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御下有方法

  • 地主的战争宣言
  • 大能力
  • 4409字
  • 2022-04-06 14:15:30

在她暴发之前,我赶紧把话说出来,先把高帽子给她戴上。

这时,小玉进来了,虽然只到了堂屋,还没到卧房,但我听到她的脚步声就放下心来。

后来我回想了一下,我之所以放心,是因为小玉一进来,程嫂的呼吸就不那么急促了,并渐渐趋于平缓。

我迅速总结了一下:还是小玉好啊!小玉安全,虽然她也在谋财,但她不害命!

我顿时底气十足,大声说道:“程嫂,以后,院子里的活就交给你来管理了!”

程嫂依依不舍地出去了。我一看,这也是个财迷。女人,财迷的真多!

接着,我听到程嫂在院子里给妇女们训话:“我们做事要凭良心,以后都给我手脚麻利点儿,聊天可以,但手里的活不能停……”

“程嫂,”这时一个疑惑的声音说道,“昨天,你不还说……”

“闭嘴!昨天是昨天,我们要对得起东家的好饭好菜,如果谁只想着混吃混喝,不想好好做事,就给我滚!”

看吧,效果多好!妇女们的工作速度顿时提升了数倍。

随便提一句,解放后,程嫂做了村里的妇女主任,工作做得也是风风火火。

我不仅把妇女们组织起来,还把庄子里的孩子们也组织起来,让他们去放羊放牛,方法一样,也是管饭。这样能节省两个大人的劳动力。

我发现孩子们也很能吃,饭量一点儿也不比大人们差。但又一想,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能吃,多正常!

我的大院,呈现出一片热火朝天的劳动景象。马棚、牛棚、羊圈、粮仓、苞米垛、高粱垛、花生垛、大豆垛……到处都有劳动的身影。

解放后,我的大院改成了生产队,其热闹景象也不过如此。

小玉的角色转变非常快,马上从大家闺秀转变为全能管家。院子里所有的事她都要过问,所到之处犹如领导视察。

大家对于我的话,只是表面听,但对于小玉的话,却是从骨子里听。长工们见到小玉,如同过去的太监们见到了皇帝;而见到我,则像大臣们见到了娘娘。

就是在这期间,小玉给我讲了从唐朝到现在的历史故事。使我知道是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故事中,皇帝的事情较多,其它的事情则是一带而过。我注意到比较奇怪的一点,那就是一向高高在上、威严四方的皇帝居然经常被下面的大臣架空,有些甚至会被太监架空。被大臣架空尚说得过去,毕竟大臣们负责掌管国家大事;但被太监架空就笑话了,太监能有什么能耐?

若想不被架空其实很简单,多找几个下属谈心就是了,切记一定要单独找,把自己对他们的信任传达给他们。做为老板,你可以不信任属下,但你要让他们相信你信任他们。

前世,我就是这样管理众多店铺的店主的。

我自然想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我把工作都交给托塔天王和及时雨来负责,时间长了,我会不会也被他俩架空了呢?

于是我就多找几个人谈心。

我先找来了黑旋风,我知道他是及时雨的忠实小弟,我说:“一百零八个人中,数你最忠厚老实的了,我唯一信任的人就是你。”

他先是惊讶,接着感动,但下嘴唇颤抖了好一会儿,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我继续说:以后,再去我老丈人家喝酒,我就指定让你赶车。

我看他眼圈开始发红,我怕他挺大个人了出什么意外,忙给他布置任务:“我知道及时雨他们背地里没少说我坏话,以后他再说我什么坏话,及时向我汇报。”

“当家的,”黑旋风终于缓过劲儿来能说话了,“以后他再敢说你坏话,我就揍他!”

我说:“别!”

其实这个任务可有可无,因为他们背地里说我什么坏话我都能听见,我给他布置这个任务的目的纯粹是为了检测他对我的忠诚度。

但是他这一句话,就暴露了他实际上也不是太实在。

我很满意,实在,但又不是太实在,这就是最佳下属。

我说:别揍他呀!你一揍他,他就知道你是我的人了,那他以后就不会再在你面前说我的坏话了,他再说我什么坏话,我不就不知道了吗?

我找来谈心的第二个人,并不是绰号“智多星”的那个人,虽然“智多星”是托塔天王的第一铁杆儿,但我发现智多星一肚子坏水,心思难料,不是几句好话就能忽悠的,我感觉我驾驭不了他。

我找来的第二个人是绰号“三只手”的人,他也是托塔天王的忠实小弟。

我从他们的谈话中知道他手脚不干净,我把他拉拢过来也有另一层意思,就是免得他对我下手,身边有这样一个人,的确麻烦,还得时刻防着他,最好能彻底收为自己人。

我说:“托塔天王说你没啥力气,干活不中用……”

他脸上先呈现出一丝惊讶,接着有一丝愤怒,最后呈现出沮丧。

我接着说:“但是,我觉得你有你的优点,你手脚麻利、身子灵活,以后,我会避开一些粗活、重活,找些适合你的活让你干。”

他紧眨巴了一阵眼睛,眼睛也没红起来,但他毕竟与黑旋风不同,说道:“当家的,啥也不说了!以后我就诚心认您为主了,您指哪,我打哪!大家都说您脑子摔坏掉了,但我知道,您脑子没坏,您就是更有城府了……”

我忙摆手打住他的话,都说“啥也不说了”,结果说起来没完没了。

我直接给他布置任务,“以后,托塔天王若是说我什么坏话,你悄悄告诉我。”

他说:中!这个事,您不吩咐我都会做。

我接着又叮嘱了一句,其实他这样的人,不叮嘱都没关系,但为了显得我不是很精明,我还是叮嘱了一下:“他说我坏话时,你不要当面拦着,不但不拦着,还要随声附和一下,这样,他就看不出你是我的人了。”

果然,他再看我时的眼神,就没有了那一丝防备。

接下来,我又单独找了几个人谈心,都是和托塔天王、及时雨关系铁的,谁铁我就挖谁。

我向他们每人都说了差不多同样的话,那就是“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你就是我的心腹眼线”、“以后,你就潜伏在他们身边,与他们打成一片,却暗中为我做事”。我发现,每个人都有做卧底的喜好,尤其是做没有危险性的卧底。

其实他们几人回去开个碰头会,我的计策就穿帮了。但我知道他们不会开这种碰头会,因为我与他们每个人单独谈心,都是我特意安排的,别人不知道。

再者,即使穿帮了我也不怕,因为他们商量什么,我都能知道。别忘了,我有一双八级听力的耳朵。

这样,我在托塔天王以有及时雨的身边,都安排了几个“自己人”。

过了几天,我就收获了我的两份忠诚。黑旋风,我一点都不意外;但三只手,让我有些意外。

而其他人,当时挺激动,事后似乎反应过来,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当成了随意说笑,以为我在逗他们玩儿。实际上,我也确实有逗他们玩儿之嫌。

想想也是,几句坏话而已,知道了又能怎样?一个成熟的大人,会在意这些吗?

也就黑旋风与三只手两个人把我的话当了真。

这两人不时地来向我汇报工作,就是汇报长工们背后说了我哪些坏话。我实际上对此并不感兴趣,毕竟都是我知道的事情。

再有就是程嫂,可能是因为我与她第一次谈话是在卧房里的缘故,她每次向我汇报工作都会选小玉不在房间的时候,到我的卧房里来汇报。

汇报的内容无非就是谁帮小玉做菜时偷偷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肉,谁说了我什么坏话。

自从这些妇女来了之后,我就让她们帮小玉做饭。但小玉爱干净,信不过她们,我和小玉的饭菜,小玉必是亲自做,她们只是给小玉打下手。但长工们的饭菜倒是可以全交给她们来做。

我一想:程嫂的工作性质与黑旋风和三只手不同。我给黑旋风与三只手布置的任务,就相当于小孩子过家家,闹着玩!而给程嫂布置的是实打实的工作。

黑旋风与三只手,我没有给他们额外的工钱,我也没把这当回事,甚至还觉得他俩有点儿烦。但程嫂,我觉得丝毫都没有好处给她就不对了,但她的工作本来就没有工钱,只是管饭而已。

于是,我拿起桌上盘中的一个白面馒头,递给程嫂。白面馒头,是我和小玉餐桌上才会出现的主食。而其他人的则是苞米面的或是黑面的馍。

程嫂伸双手过来接,也许是很久没吃到了,太激动,接的时候把我的手都给抓住了。

我见她抓着我的手好一会儿都不放开,忙说:“别让别人看见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偷偷吃。”

她这才回过神儿来,慌忙松开我的手把白面馒头揣进怀里。

我以为一个白面馒头就打发了她,没想到我还是小瞧了她的邪恶欲望。直到有一天,她直接把我扑倒在床上……

我顿时被压得喘不上气来,想告诉她钱不在床上,但是却发不出声。我这才知道,原来被压在下面,是这么难受,我以前都不知道!

我心想:招了吧!小玉一直在找却一直没有找到的存钱之所,我招了吧!只要她一问,我就招!

“程嫂!”这时卧房门口响起一声厉喝,是小玉!

程嫂犹如触电,从我身上跃起,“大少奶奶,我……不小心,脚下一滑跌倒了……”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连男人也不怕的程嫂声音中充满慌恐,并且慌忙向外跑……

“站住!”小玉又是一声厉喝。

我也是惊讶,小玉平时从来不这么说话,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我刚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被这一声吓得浑身一哆嗦,差点再次跌倒在床上。

程嫂也一样,像被钉在原地一样,一动不敢动。

“程嫂!”小玉又说道:“我知道你有把子力气,但你若再敢仗着自己有力气就欺负当家的,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我一想:周扒皮是我的绰号,不是你的!怎么还想抢我的绰号?

“滚!”

完美!最后一个字,简直太帅了!我都暗中为小玉竖起大拇指。没想到小玉还有这样雷厉风行的一面。这最后一个字,就是画龙点睛之笔,把此时小玉的气势衬托得淋漓尽致!

程嫂如获大赦,灰溜溜地跑掉了。

看吧!惦记的人多了也有好处,她们互相就争起来了,都不用我出手!

我想:最后谁赢了,我就把藏钱之处告诉谁吧!但看这气势,估计没人能争得过小玉。

又过了几天,我感觉很沮丧,沮丧的原因来自小玉,她没找任何人谈心,也没有实施任何计策,但众长工却甘心对她俯首称臣。我对长工们所耍的所有心机,也顶不上她一句话。

比如长工们起羊粪、牛粪时,自然是臭气熏天,小玉拿出她经典的动作,用精致的手帕捂住精巧的鼻子说:太难闻了,运远一点儿,运到大门外!

长工们就像得了圣旨一般,迅速运往大门外。

如果同样的话由我来说,长工们一定会嘻皮笑脸地说:当家的,这些羊粪新鲜得很,不信,您闻闻!

我总是不自觉地把他们所说的“您闻闻”理解成“您尝尝”的意思,我气得不行!

随着大院里的各种农作物被晒干,并逐渐收进仓库,事情也进行到下一步,卖粮阶段。

注意:卖的是去年的粮食,去年的粮食卖完了才会再卖一些今年的新粮。

而仓库里的防潮、防虫、防鼠措施,原来的周扒皮也做得很好。我想:我能穿越到周扒皮的身体里,也是有一定原因的。我会的,他也会,我们俩有许多相似之处。我更加安分于周扒皮这个角色了。

小玉每天盘点、入库,卖粮时又算帐、收钱、数钱,做得一丝不苟,忙得不亦乐乎。

我想:她可能是以前在娘家时,无所事事,现在到了我这,终于找到了机会,想把以前没干着的份都给补回来吧!

很久以后我才总结出来,小玉,她骨子里就是勤劳的。

卖粮时,我也就是与粮商讨价还价之时出一把力,我前世时就兼做粮店掌柜,讨价还价这种事还是轻车熟路的。

最后,小玉会把数好的钱如数交到我手上。我有些奇怪:你不就是贪图我的钱吗?你都不克扣一点吗?

后来一想就明白了:她这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看着她做的一丝不苟的帐目,我觉得她天生就是个好管家。我还真是捡到宝了,不,是抢到宝了。

她在院子里,像大将军一般指挥若定,男人们听她的我就不说啥了,连妇女们也对她唯命是从。自从上次那件事,程嫂的地位都下降了,她再见到小玉,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

我想:这就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只要一次斗败了,以后永远都会躲着对方走。

我突然觉得,我担心错了方向,最有可能架空我的,是小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