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激战火车站

  • 地主的战争宣言
  • 大能力
  • 6129字
  • 2022-04-10 11:05:04

枪声一响,我就赶忙钻进了驾驶室。

请允许我解释一下,我不是逃避战斗,我想我得先解决了驾驶室里的两名鬼子,把火车夺过来吧!毕竟对方人多,万一打不过,我们可以开着火车逃跑啥的。关于开火车,我早就跟鬼子学会了。

后来一想:我是思维混乱了。

战斗很快结束了。后来才知道,原来鬼子在战场上的兵力严重不足,就临时招募年轻的新兵,刚刚训练了几个月就派到了战场。

这就是一火车的新兵蛋子,火车一停,就以为到站了,就全下来了。其战斗力与以往的鬼子兵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枪声一响就吓得抱头鼠窜、哭爹喊娘。大部分被当场击毙,小部分缴械投降做了俘虏。

其实,这些新兵蛋子,如果有老兵带着,很快也能形成一股不错的战斗力,可惜,提前到站了。

战后,小玉对我说:记你第一功。若不是你及时占领了驾驶室,鬼子开车逃跑了,我们还真追不上。

我心里一阵惭愧,当时我确实想到了逃跑,但想的不是鬼子逃跑。

接着,小玉让豹子头带着神枪队看着俘虏,她和大刀关带着大刀队去搜查火车。

当时,俘虏已经把枪支扔了过来,但豹子头又把枪支踢了回去。鬼子们不明所以,一脸疑惑……

豹子头让我翻译:让他们像个男人一样拿起枪来战斗。

我立刻就明白了豹子头的心思,我总是对这方面的理解比较敏感,心想:豹子头这家伙,表面看着挺和善的,其实蔫儿坏蔫儿坏的。

不过,有一说一,相比较而言,豹子头还是好样的。

我鼓足力气且捶胸顿足大声喊道:“偶透抠那拉,塔他卡诶——”

意思是:是男人,就战斗!

也许是我感情投入得太多,这些新兵蛋子在我悲痛欲绝、痛心疾首地呼喊之下,还真就激发了血性捡起了枪来……

紧接着,就传来突突突的枪声……我赶紧捂了耳朵。

后来我想通了,我的长工们每人一把轻型机关枪,只要子弹够用,要啥准确度?突突就是了。

我埋怨豹子头:“为何不用镰刀?浪费子弹!”

豹子头说:“你说啥呢?我们不杀俘虏,是他们举枪造反,我们才不得已射杀他们。”

我说:“你就编吧!看你等会儿怎么向小玉解释。”

他说:“你说啥呢?向小玉解释又用不着我!”

果然,小玉来了,直接问我:“刚才怎么回事?”

我看了一眼豹子头说:“这些俘虏举枪造反,豹子头及时射杀了他们。”

小玉半信半疑,但也没有任何证据,她又问:“那你刚才大喊什么?”

我说:“我跟俘虏们说,是男人就说话算数,投降了就不要后悔。”

也别怪我偏向豹子头,这些俘虏抓回去了,还不得吃我的粮食,住我的房子?再说,你们都没见过鬼子是怎么对待俘虏的,如果见过了,肯定比豹子头还豹子头。

我可见过,我不但见过,我还亲自审问过。但这是我心底的秘密,跟谁都不会说,跟我最信任的人都不会说。况且,这个世界上也没有我信任的人。前世倒是有一个不二子叔叔,这一世还没找到。

算了,我还是说说吧!我知道你们好这一口儿,不说你们心里直痒痒,我也是仁慈,不忍心看你们心痒难当。

有一次,我也是扮演鬼子皇军太入戏,玩嗨了,玩大了,莫名其妙地闯进了鬼子的审讯室。当时,鬼子抓获了一名游击队员,正在刑讯逼供问他游击队在哪,那名被捕的游击队员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胸前还被烧红的铁烙子烫印了好几个印章,空气中弥漫着烧肉的香味儿。但是,他就是不肯说。

我也是觉得好玩儿,再说,这家伙宁死都不招的顽固劲儿也着实气人,我拿起烧红的铁烙子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我要用它把你的眼珠子烤熟……”旁边还有竹签子,我又拿起竹签子,“……然后再用签子串成一串当糖葫芦来吃……”

没想到啊没想到,鬼子用皮鞭对他一阵毒打,用铁烙子在他身上各种盖印章他都没招,我几句话下来他就招了。我只是说说而已,我还什么都没做呢!其实我还真想试试,用烧红的铁烙子无限靠近眼睛能不能真把眼珠子烤熟,热气腾腾的那种。

后来我把这归结为语言的魅力。

我猛然反应过来,我到底哪伙儿的我?我也是忘了自己是谁了,我混在鬼子当中经常忘了自己不是鬼子。

我这不闲的吗?我吓唬他干啥?

这把我后悔的,恨不得自己打自己几耳光。

我觉得他已经够坚强的了,我当时还对他佩服得不行!如果换作我,不用鬼子打,只要鬼子一举起皮鞭,我立马就招了,有什么招什么,连亲爹亲娘都能卖,反正我爹娘都不在世了。

好在鬼子也不会打我,因为我就是鬼子。

一旁的鬼子军官对我竖起大拇指说:还是直接会说汉语的好啊!汉奸的翻译就是不行!

还好我立刻让飞毛腿跑去给那个游击队报信,游击队及时撤离,才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损失。

鬼子去了当然扑了个空,自然会认为被捕的游击队员是在说谎,势必要杀他。

我多有先见之明啊!半路上找个机会悄悄把他放了。

放他之前我问:“你怕死吗?”

他说:“不怕!但就怕活受折磨。”

我说:“那就别再被我们抓到,永远给自己留一颗子弹。”

我还叮嘱他说:“就说是自己逃脱的,千万别说有人帮你!”我才不相信这些泥腿子呢!他们倒不至于故意出卖我,但不经意间暴露我的存在,那是分分钟的事。

后来,我并没有把他做过叛徒的事向上级汇报,也没有向任何人提及。我还特意关注了他一段时间,他继续做为一名游击队员打鬼子,作战依然非常勇敢。但也变得异常狡猾,再也没被鬼子抓到过,后来还被评为“战斗标兵”。

好了,回到眼前……

我们打扫完了战场,就准备掩埋尸体,这种力气活自然用不着我和小玉。

小玉得空问我:“刚才,你说你是干什么的?”

我说:“我没说啊!”

小玉说:“不是刚才,是战斗前。”

我一想:战斗前我就是摇旗让火车停下来,我也没说过类似的话啊!

我摇摇头:“你肯定记错了,我真没说过类似的话。”

小玉微微蹙眉,不得不说,小玉微蹙眉头的神情真好看,颇有智者风范,她说:“那我现在问你,你是干什么的?”

我微微一笑,心里却提了一分警惕:“我是抗日打鬼子的啊!”

小玉想了想,觉得我这话没毛病。

我心里却直突突:回去后,不会又把我绑起来审问吧?

你们说,我还能相信谁?

后来我想通了,女人就是这样,会突然问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让你摸不着头脑,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这次,我们任务完成的很好,受到了上级的表扬,我们都很高兴。

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儿:

我们灭了一个火车站后,就撤走,并不搞破坏,然后,鬼子就会再派兵过来镇守,然后我们再灭,然后他们再派……

火车站就像一个猎人捕猎用的诱笼一样,只要这个诱笼在,鬼子兵就会源源不断地进来。

而且派的兵一次比一次多,后来,一个小型火车站就有几十名鬼子兵把守。

但这些还是不够我们打,主要是小玉的弯道子弹太厉害了,掩体形同虚设,一切无所遁形。有钢板防守的机枪手,小玉一个弧线子弹过去就解决了。

完全不露头也没用,有我呢!

我一听呼吸之声,说:“柱子后面有一个鬼子兵。”

小玉甩出一发弧线子弹,柱子后面的鬼子就应声倒了下来。

我又说:“窗台后面有两个鬼子兵,具体位置是……”

小玉双枪齐发,两颗弧线子弹同时飞出去……

我再一听,呼吸之声没了,说:“解决掉了!”

我和小玉的配合可谓妙到毫颠,我是指挥型的,她是行动型的,她就相当于是我的打手,我指哪,她打哪。

我也是感慨:小玉,怎么这么听我的话呢?有这么个听话的媳妇在身边——真好!仿佛天下事无所不成!

所以说吧!还是谁的媳妇听谁的话!

我正在心里得意感慨,小玉突然飞起一脚,“咣当”一声把我踹翻在地,紧接着一颗子弹从我原来站立处掠过……小玉抬手一枪射向子弹的来处……

我大怒:“竟敢踹我,我跟你拚了!”爬起来就要跟小玉拚命……

小玉说:“等等!想拚命等晚上回家再跟我拚!现在正忙着打鬼子呢!赶紧帮我听听房子里面还有没有人!”

我一想:我才不跟你拚呢!好男不跟女斗!

关键是我拚不过她,每次都是我累得气喘吁吁,而她啥事儿没有。男女不平等由此可见一斑。

不管我心里怎么想,小玉交待的任务还是要认真完成的。

我凝神倾听了一下,摒除掉战场上的其它嘈杂之声,只留心屋子里的呼吸之音……嗯!里面确实已经没有了呼吸之声,除非有人屏住了呼吸,但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于是,我大踏步向前,跨过中间的广场区域,向车站走去……

我虽然没有回头,但我也感觉到身后众多敬佩的目光,我心中洋洋自得:看我!多勇敢!

这时,我听到身后有人说:当家的不会是真傻掉了吧!

我一听气得不行,正要回头看看是谁这么不会说话,前面的窗台后突然站出一个鬼子军官,抬手对着我“咣当”就是一枪……

我心想:这下完犊子了!玩儿大了!没想到还真有人屏住了呼吸。

这时,从我身后也飞过来两颗子弹,是小玉的一对手枪打出来的,其中的一颗贴着我的右侧划过一道弧线,正中鬼子打向我的那颗子弹,把子弹打偏了。另一颗贴着我的左侧稍微打了一个弯道,直向对面的鬼子军官飞去……

鬼子军官也反应迅速,打了一枪之后,立刻身体就伏了下去,隐身在窗台之后。紧接着一枚手雷从窗台后飞出,直奔我的额头砸来……

我也是临危不乱……

算了,我还是实话实说吧!我是实在没有反应过来。你想,刚刚的一枪差点儿没把我干掉,我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儿来,哪来得及做其它反应?

要不说关键时候还是小玉,抬手“咣当”又是一枪,将手雷原路打回,在屋内爆炸。

但是并没有炸死那名鬼子军官,接下来我听到了有人在屋内地面上滚动的声音……

小玉的身影从我身旁一掠而过,像燕子一般轻盈、迅捷地从窗口跃进了房子里,身子尚在空中,双枪齐射,呯呯呯呯……对着地面某处连开数枪……

地面的鬼子军官也开枪还击。两人瞬间对射了数枪,只是两人都是神枪手,距离又近,躲开对方的子弹不在话下。

两人都是边射击边躲开对方的子弹,结果一顿狂射之后,谁也没打中谁。

我一想:妇唱夫随,既然小玉进去了,我也不能落后。

于是,助跑几步,奋力一跃,也从窗口跃向屋内……

我心中一惊一喜:我身子也这么轻盈吗?竟能从半人高的窗台上一跃而过?

但是,姿势肯定没有小玉美妙,但我也顾不得这些了……

事后想想:这是神枪手与神枪手之间的巅峰对决,我一个普通人,冲进去参与其中,有点儿太自不量力了。

但我当时已经顾不得这些了,我不能让他们两个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倒不是我小肚鸡肠,我想:万一两位高手在屋内打得惺惺相惜了咋办?那将把我置于何种位置?自古高手慕高手,如果高手慕阿斗,那毫无疑问,慕的就是阿斗的钱财。

我想:为了党,为了人民,为了抗战的胜利,我得勇敢地冲进去……

好吧,我实话实说,因为当时情况紧急,党啊人民什么的,我还真没时间想那么多……

好在,我落入屋内的时候,二人手枪里的子弹已经打光了,主要是鬼子军官的子弹打光了,让我放心不少。

所以说,我冲进去的时间,恰到好处!不然,两个人谁也没有时间换弹匣,接下来就是肉搏战了。而以我的性格,怎么能让小玉与别个男人肉搏?

肉搏的概念你们懂吧!懂我就不多解释了。

我大喊一声:“卡裤钩稀漏!”意思就是:去死吧!拨出战刀便向鬼子军官冲去……

鬼子军官也拨出同款式的战刀,并高高举过头顶,准备与我切磋刀法。

这时,我身后枪响了,是小玉拨出了捌在后腰处的小型手枪,射了一枪。子弹紧贴着我的身侧划过一道弧线射向鬼子军官的前胸……

由于我挡住了鬼子军官的视线,鬼子军官看不到小玉的枪口,也看不到子弹,所以他没能躲开……

但子弹并没有命中要害,小型手枪的子弹太小,威力也小,没打中要害也就要不了鬼子军官的命,但鬼子军官中弹的瞬间身子一滞……

我便利用他身子一滞的工夫儿,一记“回天封喉斩”割断了他的喉咙。

不是我机会把握得多好,而是当时我恰好冲到了他的面前,我除了一刀砍过去,也找不到别的事情可做。

鬼子军官用一只手捂着脖子,血从他的指缝中汹涌而出,他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我……

我知道他看的不是我,而是我身后的小玉。

我知道他还惦记着小玉的美貌,想在临死之前多看一眼;但我偏偏不让他看,我就站在他面前,死死挡住他的视线……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指着我……我知道他想说:让开!别挡着我看美女!

但我偏不让,你能把我怎么样?再说,这是我的女人,凭什么让你看?

这一幕,后来我在小玉的战争回忆录中看到她是这样描述的:……夫君勇猛向前,我在后面给夫君打掩护……

详见《小玉的抗战宣言》,人民出版社并未出版……

鬼子军官最后终于倒下了,带着不解,带着遗憾,带着不可思议……

小玉说:你太幼稚了,你以为你穿着鬼子军官的皮,鬼子就不会杀你?

我这才意识到,我此刻穿的是和对面鬼子一样的军官服。这完全是一种职业习惯,每次战斗前,我都会穿上鬼子军官的服装。

所以说,我刚才是穿着鬼子的军服,说着鬼子的话,拿着鬼子的战刀,与鬼子拼刀法。

这场战斗,最大的收获就是拼掉了鬼子的一名神枪手。

一名神枪手的杀伤力有多大,可能大家也没什么概念。这么说吧,在正面战场上,一名神枪手如果混在普通士兵之中,那么,他(她)就可以实现“杀人如麻”。

总之,在不缺子弹的情况下,一名神枪手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战局发展,决定着战斗的胜败。

我们事先也没想到,几十名鬼子当中竟然有一名神枪手。

其实,我们也不是非得打火车站不可,但不打,劫掠补给物质时就不太顺畅,总得有个车站才有理由让飞驰的火车停下来吧!同时也方便卸车装货。

我也是不明白小鬼子的想法了,一个小小的车站而已,又没有啥值钱的宝物,你老派兵来干啥?

最后,鬼子派了个旅团过来镇守这个小小的火车站。

我一看,我们不打了行吧!你们守着吧,我们打别的大车站去,车站这么多,又不是就你这一家!没有你这棵歪脖树我还不上吊了?

有时候我也是好奇,就问:小玉,你能让迫击炮的炮弹也多飞一会儿并命中目标吗?如果能,鬼子的飞机咱也能打。

小玉说:炮弹太重,我力气小,甩不动!

所以说:小玉,也不是万能的。

虽然小玉做了游击队长,但我们的宗旨没变,主要还是打劫鬼子的后勤补给。

由于我们有军卡,摩托车等,行动方便,四处劫掠,火车、汽车都劫,但我们从来不破坏铁路、公路,因为破坏了,敌人就无法运输了,我们也就没的劫了。

虽然我不做队长了,但一如既往,每次仍由我先出面,上前拦停车辆,因为静止状态好打。

后来我知道了,打补给是战争的常态,不打补给的战争才是傻子的战争。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缘故,总之,鬼子后期的补给一直不行,小鬼子动不动就从工事里跑出来,哭着喊着到处找人拼刺刀。

谁愿意跟你们拼啊!我们又不缺子弹!

试想数百万人参战的浩劫,数千万人卷入其中,能在这场大混战中活下来的参战者,都属奇迹。

这场战争,是中华史上最大的浩劫。

后来鬼子投降了,据说只向国军投降,不向八路军投降。

这个也很好理解,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和八路军打,和游击队打,经常面对面,擦肩而过,摸鼻子碰脸啥的,感情纠结比较深。和国军也打,但那是阵地战,离的远,谁也看不清谁,所以也不可能产生太深的感情。当然,这里的“感情”,指的是负面情绪。

这只是我当时个人的理解,后来听说还有上层的原因。

战争不停,紧接着就是解放战争了。

解放战争我就没参与,但六十三名长工都去了。本来小玉也想去,但因为我不去,她也就留了下来。主要是因为我不会做饭洗衣服啥的,生活不能自理。

其实我会,但我不说,我怕我一说了,她就离我而去,而且是一去不复返的那种,因为我那时不太确定她是否还惦记着我的钱。

解放战争很快就结束了(说很快也进行了三年多)。后来,我很长一段时间,致力于寻找那个高大帅气,一笑两个酒窝的尖刀营营长。

我以为那样神一般的存在,定是声名在外人尽皆知,但没想到,这个人就像根本不存在一样,毫无线索。

其实说毫无线索也不恰当,只能说本书容量有限,承载不下那么大的一位传奇人物,我只当我没有找到他。再加上小小的营长职位,不符合他的能力,于是,我把他定义为《游击将军卫存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