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违和感

疼痛!

钻心刺骨的疼痛!

耳畔仿佛有什么声音在喃喃细语,浑身上下像正被蚂蚁啃食一般。

李英杰睁开双眼,绯红色的轻纱透过玻璃窗照射在有着天使图案的墨水瓶上,墨水瓶旁边有着一根花纹繁复的银钢笔。

“这里是哪里?”李英杰打量着天空中的绯红之月,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脑袋里突兀涌入了大量信息,那是不属于他的记忆,另一个人的一生。

“该死?我明明只是在做实验的时候睡着了,怎么会穿越了?”李英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中不由得咒骂起了“老板”。

穿越的原因他大概明白了,连续三十个小时的实验让他猝死,这才一觉醒来到了这种地方。都怪该死的“老板”,用毕业压榨他。

狗日的,要是有机会回到原来的世界,他肯定不会再拼命了。

记忆渐渐融合,一个个片段出现在他脑海中,他渐渐知道了原主的身份。

原主是亚伯拉罕家族的后裔,父亲早年意外死亡,母亲成为非凡者后逐渐失控,在失控前将他托付给了一位商人。

后来,机缘巧合下,原主成为了命运途径的非凡者,从此游走在失控边缘。

换句话说,这是诡秘的世界,李英杰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收束起发散的思绪。

诡秘之主的世界禁忌太多,很多事情是不能去想的,只有这样他才能保证安全。

随着他收束起思绪,耳旁的呢喃声渐渐消失,身体上的疼痛似乎也好转了不少,这正是冥想的效果。

突兀地,房间里的一角亮起了煤气灯,淡黄色的光芒驱散了黑暗,在火光旁有一名身穿宽松睡衣的女性。

淡灰色的头发微卷,身体略显丰腴,如果要用一个成语形容,必然是有容乃大。

借着煤气灯的光芒,李英杰看到自己皮肤下方黑色的经络仿佛像虫子爬行,随后又慢慢安静下来。

李英杰知道,这是非凡者失控的前兆,他已经游走在失控边缘了。

如果不想办法,最多一两年,他就会失控,成为值夜者讨伐的对象。

“刘易斯,你又做噩梦了吗?”女性让李英杰靠在她肩膀上,李英杰闻到了淡淡的精油香味。

“我很痛苦。”李英杰扭曲着五官抬起头,进入了刘易斯的角色扮演中,虽说他并不是真的刘易斯。

“刘易斯,如果别人称呼你怪物,那就做一个真正的怪物好了。我再给你二十磅,让自己在妓院稍微放松一些,做一个懂得倾听的绅士。”女性安慰道。

李英杰微微张开了嘴巴,他怀疑自己听错了,自己的姐姐,居然鼓励他去妓院。

有一个如此漂亮的姐姐,刘易斯居然还要经常去妓院。

这个刘易斯,是不是太败类了一些?不过,他喜欢这种待遇。

“谢谢你,姐姐。”李英杰根据记忆做出了刘易斯.哈维的动作,在女性脸上亲了一下。

“先休息吧,别忘了明天和我分享你听到的事情。”

转过身,女性习惯地捏了捏右眼眶,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恰到好处的弧度。

“好的,亲爱的姐姐。”刘易斯微笑着答到。

等煤气灯熄灭,刘易斯缓缓睡去。不知道为什么,在刚才的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很陌生。

刘易斯没有忘掉这种违和感,在诡秘的世界里,直觉不仅仅是直觉,而是来自灵的启示。

更何况,刘易斯本身就是超凡者,还是命运途径的怪物。

作为怪物,刘易斯有着极其敏锐的直觉和听力,常常能听到一些难以被察觉的声音。他感觉违和,多半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早上,刘易斯和姐姐一起吃了早饭,刚刚烤好的面包搭配上培根,再涂上一层香甜的奶油,味道并不很糟。

“刘易斯,尝试着做一个真正的怪物,或许,这会对你的病情有所帮助,也能让你早日听清楚耳边的呢喃声。”曼迪捏了捏右眼眶,转身离开。

微笑中的刘易斯目送曼迪离开,曼迪是一家银行的高级雇员,周薪九磅,加上养父母留下的遗产,足够两人过上不错的生活了。

直到确认曼迪离开了房间,刘易斯突然放大了瞳孔,恐惧感充斥着大脑。

刚才曼迪说的话,是在向他暗示扮演法?

他不记得曼迪有捏右眼眶的习惯,更不记得曼迪是一个纵容弟弟的女孩,事实上,记忆中的曼迪很严肃。

直到两年前一个暴雨交加的夜晚,他在那天晚上成为了超凡者,曼迪也和以前有了些许不易察觉的区别。

随着刘易斯的深入思考,他耳边的低语逐渐清晰,皮肤下的黑色纹路像是活过来一般,又是失控的前兆。

刘易斯尝试着收束起发散的思绪,通过冥想,耳边的呢喃声渐渐远去,他的头脑也清晰了不少。

不敢再多想,刘易斯收拾好餐具,穿好正装,出门乘坐了马车。

“去往黑夜女神的教堂。”刘易斯向马车车夫说道。

“八便士。”

刘易斯心疼地拿出一张一苏勒纸币交给了车夫,八便士的购买力相当于前世的三四十块了,完全可以吃一顿不错的午餐。

“风暴!不,黑夜女神在上。”刘易斯在胸前连点四下勾勒出绯红之月,这八便士都是为了虔诚的信仰,当然,如果女神给报销那就再好不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