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过于真实的游戏

落日余晖撒在大地上,斯大林格勒这座以元首命名的城市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繁华,只剩下被炮火轰炸后的残垣断壁,成为了一座废城。

伏尔加河上空,一架架D军轰炸机穿越云霄袭击正在向河对岸全速行驶的S联运兵船。

河面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鲜血早已经将伏尔加河染红。

不断有船只被炸毁或者是船上的士兵被机枪扫射后击毙,让伏尔加河看起来就如同炼狱一般。

穿着一身S联军装,肩膀上佩戴着列兵肩章的李安挤在人群中随波摇晃,和船上绝大多数新兵一样瑟瑟发抖,想要逃离现场。

这游戏也太踏马真实了吧?

除了恐惧,李安的第一感受就是这款游戏过于真实。

就在一秒之前,一架轰炸机刚刚从头顶掠过。

船上的人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能不能活下来全看运气。

坐在李安身边的士兵不幸被一颗子弹打爆了脑袋,温热的血浆溅了李安一脸,血腥味加大了他内心的恐惧。

除了血腥味,船里还混杂着汗臭味和屎尿味,有的人已经被吓的大小便失禁。

恐惧让人们精神崩溃,想要跳船却被在场的军官举枪拦截。

“啪、啪啪......”

有人成功跳水,却被军官毫不留情的开枪射杀。

军官们一边射杀逃跑的士兵一边冲船上剩下的士兵们吼叫和威胁着,逃兵必须就地阵法,否则这仗就会没办法打,直接溃败。

“沙罗迪亚,听我说。

我知道,为了我们的祖国你准备献出生命。

我们都知道你不会退缩,我们都为你感到骄傲。

你父亲死了,你的兄弟们也死了,得向***们讨还血债......”

一名少尉拿着喇叭正在大声念着名为《母亲来信》的宣传稿,想借此鼓舞战士们。

又一架轰炸机从头顶掠过,拿着喇叭的少尉被子弹击穿胸膛后掉进河水里,“信”纸在血水上面飘浮着。

一呼一吸,所有的感官都在告诉李安一个事实,这踏马不是游戏,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如果不是眼前随着意念而产生一块面板,上面写着相关资料,那李安真的会迷失自我,认为自己并不是在玩游戏,而是穿越到了另一个真实的世界。

“玩家:EZ20220217。

角色:安德烈·伊万诺夫,受训两周的列兵。

技能:无。”

看到这样的面板资料李安近乎于无语。

和他一样,挤在船上的士兵军事训练的时间都没有超过两周,战争的惨烈程度逼的他们不得不提前投入战场。

两周的军事训练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是在进行政治思想教育,以至于有的人连枪都不会开。

这是送死呀,明白着是要被扔到战场上当炮灰。

恐惧让李安想要离开,可该死的是,“退出”按钮显示是灰色的。

退出条件:必须在元世界待上三个小时才能够退出。

这......

李安真的是无语,想要退出游戏都受到了限制。

《元宇宙:战争。》

李安十八岁生日这天收到了这款游戏的内测权,迫不及待地带上游戏专用的全息头盔,连上网络进入到了游戏世界。

可现在李安后悔了。

三思而后行,学到的知识都还给老师了。

买彩票连五元都没有中过的你凭啥会获得游戏内测资格?

就凭你长的帅?

现在好了,相当于被游戏给绑架了,想要退出都不行。

既然无法退出,那李安就只能坚持玩下去,至少在游戏里待上三个小时。

因为这个游戏过于真实,感官上完全就是另一个真实的世界,为此李安刚进入的时候还在心里夸过游戏制造商。

能打造出感官如此逼真的游戏,仅凭此就可以让这款游戏风靡全球。

不过,恐惧很快就取代了一切,李安甚至在心里咒骂游戏商为什么要把游戏打造的这么逼真。

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呀。

由于游戏过于真实,因此李安不想尝试死亡的感觉,哪怕明知道这是一款游戏也不行。

不想死在这里,那就只能想办法活下去。

在这种残酷的世界里,想要活下去除了运气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掌握战斗技能和拥有武器装备。

战斗技能先不说,可以在游戏的过程中学习。

武器装备......由于物资紧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浪费,船上的士兵只有过河才能领取武器装备。

真踏马扯蛋,游戏而已,用得着这样吗?

李安心里骂了一声,接下来的时间里恐惧伴随着他随波飘荡,渡过最难熬的时间后船终于靠岸了。

“拿上你们的武器,往前走。”

一名中尉手持喇叭站在卡车旁大声叫喊。

李安随着人群移动,从中尉身边走过去后领了一支莫辛-纳甘1891/30步枪和一个夹子弹(五发子弹)。

呼。

手握枪支让李安增加了不少底气,恐惧也因此减少了一半。

想到《兵临城下》开局,士兵们只能领取一支枪或者一个夹子弹去送死,李安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幸运了。

继续随着人流向前走了一百米之后是相对安全区域,人们在这里将会被重新分配,然后开始反击战。

有人发放食物,能在临死之前吃点东西倒也算是不错的待遇。

李安领到了一块硬面包,啃了一口感觉有点难以下咽,就着水才吃下。

吃了第一口,李安就不想再吃第二口,可又不能当着人的面把它给扔了,只能随手揣进了兜里。

“你叫什么名字?”

一名戴着头盔、将雨衣像披风一样穿在身上的大尉出现在李安面前。

李安马上立正站好,本来想抬手敬个礼的,突然想到战场上敬礼是大忌,会告诉敌方狙击手站在面前的是一名军官,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安德烈。

安德烈·伊万诺夫。”

李安脱口而出,随后发现自己讲的是俄语。

大尉面无表情地说:“安德烈,我叫格罗莫夫,是突击队的队长。

我非常荣幸地通知你,从现在起你就是一名光荣的突击队员了。”

突击队一般指可以带头发动大规模攻势的人,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危险的任务,为后面的常规部队清扫障碍。

李安没想到自己一上来就分到了这么好的单位,简直就是送死先锋。

等等,格罗莫夫,这个名字好熟。

联想到之前的场景,以及格罗莫夫大尉突击队长的身份,李安很快发现这个游戏开局竟然是以电影《斯大林格勒》为模版的。

“走吧。”

格罗莫夫没有什么废话,转身就走。

电影里格罗莫夫和他的突击队员可全都阵亡了,难道我也要......

李安只能硬着头皮跟在后面。

这要是不走的话,船上跳河被击毙的士兵就是结局。

唉。

看来想在这个游戏里撑上三个小时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