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敌营救女人

  • 地主的战争宣言
  • 大能力
  • 4451字
  • 2022-03-21 12:13:00

小翠扑到我身上,紧紧地抱住我,声音哽咽,“我误会你了,原来你是要把握好最佳时机,一举成功……不过,你这时机把握得也太惊险,再稍晚一点点,我就……”

“就怎么样?”见她突然停住,我赶紧追问。

“就……后果不堪设想!”

有这么严重?

也是,在这样动乱的年代,尤其是小玉这般模样出类拔萃的,说不准哪一天,就被别人尝了鲜。我一想:我傻乎乎地留给谁呢?与其留给别人,不如……于是,我当机立断……

结婚三年之后,我终于第一次尝到了味道。

美味多汁!妙不可言!而且,口感也很好。

但是,美味不可多得,那样身体抗不住。

但是,身旁的小翠却不这样认为……

“夫君,你再多吃点,补补身子。你从来没干过这样的力气活,累坏了吧!”说着,就向我的碗里夹菜……

我当时并不知道吃的是什么,如果事先知道,不一定能吃得下,起码不会吃得那么香。

原来是那种动物,我们家旁边的河里就有很多,每当我看到它们在泥水里摞摞爬行的时候就觉得很脏、很恶心。

然而,小翠竟然在事后行动有所不便的情况下就捉来炖了给我吃。这件事也从侧面证明了小翠的博学。同时也证明了小翠确实对我很好。

说到这里,大家也许会好奇,也许不会。

好奇的人会说:结婚三年了,怎么可能?你不是男人吗?

我说:我是!但,又不是我的女人,凭什么让我负责?别忘了,我是从唐朝穿越过来的古人,我思想很守旧的好吧!我穿越过来的时候,人家已经拜了天地,入了洞房好吧!

我之前也说过,要不是看在她惦记着我的钱财的份上,我都想解雇她,然后重新聘请一位免费的长工回来。我这么有钱,找一个干干净净、完完全全属于我的免费长工不好吗?

我虽然以前就说过原版的周扒皮洞房入得不太顺畅,但实际上是直到此时我才知道原版的周扒皮相当于没入洞房。

好了,此事不多说,说多了都是瓶壁。

我似乎忘了,外面还有一百零七个鬼子,再加一个翻译呢!

我完事之后,感觉有些累,就躺在床上睡了一觉,这一觉睡得叫一个香啊!醒来后就吃肉喝汤。吃完了才想起来,于是我就问小翠:

“外面怎么样了?”

小翠道:“就等着你一声号令呢!”

我一惊,心道:“难道我再次穿越了?这次穿越成了皇军头目?不然那些鬼子不可能听我的号令呀!”

后来我才知道,就在我处理了屋内八个鬼子之后,外面的一百零八个长工一看:既然已经开始了,就要杀个干净,不能留下活口,否则谁都活不成!

于是借着给皇军倒酒、盛饭之际,蹭到近前,一声号令,大家一齐动手,用随身携带的镰刀给一百零八名鬼子同时抹了脖子。正好一人干掉一个。

那名翻译,由于也坐在桌前跟鬼子讲鬼子话,被长工们误认为是鬼子,一并杀了。

至于是谁下的号令,托塔天王说是他下的令,而及时雨则说是他下的令,两人争执不休……

我出去之后,大家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说道:不愧是当家的,一个人抹了八个,我们一人抹一个都提心吊胆、心惊肉跳。如果不是当家的先开了个头,我们也不敢下手啊!这就是逼上梁山啊!

我呸!你们还提心吊胆,心惊肉跳?我不愿意说你们就是了。若把你们放到旧社会,你们就是土匪!

不对,现在就是旧社会。

黑旋风过来说道:“当家的,你真沉得住气,你再不动手,我都忍不住提斧子冲进去了。”

我问:“那你怎么没冲进去呢?”

他眼珠转了转想了一想说:“当时大少奶奶没穿衣服,我进去……合适吗?”

“去你的!”的踹了他一脚,“你没进去就知道大少奶奶没穿衣服?你这想象力,不干好事!”

黑旋风揉着屁股一脸冤枉,“是程嫂!她听见大少奶奶的哭喊声,就好奇悄悄进去看了看……”

这么说是程嫂进行了实况转播!这还差不多,毕竟程嫂也算个女的。

及时雨说道:“我们必须得处理干净,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我心想:这还用你说!

“挖地窖,藏粮食!架柴火,烧尸体!”我命令道。

我感觉我胸中豪气万丈,我要轰轰烈烈地干一番大事了!我要发表我的地主宣言了!

我高高地站在磨盘之上,感觉自己是一个伟人。

我正待发表历史性的惊世演说,可我低头一看,气就一打一处来,怒道:“我让你们烧尸体,你们干什么呢?”

“当家的,这衣服料子太好了,烧了可惜!扒下来当劳动服!”

“你们不知道因小事,失大策吗?”

“藏起来就行了,反正藏粮食也是藏,顺便把衣服也藏起来,又不准备现在用,等把小鬼子打跑了再用。”

你们想的可真远!我当时甚至都有点儿佩服长工们了。

我又说:“上面还有血迹呢!”

长工们说:“洗干净就行了。”

我一想:也是,此时有一半的人正在挖地窖,索性挖深一些,挖大一些,把衣服、枪支都藏起来。

于是众人又洗衣服,洗掉了血迹,就在烧尸体的火堆旁烤,烤干了就收了起来。别说他们,屋里的八套没沾染血迹的军服也被小玉收了起来。

当时我也没在意,心想:随他们吧!穷惯了,什么都是好的。没想到,这些衣服,后来也派上了大用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我们担心了好长时间,确切地说,是我担心了好长时间,他们一个个没心没肺的,就知道吃饱了不饿。

鬼子没来报复,我的地窖却越挖越大,已经不能单纯地叫地窖了,应该叫地道,地道中有地窖。后来,我又让家家都挖地道,并把各家的地道连通起来,这样,即使被鬼子发现了,也不至于堵死在里面,可以从多个方向逃走。

再后来,这种地道不仅用于藏身,还用于与鬼子做战,并在广大农村推广起来,解放后,还被拍成了电影《地道战》。

我们以为这一页就掀过去了,没人会记得此事。

就在我们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悄无声息地来了一支鬼子小分队,大约一百多人。但这次他们并没有进村,而是在村子旁边驻扎下来。

然后,过来几个士兵,喊我过去训话。说让我们村准备一百名年轻妇女,晚上送到军营,如果不按时送到,就用机枪突突了我们村。

我就问:让妇女们去干啥。

鬼子兵说:为大日本皇军做服务,就是端茶递水、烧火做饭等等。

也是我幼稚,他这么一说,我就信了,以为军队都是有纪律的,上次的八个属于极少数的特例。于是就满口答应,也不允许我不答应,后面还有“否则,就突突了我们村”这句话。

鬼子一走,我就把意思翻译给大家听,立刻就选定了一百名妇女。

但是考虑到妇女们没见过世面,在一群陌生男人面前可能会害怕,做不好事情。于是,又决定选二十几个男人一同前往。一来在旁边给妇女们壮胆,二来还能帮帮忙,比如:妇女们煮饭、做菜时,帮她们烧烧火啥的。

我,必须得去,我得给她们做翻译,不然皇军让她们干什么,她们听不懂也是麻烦。

到了傍晚时分,我们二十几个男人,准时带着一队妇女来到了鬼子军营前。

没想到,营门前的士兵只让妇女们进入,不让我们男人进入,男人们不干了,说:既然不让进就都不进,我们回。

结果从里面冲出来二十几个士兵,枪口的刺刀对准了我们这些男人的胸膛。

一位领头的喊道:“卡诶累!馊西那衣透,口漏丝!”

意思是让我们这些男人滚回去,否则就杀了我们。

我顿感不妙,赶忙上前解释,说:起码得让我进去吧,没有我做翻译,妇女们也不会做事情啊!

结果对面那位说:做什么事情?只要脱光衣服,躺在那就行了。

我一听,脑袋“嗡”地一下,心想:坏了!是我理解错了,也翻译错了!这没法跟众人解释啊!事后,众人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尤其是,小玉也在里面。

本来,我没打算让小玉去,发生过了上次那件事,我还哪敢让小玉抛头露面?但是众妇女们胆子小,不愿意去,于是小玉带头:“不就是煮饭做菜吗?我带着大家去。”

平日也是小玉带头惯了,一直都是小玉领导着众妇女煮饭做菜。

我心里那个悔呀!但也无法,赶紧回去与众人商量。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刚一说明情况,就有几个人冲上来想掐死我,因为他们的媳妇也在里面。

我赶忙说:“还有办法!”

生死攸关之际,办法必须有!即使没有,现编也要有!我心思电转,急切间想出一个不成熟的办法,说道:“我们地道里不是有鬼子的军服和枪支吗?我们冒充另一队鬼子兵,去跟他们抢女人,把自己的女人抢回来!”

大家一听,也是个办法,于是赶忙拿出军服换上,并背上枪支。

其实这个办法漏洞百出,但当时都急着救自己的女人,也没时间多想。

我们出了村子,特意换了个方向,靠近日军的军营。

这个方向也有两个岗哨。我当时还想:这鬼子真是的,天黑了也不进去休息。

后来我才知道,与天黑不黑无关,鬼子军营,四面岗哨是常态。这一点,后来我也学到了,并运用到我的游击队伍中。

我们到了营前,站岗的士兵问我们队伍编号。

我随便说了一个编号。

对方接着问:“那贼,口口大?”

是问我们为何出现在这里。

说话间,我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前,我说:“吾辈的魅力大!”意思是上面的命令。

对方放下心来,朝我点点头,又问:“修心娃?”

意思是问我老家在哪。这家伙跟我聊上天了。

我当时心里焦急万分,小玉等妇女进去之后,我们回去商量了一番,又换了身衣服,又绕了一下路,这么长时间了,也许有些事已经发生了,尤其是小鬼子讲究兵贵神速。心想:我哪有时间在这里跟你聊天?

我这一急,就忍不住手握在了捌在后腰的菜刀把上。同时还用中文骂了一句:“去你娘的!”

两个小鬼子突然把脑袋伸过来,“兜口?”

我一惊!我的小动作被他们察觉了?只不过他们猜错地方了,我的菜刀不是藏在兜口里,面是捌在后腰处。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没办法了,我猛地身子一旋,自然用出了“回天封喉斩”,瞬间将两个小鬼子的喉咙割断。也是因为他们主动把脑袋伸过来,顺利得不能再顺利。

后来,我回忆起这一段,才反应过来,那两个岗哨所问的“兜口”,不是问我菜刀是否藏在了兜口里,而是因为我用中文骂了一句,他们没听懂,所以又问了一句:你老家在哪?

我身后的众人一惊,“当家的,原来你是这个计划,事先也不说明一声。”

我心想:什么计划?说明什么?我也完全没想到会这样!

我也没时间解释,带着众人往里冲。我这才意识到,不光我着急,他们也急,他们的媳妇也在里面呢!

但我还是觉得我最着急,因为小玉现在好歹是我的女人了,请原谅我用“好歹”这个词。以前不是我的女人也就罢了,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不能再让别的男人碰她!

这时,有士兵发现了我们,但好在我们穿着和他们一样的军服。

那位士兵喊道:“哪泥毛豆大?”

我马上回了一句:“那卡妈大!”

他问的是:你是谁?我回答:自己人!

接着,只听见“咔嚓”一声,是一名绰号叫“大刀关”的长工,砍掉了那人的脑袋。

这一幕,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别人都是用镰刀,只有“大刀关”,提着一把大砍刀。他的刀法很厉害,据说是家传的。我后来之所以组建“大刀队”,就与这一幕有关。

小鬼子喜欢“刺刀拼”,因为这样节省子弹,这种大砍刀的刀法,专破刺刀拼。

但我当时可没时间多想,心急火燎地找小玉。而其他人则纷纷冲进一个个营帐,找自己的女人。进去一看,有的已经脱了衣服与小鬼子在床上滚,有的脱了一半也在与小鬼子在床上滚……

众人怒了,挥镰刀上前,于是响起了一大片镰刀收割庄稼的声音,虽然这声音与平日收割庄稼的声音有点不太一样。

但是我没心情细听了,我的小玉在哪?以小玉之姿,肯定第一个遭殃!

我气得真想自己给自己一刀,但我也知道,此时自宫,为时尚早!

我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小玉,在众妇女之中,应该算是头牌,当然是给最大的官做服务。请原谅我用“服务”这个词。

我想大官应该单独一个营帐,于是我就侧耳倾听,哪个营帐里的人少……终于,我找到了……

只有一个人影的营帐,而那个人影,像是小玉。

我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