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血洗(求追读)

“姐姐。”

肥妇人看到来人,开心的迎了上去:“今个我给您找了个好的。”

“是么,可别像上次那个,丑陋如鬼,饭量如猪,我还要白贴钱养她。”

鸨母冷哼一声,横眉冷眼说道。

“不会不会,你看。”

肥妇人拉着鸨母来到床边。

沈碧君睡得很安静,俏脸眉目如画。

鸨母定睛一看,眼睛立刻亮了。

“好好,这俏美人,你哪里寻到的?”

肥妇人嘿嘿一笑:“住店的,就两个人,还一个弟弟,来的时候这姑娘说,家里人都死光了,想要去灵山学艺呢。”

“呵呵。”鸨母笑了:“咱们这条路上,去灵山的人还真是多,可是他们哪里会知道,灵山易去,上山难走,灵山这种地方,他们以为随随便便都能去的?可笑。”

“可不,于是我就和她说,这里有人收徒,她就傻乎乎跟来了。”

“这次你说的不错,辛苦费待会去楼下账房拿。”

“是是。”

“不过……”鸨母话锋一转:“你刚刚说他还有个弟弟,人呢?我可跟你说,咱们这个地方虽然黑,但做的可是正经生意。你知道我的,是个好人,我可不想有人过来捣乱。”

“到时候惊扰了那些达官贵人,你可要倒霉了。”

肥妇连忙道:“您放心,我家那口子养了好几个好手,回头就把那小子卖到矿场做矿奴,保证这辈子都不会打扰你。”

“嗯,你做事我放心,去吧。”

说完,肥妇人笑呵呵的下楼了。

领取了银子后,就准备离开。

而在二楼处,鸨母已经让人把沈碧君绑好,并给她喂下了特制的药物。

她身后的两个壮汉已经摩拳擦掌,怎么都没想到,有生之年会遇到这样仙子般的小姐。

祖坟这是炸了啊。

“瞧你们急的,可记好了,要让她服服帖帖,以后听话懂事,明白?”

“懂,这事没人比我更懂。”

“行,这事没人比我更行。”

“哎呀!”

恰在这时,楼下传来肥妇人的惨叫。

“这肥婆怎么了?”

鸨母从窗口看下去,就看到一个年轻人提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脚踩在肥妇人心口。

仔细一看,这颗血淋淋的人头有些面熟。

这不是肥婆那口子的人头吗?

“说,我师姐人呢?”沈修瑾忍住杀意,出言。

“别杀我,别杀我!”肥婆被吓破了胆,指着二楼:“就在那里,我没伤害她,我真的没啊……”

“噗!”

沈修瑾脚一用力,肥婆头颅直接裂开,变成两半。

“啊……”

顿时,一群观望的姑娘和客人被吓得连忙跑远。

沈修瑾已经抬起头,正好和窗口的鸨母对视。

‘这是个狠人。’

鸨母顿时惊了,她立刻意识到,这个小年轻恐怕就是肥婆说的,这女人的弟弟。

“这丫的,不是说他们都是普通人么,怎么会这么厉害?”

她可是知道,这肥婆那口子的实力,是练气5层,算是一个小高手。

却被如此轻易解决,死的还这么惨,那这小子实力,岂不是更厉害?

在鸨母惊慌失措的时候,沈修瑾从她表情,几乎可以断定——沈碧君就在她那。

“喝!”

沈修瑾脚步一踏,迅速掠来。

“砰!”

鸨母躲闪不及,直接被沈修瑾踹入屋内。

一进屋,沈修瑾扫视屋内,已经看到衣裳不整、昏迷不醒的沈碧君。

顿时心中一阵心疼。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沈修瑾一字一顿!

“找死!”

两个壮汉都是店里一等一打手。

均都是练气6层。

看到沈修瑾,左右开弓杀来!

沈修瑾猛然抬头,赤红的双眸宛若炼狱恶鬼。

两人不来由的被吓了一跳,手上动作一滞,竟然连运气都不稳了起来。

却在他们还在愣神之时,沈修瑾已经冲过来,双手抓住他们天灵盖。

“砰砰!”

两个无头尸体已经倒下。

“啊!”

鸨母被吓得连连后退:“别……别杀我,都是那个肥婆,是她把你师姐骗过来的,雨我无瓜……”

“对了,你师姐没事,就是被肥婆迷晕了,我们没对她下手……”

“砰!”

鸨母腰部炸成两段,她痛苦哀嚎,引来外面一群女子。

“她……她死了。”

“呜呜,太好了。”

“我们赶紧跑吧。”

听到这些女子的话,沈修瑾意识到,这些女子和师姐一样,都是被拐来的。

拐卖人口的人,都该死!

“小兄弟,我们都是被拐来的,你姐姐昏迷,大概两个多时辰会醒,不过这期间,她肯定被服用了某些药物!”

一个女子走过来,急切说道。

沈修瑾点点头,他虽然一直在沈家做事,但也知道这些药物是什么。

应该就是能让人干活变的勤快的东西。

“怎么解决?”

“绑起来就好,你快走吧,这里打手们叫人来了,我和姐妹们也跑不了了。”

“是么……”

沈修瑾眼眸微垂,点点头:“那些人我来对付。”

此时,一大群打手朝楼上跑来。

“快快!那家伙就在楼上。”

“敢在我们文峰楼捣乱,活腻了!”

“不知道我们老板是谁吗?”

一个个满目狰狞的打手杀气腾腾,手持刀刃,叫骂声不绝于耳。

却在第一批人刚刚上楼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扛着一个女子的男子站在他们面前。

这男子虽然穿着破旧,但一身气质出尘,冷漠的眸子盯着来人,缓缓开口:

“死!!!”

不知不觉间,沈修瑾一路逃亡,性格也变的嗜杀。

不过他杀得,都是恶人。

这一天,文峰楼血流成河。

这一天,文峰楼老板在自己宅院,被人诛杀。

脑袋被扔到马路上,最后也找寻不到了。

……

……

深夜。

一处偏僻的破庙之内。

沈碧君被绳子捆绑,忍受全身酥麻之痛。

“啊……给我,给我啊……”

沈修瑾直接一盆冷水浇了上去:“师姐,冷静!”

外界,一群男人脸色更加古怪。

“就这?”

“骚,这是真的骚。”

“我原本以为我在第一层,没想到你在第二层。”

“本来还以为又来马赛克,没想到!!!一盆冷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