗面。】

【21岁:沈碧君看到仇人路过,忍不住拿刀拼命,惨死刀下。你被抓起来打断双腿。】

【结局:你在大牢内度过了痛苦的三天,被活活打死。】

“这也太惨了吧。”

沈修瑾无语了,这幸好是提前看了一下,有编辑人生的机会。

否则就算觉醒,恐怕也没什么大用。

“不过,沈碧君……为何我这个前世中,沈碧君出现的画面最多,这个名字也好耳熟……”

……

……

轮回大陆,沪市第三转生高校操场上。

校长慷慨激昂的发表了注意事项,以及鼓励的一些话。

随后,老师们将一瓶瓶魂力药液分发下去。

魂力药液,能补充魂力,价格非常昂贵。

这次这一届学生们最后一次公费使用魂力药液了,能不能觉醒前世,就看这次。

沈修瑾看着手里的药液,回忆着刚刚内容。

他有自信,只要魂力点足够,他的前世人生不应该如此。

只可惜,目前魂力点只有100点。

“希望每次编辑,消耗的魂力点不多吧。”

这么想着,沈修瑾喝下了魂力药液。

也就在这时,意外陡生。

【检测到魂力,魂力点提升中……】

沈修瑾怔住。

然后眼睁睁看着魂力点从100点,一点点增加,最终达到200点。

“我明白了,魂力药液真的能提升魂力点。”

沈修瑾狂喜,这下编辑起来,有更多信心了。

刷!刷!刷!

也就在这时,天空中,一道道光幕笼罩广场。

这是有人在进行觉醒前世的征兆。

觉醒过程中,每个人会被光幕笼罩,不会被外界打扰。

同一时间,头顶处的光幕,也会出现这个人前世画面。

这个画面是能够被所有人看到的。

同时,经过研究,这类觉醒也是分等级的。

一般情况下,光幕颜色分为:白,蓝,绿,紫,金,红,七彩。七个等级。

等级标准有多个评判方式。

最高的一种,是前世武学境界。

之后是寿命,地位,权利等等……

沈修瑾朝四周看去,很多同学在喝了魂力药液后,头顶上都涌现光幕。

其中一个同学光幕是最弱的白色。

他头顶的画面中,出现这个人的一生。

一开始,一间普通的木屋里面,一个俊秀的男婴哇哇落地。

转眼间,数十年过去,他家道中落,之后似乎被拐到一个青楼里面讨生活。

由于这男生长得非常俊秀,细皮嫩肉的,很快他被一个土财主看中。

转眼半年过去,鲜花饱受摧残的他,后来被玩腻,又被转卖。

最后染上疾病,郁郁而亡。

由于等级过低,这个人画面持续才两分钟。

随着画面结束,这个同学面色苍白,然后仰天跪地:“不……”

雪花飘飘,北风潇潇,天地……一片苍茫……

不得不说,沈修瑾都有点同情他了。

“啊,那个人竟然是紫色……”

又有人惊呼。

沈修瑾看去,就看到隔壁班一个男生头顶上闪烁一个画面。

紫色,算下来是四级画面了,已经算中等偏上。

所以很多人无比期待。

“这个肯定是大佬。”

“该不会是某个科学家转世?”

“最低也是某个武林高手吧?”

此次觉醒,汇聚了很多人关注。

两边看台上,有不少大家族,大企业,还有散台上也来了不少人。

这些人都是买了票才过来观看的。

否则,只靠学校提供魂力药液,学校是负担不起的。

都是靠一些大势力赞助,或者通过现场卖票方式,筹得资金。

看着一个个学生头顶的画面,一些大势力已经在关注颜色境界高的人了。

对大势力来说,这是一种提前投资。

万一投资成功,接触到某个未来的大佬,对他们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此时大多数人关注度都在绿色光幕的那个同学那里。

“四级画面,已经不错,咦,画面出现了,是个村子……”

“这是个武道世界,好好好,这小子天赋一定不赖。”

很多人已经期待。

一些大势力甚至已经让秘书记录此子名字,回头接触一下。

画面中,一个皮肤黝黑,身体健康的婴儿呱呱落地。

看画面里屋子的残破程度来看,此子生活的很差。

一些原本还比较看好这个人的,纷纷皱眉。

“有没有搞错?生活的怎么这么差?”

“按理说,四级画面,不应如此。”

“你们懂什么,这就叫寒门出贵子,总之大家看着吧,此子能诞生紫色光幕,绝对非比寻常。”

闻言,一些人微微点头,只能耐心看下去。

画面中,小孩子身体虽然很好,但家境贫寒。

就这样,他茁壮成长,不过三岁的时候,测试天赋,他天赋非常平庸。

一些人非常纳闷,资质如此平庸,怎么会是紫色光幕?

就这样,大概五岁的时候,和邻居地主家闺女打的火热。

这闺女还说了,非他不嫁。

“难道机缘来自于地主家的闺女?”

“也许,这女子已经被测出天赋极佳。”

正说着,但下一秒,现场打脸。

7岁的时候,小孩被地主打了一顿,扬言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当时小孩子愤怒喊道:“哼,莫欺小孩穷。”

现场众人看了暗暗点头。

“此子虽然被辱骂,但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不错。”

“嗯,看着吧,肯定有机缘。”

转眼间,小孩子已经是十六岁少年。

这些年,他除了种地,就是去学堂偷学武道。

有时候在地主家转悠,只为看院子里那个练武的少女。

只可惜,到少年了,他武道天赋依旧平庸。

有次他偷学武道的事情被人发现,遭到学堂里的人讥讽。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也配学武?”

“再来偷看,小心再次打断你的腿。”

他无比愤怒,扔下一句:莫欺少年穷。

然后愤怒离开。

“被如此讥讽,还能保持雄心,嗯,也许是大器晚成。”

“后面肯定有机缘吧。”

“只是可惜那地主家少女没搭理他了,可悲可叹。”

“嗯,等着他中年打脸众人吧,说起来,从古至今,很多人也是从中年发迹的嘛。”

看台上,一些家长聊着天。

现在能支撑他们继续看下去的,就是这个少年能崛起。

时间一年年过去,少年变成了中年。

地主家的女儿已经前往远处的宗门练武,而他继续在落后的小山村种地。

因为父母早年双亡,家境贫寒,他一直找不到媳妇。

有次看到地主家女儿回来,他期盼的过去打招呼。

“秀儿,你还记得当年河边你说过的,要助我一起修行吗?我一直等你呢!”

地主家闺女冷眼瞪来:“什么东西?给我打!”

就这样,中年人被打断了一条腿。

最后他被村里的好心人抬回家。

等人离去,他看着家徒四壁的屋子,他愤怒喊道:“莫欺中年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