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摧毁军火库

  • 地主的战争宣言
  • 大能力
  • 4030字
  • 2022-03-29 12:28:20

黑暗中,我听到有人说话,好像是我老丈人的声音。

“还有必要救他吗?这么多年可苦了你了,随他去吧!正好你也解脱了。”

小玉说:“不行!人一定要救!他的藏钱之处我还不知道呢!”

“他死了,整个大院都是你的,慢慢找总能找到!”

小玉说:“不行!要是能找到,我早就找到了,人,一定要救!”

“小玉啊小玉,这么多年让你跟一个傻子过活,真是太委屈你了,爹想通了,钱财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你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不要再想着钱的事了。”

小玉说:“不行!比起钱财,我的幸福算个什么?没有钱财,哪来的幸福?人,一定要救!”

我很想说:小玉,你个小财迷,没想到你财迷竟迷到这种程度!我做鬼也服了你了!

可惜我虽然能听见,但却说不了话,醒不过来,似乎意识被封闭在某个幽暗的空间无法出去。

又听丈母娘用极低的声音说,似乎是不想让屋里的男人们听见:“你们俩这么多年了,你还一点动静都没有,还等啥啊?不如趁此机会……”

小玉说:“娘,你忘了?他是个傻子,哪懂那事儿!我说过,等抗战胜利了就教他。”

我一听,一激动,差点醒过来……

说谁不懂呢?瞧不起谁呢?

过了一会儿,大夫被请来了,开始扎我的人中,我一机灵,意识一个颤抖,冲破了黑暗的牢笼,醒了过来,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小玉见我醒来,抱住我高兴的大哭。我注意到她原本没有眼泪,这是刚刚流出来的。

如果我之前,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我会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但此时,我只想说:小玉,你好会演戏!

众人欢呼雀跃,所有人都激动得眼圈发红。

我赶紧在心里更正我刚才的话:你们,都好会演戏!

小玉哭着哭着,忽然起身怒道:“让你别学庞统,你偏不听,这回,差点送命不是?”

我想起来了,出发前,小玉曾劝我不要骑马,她说:就剩下这最后一匹了。

我当然以为她是舍不得马。

晚上,小玉半躺在床上,把我搂在怀里,并用被子把我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子还像摇篮一样轻轻晃动,开始给我讲落凤坡前庞统骑的卢马被射死的故事……

好温馨,好温暖!这一刻,我真后悔我长了一双八级听力的耳朵。

我听了一半,说道:“不对!他骑的是白马,而我骑的是枣红马。”

小玉说:“别打岔,还没讲完呢!”

……

后来我知道:原来开枪打我的,是自己人。

我当时骑着高头大马,穿着日本军官的军服,像极了鬼子太君。他们还说我长的也像日本鬼子。

我想:这就是胡说八道了,我长得这么帅,怎么可能像日本人?日本男人哪有长得这么帅的?一定是打我的家伙在找借口!

幸亏我的上衣口袋里放了一把银元,挡住了子弹。

我有一个习惯,是从第一次出门开始养成的习惯;总想着出门在外,难免有花钱的地方,所以每次出门前都会放一把银元在上衣口袋里。

后来大家七手八脚地抢救我,查看我的伤势,那把银元就莫名地消失不见了。

我也不在意,也懒得去查,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再说,查到了又能怎样?到了狼嘴里的肉还能吐出来吗?

再后来,我听说那次大行动失败了,由于少了我们,没有了里应外合,游击队这方面损失惨重。

我们都消停了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想金盆洗手了……

被自己人当成小鬼子绑起来审问,被自己人打黑枪,这还有的混吗?

后来,上级又给我下达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但是,我哪里还会再接任务?

最后指导员亲自来做我的思想工作了。我想:指导员来了又能怎样?指导员来了我就得出山吗?

得出!指导员的面子得给!这与指导员有多漂亮无关,关键是指导员的话语感人。

她握住我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周同志,我党我军(指八路军)正在前线与敌人殊死搏斗……而我们游击队就要配合主力部队作战,而最好的配合是什么呢?当然是摧毁敌人的军火库,让敌人的弹药供应不足……现在,敌人共有四座军火库,而其中一座就在我们这个区域……”

“四座?”我也是惊讶。以前,我一直是成卡车地往回运送敌人的军用物质,但自从我放长假之后,没人能有效地打劫敌人的军用物质,敌人已经积攒了四座军火库的弹药。

指导员说:“摧毁咱们区域的这座军火库的任务当然就交给咱们地区的游击队来完成了。而这个任务非你们镰刀头游击队莫属,其它游击队去了就是送,你们去了还有一线生机……”

总之,指导员说的,就像没了我们这个游击队,整个地球都不转了似的,就是凸显我们的特殊性、唯一性和重要性。

我一听,义不容辞!立马答应下来,说:请组织放心,这个任务就交给我们了,我整顿一下队伍,三天后就出发!

实际上,我送走了指导员后,当夜就出发了。不为别的,我怕再被自己人打黑枪,我要趁着消息传出去之前,带队走人。

出发前,我还做了个动员大会。

我问:“同志们,你们怕死吗?”

众人异口同声:“怕!”

我说:“怕就对了,我也怕!我每天早上睁开眼睛,都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小玉……当然,这事儿与小玉无关,我就是暗自庆幸,自己还活着。但是,我们怕,小鬼子也怕,小鬼子怕我们还活着……”

我也真是服了这帮人了,配合我一下,说声“不怕”会死吗?

幸亏我这种情况经历多了,反应机智,另有一套说辞……

我接着讲:“……所以,我们要化‘怕’为力量,去消灭小鬼子,以及小鬼子的军火!”

最后,我总算把话语拐到了正题上。

其实这个动员大会可做可不做,我是觉得我好久没带队了,得刷一下存在感。

一路无事,再也没被打黑枪,我们顺利地来到了鬼子的军火库营地前。

我一看,不愧是军火重地,大营周围的围墙修得又高又结实,还拉上了铁丝网。

据指导员提供的消息,看守此军火库的约有千名鬼子。我上前叫开了大门,自有一套说辞……

如果是换作现在,我会说: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路过宝刹,天色已晚,借住一宿,明早便行。还有我那六十三个徒弟,性情顽劣,饭量较大,多给他们准备些饭菜,他们就不闹腾了。

但我当时并不知道有这么一套说辞,所以肯定不是这样说的,但大致意思是这么个意思。

我们顺利地进入了鬼子大营,这得益于当时的战场形式混乱,虽然每支队伍都有编号,但下面的人也分不清楚。而且,我们做事从来不留活口,鬼子方面没人知道我们这支特殊游击队伍的存在,也就没人往这个方面想。

我想,我这个人本质上还是很慈善的,关于不留活口这一点,我总是批评我的长工们(虽然他们现在都是游击队员了,但我依然习惯性地叫他们长工)。

我批评他们说:一个个的,下手太狠,就不能留个半死不活的?也好让我问问情报啥的。

立刻有人说:当家的,你说啥呢?(虽然我是游击队长,但他们还是习惯性地称我为当家的)他们即使活着也说不了话呀!

还有人说:当家的,你想问啥直接问我就行了,我替他们回答。说着,还做出张嘴捂脖子的动作。

其实我也没有啥重要的事儿要问,我就是想问问他们被镰刀割脖子是什么感觉,是特别疼呢?还是一般疼呢?还是不太疼?

话说我们进了大营,一位管事的说:没有多余的军帐了,你们就凑合着住在仓库里吧!

我一听,不要这么配合我们好不好?这样搞得我们的这个任务都没什么难度了!

但也无法,我们只好住进了仓库。进去一看,众人都惊呆了。迫击炮、重机枪、轻机枪、手榴弹、手雷、炸药等等应有尽有。

众人摸摸这,摸摸那,一个个的爱不释手。

我说:“等会儿能扛走的就扛走,实在扛不走的,就都炸毁!”

我拍了拍炮手的肩膀:“就看你的了,好好布置一下,整个军营各处都布上炸药,最好能形成连锁反应,仓库一炸之后,其它地方都跟着炸。”

整晚,炮手最忙碌,一直在布置炸药包,拉导火线。

到了后半夜,我带几个人过去把岗哨抹了脖子,换成我们的人站岗。

众人行动起来,把迫击炮及其炮弹、重机枪、轻机枪优先扛在肩上,其它普通枪支则看情况而定……

我说:“点火!走人!”

炮手早已估算好了导火线的长度,在地上盘了几圈,他点燃了导火线……

我们便迅捷地离开了军火库。

我们刚离开大门一百多米,只听得身后震天的一声巨响……我早已提前捂住了耳朵,但还是震得耳膜发疼……

接着爆炸声此起彼伏,我们都驻足回头观看,好壮观的景象,火光冲天,整个军火库像是飞上了天。

众人说:事成了,咱们逃吧!

逃?

我一听他们说“逃”,就感到不妙,他们口中“逃”就是“跑”的意思。

我太了解他们了,每次完成一件大事后,他们撒腿就跑,比猴还快!把我一个人远远地落在后面。

我也真是服了原版周扒皮的这副“娇躯”了,也不知是营养不良,还是运动不足,也许二者都有吧!要力量没力量,要速度没速度,要耐力没耐力。

如果鬼子追出来,那只会抓到我一个人,而我的属下们对我的生命安全,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

有一次,鬼子还真追了出来,不久就追上了我,我急了,回头用鬼子话对着身后的鬼子大喊:兄弟们,给我追!这帮兔崽子就在前面!

所以,我容易吗我?

所以,我不能让他们逃。

我侧耳倾听了下,听到鬼子大营里传来一片叫喊声我呻吟声,估计一半炸死了,剩下的一半也大部分受了伤。

于是,我说:逃什么逃?鬼子们都被炸成驴脸了,还不趁机结果了他们?难道还等着他们养伤吗?

众人一听,有道理!放下肩头的重物就要回去……

我说:“慢着,就这样回去不行,先跟我学一句鬼子话,‘搭衣胶布卡?’结尾是升调,疑问句。回去之后,不管是见到重伤在地的,还是活蹦乱跳的,先说一句‘搭衣胶布卡?’,然后再跑过去。你一声不响地过去,人家很可能开枪射你,你说一句‘搭衣胶布卡?’,人家就把你当自己人,不射你。来!大家跟我一起练这句‘搭衣胶布卡?’”

于是,众人跟我练习这句由五个音组成的鬼子话。

一会儿,我听众人都练得差不多了,说:你们都毕业了,但现在没条件给你们发毕业证书,去吧!到战场上去检验你们的所学。

众人得到夸奖,纷纷跑进鬼子军营,有个人还不知好歹地问了一句:当家的,你不去吗?

我指着地上说:这么多宝贝在这,我得为你们看着啊!

随着众人进入军营,很快,‘搭衣胶布卡?’的声音此起彼伏。此声音之后,必然会跟着刀子割肉的声音……

我一看没我啥事了,转身就走。

有道是“慢鸟先飞早入林”,既然我没有你们跑的快,那么,我提前出发不就行了吗?

哈哈哈哈!我心中开怀地大笑。

可没过多久,众人就追上了我。说:“当家的,咋不等我们呢?说好了帮我们看着这些宝贝的。”

我说:“它们又没长腿,还能自己跑了不成?”

我又问:“没炸死的鬼子,大约有五百多人,你们这么快就杀干净了?”

众人说:那还不快!就像收割庄稼一样,一会儿一大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