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鬼子进村忙

  • 地主的战争宣言
  • 大能力
  • 4846字
  • 2022-03-20 13:43:35

过年了,我想起了我老丈人和丈母娘对我的“好”,便将二老请过来一起过年,热闹一下。

院子里一直很忙,小玉也一直没时间回娘家,我得为她创造向她父亲报告工作进展情况的机会。

我让黑旋风驾着马车去请。其实我本人跟过去会更显诚意,但如果我跟去了,黑旋风的赏钱就没有了。我还是很了解我老丈人的行事风格的。

果然,从黑旋风回来时满脸的笑意,我就知道,我老丈人确实给了他赏钱。

我见小玉很高兴。可惜,她工作上却没啥进展。

留下来的众长工们,在院子里杀猪宰羊,忙得不亦乐乎,似乎每个人都比我更高兴。我就奇了怪了,过个年而已,至于吗?

等酒菜准备齐全,一家人开怀畅饮……

有道是酒后吐真言,老丈人喝大了之后,说:“我家小玉跟了你,亏——啊!我一想到,我这么好的女儿,让你一个傻子……唉!我这个心哪!揪心巴拉的,要不是为了……”

旁边的丈母娘及时掐了他一把,他一机灵才没有把话说完。

但是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当时也不知道我喝大了还是真想通了,我想:不就是钱财吗?都是身外之物!

于是我说:“放心!我的钱就是你的钱,等将来有那么一天,我的钱都是你的!”

老丈人顿时眉开眼笑、合不拢嘴,但笑了没几秒,突然眼睛一立,霍地站了起来,满脸怒色:“臭小子,跟谁俩呢?没大没小的,敢占你老丈人爹的便宜?”

我还纳闷了:老丈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我都说了给你了,只是不能马上给而已。

他这一下动静挺大,立刻门外窜进来七、八个长工……

我太了解这些长工们的心思了。他们恨我恨得牙根直痒痒,但苦于拿我没办法,听到老丈人对我大声怒喝,以为老丈人要出手打我,这个热闹他们怎么能忍心错过?

但老丈人却被突然冲进来的一群人吓得浑身一哆嗦,一下子瘫坐回椅子里,气焰全消。

丈母娘及时站起来圆场,对冲进来的人群说:“误会!误会!全是误会!”

还是小玉冷静:“你们进来干什么?都给我出去!”

长工们自然听小玉的话,而且,确实没热闹可看了,扫兴地出去,边走还边回头失望地看向我……

我像打了一场胜仗一样,洋洋得意地回望他们:想看我的热闹?没门!

晚上,由于我喝大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又听见小玉趴在我耳边轻声细语地问:“咱们家的钱,你藏在哪了?”

我知道,他父亲又给他施加压力了。

我在梦中笑笑说:“放心!藏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然后,小玉就不吭声了。

这句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问了。

我就纳了闷了,为什么总是在我睡着的时候问?我脑子又不清醒,你问多少遍我都是那一种回答。

但偶尔她也会气急败坏,说:“你再不说,信不信我掐死你?”

我才不信,她也曾说过要扒程嫂的皮……不对,程嫂从那以后再也没进过我的房间。

不管我信不信,我在梦中笑笑说:你掐死了我,就再也找不到这么帅的夫君了。

看吧!多有意思!

但这样与小玉耍心眼,与长工们勾心斗角的有意思生活只持续三年,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给打乱了。

其实说“突如其来”,只是我这个孤陋寡闻之人的感觉。

在我和小玉结婚三年后,日本侵华战争全面暴发了。

其实我和小玉也没结过婚,我穿越过来的时候,她和周扒皮已经举行了婚礼,并入了洞房。当然,入的好像不太顺利,不然我也没有可乘之机。所以,细说起来,我和小玉也没啥关系。

为什么我会突然与小玉撇清关系呢?接下来大家就知道了。

战争暴发后,我们这个地方,莫明其妙地成了被占领区。当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只知道,一夜之间,县城被日军接管了。

接着,大家都可能猜到了,就上演了鬼子进村这一幕。

农村也没别的东西,就是粮食,人家就是奔着吃的来的。

那是一个天气晴朗的上午,一百多个鬼子,后来知道确切数字是一百一十五人,整整一个中队,驾着马车,赶着驴车,也不知道他们哪弄来的这么多牲口和车,就来到了我家的大门前。

说起来,鬼子还是挺讲规矩的,你庄稼在地里成熟了人家也不来抢,要等你收割;你收割完了,人家也不来抢,而是来收,“抢”与“收”虽然结果是一样的,但意思还是稍有不同。

抢,是人家强行搬走,而收,是让你自己搬过去。而且还有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说:你交粮了,就是为大日本帝国效忠,就是大日本天皇的子民,就为建立*****圈做出了贡献。

听起来很高大尚,很有说服力,很有洗脑效果。

我当时好像就被洗脑了,确切地说,是乌黑的枪口挺吓人,于是,痛快地答应:交粮!

当时鬼子还带着一个翻译,但我实际上用不着翻译,因为鬼子说的话我都能听懂。这得感谢我前面提到的藤泽一郎先生,他教会了我日语。

说起藤泽一郎,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当时不知,过了很久以后才知道,原来这个藤泽一郎就是日本间谍,他被派到我们这个县负责调查我们这个县的山川地理情况以及军事防御力量。

有一次,我冒失地冲进他家,找他要茶喝,却看到他正在绘画,绘的是山水图,他一见我进去,马上要收起来……

我说:别,让我鉴赏一下。

我仔细一看,竟是我们县的地图,哪里有山,哪里有河,画得一清二楚。

我当时还问:可不可以把这画送给我,可以当地图用。

他说:“哈知卡细——!”意思是拿不出手。

我当时没在意,后来战争暴发了,我又想了很久才明白,那就是为了行军打仗用的地图!

日本人做事很细,战争暴发前,派了很多像藤泽一郎这样的间谍,几乎各个县都有,探查各地的地形地貌以及军事部署情况,最后这些人所绘制的地图再综合到一块,就形成了完整的中国地图。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战争前,他们比我们中国人还了解中国。

我恨自己当时没能看穿他,不然,我当时就做掉他,虽然这对战局没什么影响。

先不说这藤泽一郎,鬼子已经进了我家的大门!我主动迎上去,对着鬼子领头的说:

“偶哈腰狗杂你妈死!”这是“早上好”的意思。

我当时发音还不太准,但我很有学习语言的天赋,没过多久,因为工作需要,我就把鬼子的话说得比鬼子还标准。后来与鬼子的交往中,还有很多鬼子问我,你的中国话怎么说得那么好,跟中国人一样,怎么练出来的?

我说:“黑蜜吃。”

我当时觉得:其实日语很好学,与汉语的区别无非就是谓语和宾语的语序是颠倒的,你想说什么,把谓语和宾语位置对换一下,后面再加个“大”字就可以了。

比如说:喜欢鸡(主语省略),用日语说就是:泥挖透里死K大。“泥挖透里”就是“鸡”的意思,“死K”就是喜欢的意思,最后再加个“大”字音就成了。

日本人很喜欢用“大”这个字。比如:大日本帝国、大日本天皇、*****圈、大长吟……

最后一个有待考究,也许只是受了日语环境的影响。

这就像我们中国人很喜欢用“真”这个字一样,比如:真・三国无双、真・九天神雷诀、真・大能力掌……

且不说这些,且说这些鬼子进了我的院子。因为就我家院子大,就我家粮食多。

我马上让长工们往马车、驴车上搬粮食,与此同时,我想,皇军大老远的来了,也不能白搬粮食,怎么也得吃顿饭再走吧!于是杀鸡宰羊,并让小玉出来给皇军煮饭。

也是我没经验,第一次接待鬼子进村这种事。其实这里面是有注意事项的,那就是年轻的妇女(在鬼子眼里,从十几岁到四十几岁都算年轻)是要藏起来的,不能露面。

可事先也没个宣传文件、安全守则什么的让我学习一下,我大大咧咧地把小玉这样娇滴滴的美人暴露在鬼子的目光之下。

可鬼子还是很沉得住气的,等吃的喝的差不多了,才说要参观我的房间,当时小玉就在房间里,而且,一参观就是八个鬼子同时进去。

我自然陪同在旁,进了屋,鬼子继续对我洗脑:做为大日本帝国的子民,要有无私奉献精神,粮食要奉献,女人要共享,这么好的女人,你一个人,不是太浪费了吗……之类的。

接着,八个鬼子按住小玉,开始撕小玉的衣服,小玉吓得大叫。

大凡男人,碰到这种情况,都会气血上涌,但我却表现得很冷静。我想:小玉又不是我的女人,是周扒皮的女人;而周扒皮是谁?我此时,不想承认是我,我主动混乱了一把。

看吧!混乱这种技能还有这种效果!

好吧,我实话实说,其实与混乱无关,关键是人家腰都里捌着家伙呢!听说枪子儿特别厉害,连武林高手都很难躲过去。

其实我也不是贪生怕死,我的特点就是会很冷静。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贪生怕死,难得有第二次生命的机会,我容易吗我!

小玉对我大喊“救命!”

我想:小玉你明显用词不当,人家皇军根本没想要你的命,你喊救命干什么?

小玉见我无动于衷,对我破口大骂,把她知道的骂人的话都搬了出来。

我一下就发现了问题,别看小玉平日满腹经纶的,但说起骂人的话,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明显词汇量不够丰富。

我就在一旁劝她,我说:小玉,你就忍不会儿,不,是忍八会儿,皇军兵贵神速,特点就是时间短,一个人一会儿也就八会儿,其实八会儿跟一会儿也差不了多少。

小玉听了气得要吐血,大骂:周扒皮,你不是男人!

我也不在意,我说:我也希望此时我是女人,如果我是女人,没准还能替你四会儿……

其实我也很奇怪:这种时候,不应该让我回避一下吗?后来我才知道:小鬼子就喜欢当着女人的男人的面干这事儿。

在小玉的挣扎与叫喊声中,几个鬼子终于完成了第一步,撕衣服。

那衣服撕的那叫一个碎呀!我保证:请最好的裁缝过来也补不回来。

小鬼子似乎特别享受小玉的挣扎与叫喊。

接着进行第二步:小鬼子们自己脱衣服。他们边脱边商量着谁先,争执不休之下,最后决定,八个一起上。

我一听,不干了。我数学还行,我一算:一个人一百多斤,八个人起码就是八百多斤。小玉那么娇柔的身子还不得压坏了?

于是,我拿起菜刀,瞬间抹了八个鬼子的脖子。

说到这里,大家一定会疑惑:你刚才不还说自己贪生怕死吗!

没错,我确实贪生怕死,但那是小鬼子腰里捌着家伙的时候,但此时,小鬼子们已经脱了衣服,把枪扔在了一边。

大家接着也许还会疑惑:即使枪扔在了一边,但当你砍第一个鬼子的时候,其他七个鬼子不会捡枪射你吗?

我说:我所说的瞬间,真的是瞬间。

大家接着又会奇怪:你是武林高手吗?

确切地说:我还真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但是,凡事都有个但是,而且但是的内容非常重要。

我虽然不是武林高手,但我前世的不二子叔叔却是个名不符实的武林高手。

之所以说他名不符实,是因为,那时,周围的人都议论他是武林高手,但不二子叔叔偏偏不承认,说:我只是天生力气大而已。

我不禁觉得好笑:是不是武林高手,和力气大不大有毛关系?这解释的驴唇不对马嘴!

那时,不二子叔叔的房间,不允许别人进入,除了我母亲,我父亲都不行。

这一点,我也理解,既然让我母亲进去了,再让我父亲进去,那不就东窗事发了吗?

我不理解的是,我也可以进去。所以我怀疑:他和我关系不一般。

有一次,我进了不二子叔叔的房间,见他正闭着眼睛盘膝坐在床榻上。我知道他在练功,也没出声打扰他。我看到他床头放着一本小册子,便走过去拿起来看。

“拿倒了!”不二子叔叔头不抬眼不睁地说道。

我见他说话了,我便与他搭话,我说:“叔,你的名字谁给你起的?怎么这么嘎呢?”

结果,不二子叔叔说:……

打住!话题扯远了,小玉还在死尸堆里等着我把她扶起来呢!时间紧迫,赶紧说重点……

重点是:那本小册子叫《华山七绝剑》,里面的内容对于我来说非常新奇,由于觉得新奇,我便都背了下来。我的记忆力很好,当年一百多个店铺的帐目我都能过目不忘。所以记个几千字的小册子不在话下。

当时只知道是一门剑法,也没怎么练,后来穿越成周扒皮后,日子太无聊,我就把小册子的内容默写出来,晚上睡觉前,躺在被窝里拿出来看一看。

说也奇怪,我的身体和小玉的身体一接触就浑身燥热难受,但一看小册子的内容,燥热感就会化为一股清凉之气在体内游走,很舒服,很好玩。

当时小玉还问我:这是什么书?

我答:清热解毒的书。

小玉也趴过来跟我一起看。

我说:你一个女人家,身体又不会发热,看什么看?

她说:本来不发热,但和你的身体一接触就会发热。

我很奇怪,但也没多问,说:好吧!那就一起看吧!

里面共记载了七招剑式,第一式:长江七叠浪。就是叠起七重气劲由剑发出去,我酝酿了很久,结果连一重气劲都叠不利索。于是我又看第二式,结果第二式感觉更难。接着我又看第三式,但第三式也不容易,于是又往下看第四式……

第四式:回天封喉斩。我一看,这个有门儿,于是持续练起来,我也没剑,就拿菜刀替代,感觉还挺顺手。

我刚才用的便是“回天封喉斩”,瞬间给八个鬼子封了喉。

好了,终于解释得差不多了,大家都懂了吧!

既然懂了,我得赶紧去把小玉扶起来,小玉还躺在死人堆里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