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出门被枪打

  • 地主的战争宣言
  • 大能力
  • 4956字
  • 2022-03-27 07:18:11

“他就是日本间谍,假冒周扒皮,负责调查我县的地形地貌,用了八年的时间画制出了我县的军用地图……”豹子头继续说着……

这时,我老丈人和丈母娘从外面进来了。

老丈人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个小鬼子,把我们骗得好苦!”

我说:“老丈人啊!你说话得凭良心呐!我刚把你从鬼子窝里救出来,你就这样翻脸不认人?”

老丈人说:“你还救我?你在监狱里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劲儿哪去啦?你再耀武扬威一个给我看看!”

我说:“我哪有耀武扬威了?我不也是为了救你吗?”

老丈人说:“现在知道认怂了是吧!告诉你,晚了!”转头对小玉说:“小玉啊!是他自己亲口说他就是日本鬼子,这还能有假?赶紧把他毙了,千万别留着,留着都是祸害!”

我说:“毙了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扒了我的皮!”

其实我说这话不是来了血性,而是被气得要疯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丈人说:“你还牛起来了是吧!”冲过来就要扇我耳光……

小玉赶忙拦住说:“您二老都累了,先回房休息吧!这点儿小事女儿能处理。”

小玉好说歹说把二老劝到了另外一个房间休息去了。

小玉又坐回我面前,说:“你还有什么说的吗?”

我说:“有,给我个全尸。”

我见惯了他们用镰刀割别人脖子,我是真怕他们割我的脖子。

这种事情,不是看得多了习惯了就不怕了,而是看得越多越怕,我给这个叫“恐惧积累”。我曾经不止一次地设想:如果那把镰刀割在我自己的脖子上会是什么感觉?

我虽然好奇心比较重,但我不想试,想想都怕!看来我还是挺明智的。

豹子头说:“他自己承认他是日本鬼子。”

小玉说:“我对他还是有所了解的,据说,小鬼子兵贵神速,但是他,不那么……”

这个“据说”其实就是听我说的,我当时也只是随口一说。这时,我发现小玉的脸红了……

一旁的大刀关说:“不那么快是吗?我告诉你小玉,他出刀快得很,我苦练了很久也没达到他那个出刀速度。他就是力量较弱,不能一下子把整个人头砍下。”

小玉以极低的声音说:“他力量弱……我也是知道的……”

我一看,小玉的脸更红了。

我纳闷了,这不就是相当于审问个俘虏吗?你老脸红啥?

我说:“你们给我个痛快的!”

大刀关问:“你到底是不是小鬼子?”

我说:“我是,我还能杀那么多的小鬼子?用你们的猪脑子想一想!”

豹子头说:“你才杀了几个?从开始到现在,你只杀了二十个左右而已。看我们,哪个人手里头不是有数百个鬼子人头?”

我仔细算了一下,确实!豹子头说的没错!但我马上又反驳:“不对!我是指挥型的!我得下命令吧!你听说过诸葛亮亲自上马轮刀杀敌吗?”

为了活命,我也是拚了!

小玉说:“你不是说你不是诸葛亮类型的,而是阿斗类型的吗?”

咳咳!我被自己的唾液呛到了。

大刀关说:“男子汉大丈夫,是就承认了吧!坦然承认,我们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别说,大刀关的这句话,我还真动心了。我说:“好!你们说我是我就是!我也是逼上梁山!”

小玉说:“好了!玩够了,松绑吧!”说着,就要过来给我松绑……

啥?玩?我顿时不干了,这峰回路转的,吓死人不偿命啊!

我说:“大刀关,你不亲自给我松绑,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我说这话,其实是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当时是大刀关绑的我,完事后,按理说我不能跟大刀关善罢甘休,如果我跟他善罢甘休了,岂不是显得我很没面子?但是,我又真能把大刀关怎么样呢?

而如果大刀关亲自给我松绑,我就可以当这一页掀过去,不再跟他计较。

谁知大刀关说:这话,你吓唬不住我,你记得你跟多少人说过这话吗?

我一回想,好像跟所有人都说过,说过的次数太多,确实没什么效果了。而我这句话最初是跟谁学的来着?好像是小玉!为什么这句话,从小玉嘴里说出来就那么有威慑力呢!而我说出来,就像放了个屁,而且是不臭不响的屁。

大刀关虽然这样说,但还是给我松了绑。

晚上,我破例没有搂着小玉睡,一个人躺在那想心事,想啊想啊,眼泪就流出来了……

我是后怕的,越想越后怕,我当时虽然嘴硬,但心里怕极了,我是真怕被当成小鬼子“咔嚓”一下被割断了脖子。

他们下手时,是向来不给说话的机会的。贾队长能说出两句话来,那纯属例外。

小玉抱住我说:“别怕啊!”边说边给我擦眼泪,原来她并没有睡着。

她说:“别怕,我会护住你的,你看今天,我不就护着你完好无损吗?”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这个委屈啊,眼泪就更止不住了,就像黄河之水泛滥一般……

我这回是丢人丢到家了,我恨我自己:一个大男人,眼泪止不住地流……

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要把房门插好,有时还叮嘱小玉:“小玉啊,房门一定要插好,千万别让他们半夜偷偷摸进来爬上我的床。”

小玉说:“放心吧!不会让他们进来的,都给你留着。”

我不解:“什么都给我留着?”

小玉羞红了脸笑而不语。

我又问:“是好吃的吗?”

小玉犹豫了一下,似乎想摇头,但又点了点头,脸上更娇羞了,干脆转过头去。

别说,小玉娇羞的样子真可爱!

你们听懂了吗?到底是什么东西都给我留着?

有谁听懂了麻烦告诉我一声。

问小玉,小玉也不会说。

后来我也想了,如果当时他们真的把我“咔嚓”了,我会不会再次穿越呢?如果穿越到一名鬼子皇军的身上,那不就尴尬了?身为一名鬼子皇军,还能继续为游击队效力吗?如果为皇军效力,那么,凭我对山庄的了解,不用多了,只要给我十几个鬼子兵,我就能扫平了这个山庄。

好吧!也是我想多了,可别再穿越了,到此为止吧!

第二天,我还得为我的老丈人和丈母娘治伤,因为村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懂医术。好在他俩都只是皮外伤。

老丈人对我的恨意还没消,我给他治伤他还说:“小鬼子,好好给我治伤,不然我扒了你的皮!”

我也不跟他一般见识,就当他老年痴呆了。

我这才知道,我丈母娘的皮肤是真的好……

打住!打住!小心瓶壁!不对呀!我想,夸岳母大人皮肤好,这有什么?只要不是偷偷摸摸地,而是光明正大地赞美,多正常的事!

小玉的皮肤就随她的母亲,我暗自庆幸,幸亏不随我老丈人!不仅皮肤随她的母亲,长相也随!不仅长相随,智商也随!似乎彻头彻尾和我老丈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好在我心大,也不在意这事儿。

我一直觉得,我丈母娘很明白事理。比如昨晚,她明明知道我不是小鬼子,但她就是不说;看着我被绑在那里,被审问,就是一句话都不多说!一个字都不多说!君子贵在不言!我想:丈母娘这个人——真好!

小玉的智商比她母亲有过之而无不及!

顺便提一句,自从我老丈人、丈母娘被抓了一次之后,就一直住在我家。

住,倒是没关系,但很烦,这次我烦的是丈母娘,她老是背着我跟小玉说:“你们俩这都好几年了,咋还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呢?莫不是他真的傻吧!他若真傻,你得教教他。”

小玉说:“别急,现在是非常时期,等抗战胜利了我就教他。”

丈母娘又说:“如果实在教不会,你就偷偷找个自己中意的,不然,他会反过来埋怨你不中用,男人就是这样……”

“噗——”听到这儿,我一口茶水喷出去老远,幸亏屋里只有我一个人。我继续听……

小玉说:“放心吧娘,他只是傻,不是笨,我保证他一教就会。”

其实我也算是半个大夫,原因我是知道的。我不解的是:小玉为什么不跟她母亲说实话呢?

豹子头和大刀关经常来找我,让我出任务,我就是不答应,我给自己放了个长假。我想:我虽然外表没受伤,但我的心伤了,对于伤心之人,你们就丝毫不体谅吗?

这一次,又来找我……

我说:“你们出任务就出任务,别老带上我,我去了也杀不了几个鬼子,反而拖油瓶。”

他俩说:“当家的,不是我们带不带你,而是你得带着我们啊!没有你,我们……”

我见他俩欲言又止,不满道:“男子汉大丈夫,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婆婆妈妈的!”

其实他俩不说我也知道,他们之间的谈话我都听见了。这就是有一双八级听力耳朵的好处。

镰刀头游击队正式成立之后,我把游击队又分成了三个小队,分别是豹子头带领的“神枪队”,大刀关带领的“大刀队”,还有玉麒麟带领的“骑兵队”。每队分别为三十六人。

我之所以组建骑兵队完全是闲的,因为我有一批好马,我想这些马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就组建了个骑兵队。

骑兵队组建成之后,由于它的快捷性和携带量,马上受到了上级领导的重视,基本上就归上级,也就是指导员直接领导了,经常会去执行一些特殊任务。除非我这儿有重要任务需要骑兵队配合,不然也不归我管。

骑兵队战绩斐然,还和鬼子的骑兵队正面硬刚过几次,后来,也就是在我放假期间,有一次中了鬼子的圈套,全军覆没了。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描写失败的战斗,而且我也不知道具体的经过,好像也没人知道,因为人都死光了。我就是惋惜我那些好马……请原谅我这么说,因为那些马是属于我个人的。

后来,我听说鬼子并没有杀掉那些马,而是依然留着给骑兵用。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就找了个机会带着人把那些马都“偷”了回来,当然这都是后话。

这件事,对另外两个小队打击也挺大,虽然平时也不在一起执行任务,但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同袍,人和马一样,都是有感情的。

另外,在我放假期间,豹子头和大刀关也经常带着队伍出去执行任务,虽然每次都是事先埋伏好了打偷袭,但毕竟不同于贴身的“镰刀割”,还是有些人员损失的。现在已由原来的七十二人减少到了六十三人。神枪队的三十三人,大刀队的三十人。

其实,这种战绩对比其它的游击队已经是非常好的了,但众人还是情绪非常低落,不愿意出任务。毕竟以前的数年时间都是零损失。

豹子头和大刀关也不愿意再损失人手了,于是来找我,他俩甚至都想着再招新兵进来。

我说:“别!咱们的战斗方式比较特殊,招新人不把握,连我都有可能是鬼子,咱信得过谁呀?万一咱们的存在传到鬼子那去了,咱们的战斗方式就失效了,不仅失效,下次再用的时候,就会落入鬼子的圈套全军覆没了。”

我说:“咱们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就是因为鬼子不知道咱们的存在和手段,安全起见,六十三人就六十三人吧,今后别再损失了就行。”

豹子头说:“这次是个大行动,还非得你出山不可,而且这次是指导员指名让咱们打头阵的,还是一惯的战斗方式,没有你,我们也做不来呀!”

我一听这里面还有指导员的事儿,立马就心动了,忙问:“具体是什么大行动?”

他俩一说,我一听,就头直大。我说:“我不同意这个作战计划!”

上级的作战计划是:让我们区域的游击队配合主力部队的一次大战役(后来,这次大战役被称为“百团大战”),拿下我们邻县的那个县城,县城里有大约两千名鬼子。

那么,两千名鬼子是个什么概念呢?当时的战场情况是这样的,如果是有防御工事的两千名鬼子,我方就要出动至少两万名游击队员,才能与对方拼个同归于尽,也就是说,在人数上,大致达到十比一的比例才行。

“而且,”我又说:“即便我们胜利了又如何?我们还能占着县城不走吗?别忘了,我们是游击队,是专门打游击的,在游动中攻击。”

他俩一听,我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就把我的话转告给了指导员。于是,指导员就亲自来给我讲解整个行动计划了。

见到了赏心悦目的指导员,我的目的就达到了。我之所以不同意,一半的原因是想见指导员一面。我放假期间,也没什么收获,指导员也就不用来我这收取战利品,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指导员了。指导员神出鬼没的,平时没事儿想见一面也确实不容易。

指导员说:“你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才先让你们装扮成鬼子混进城里,到时候想办法炸毁鬼子的防御工事,我们的主力部队就从你们炸开的缺口冲进去,那时候就是巷战了,巷战,我们与鬼子一比一都行。”

“再说胜利后,我们可以占领着县城不走,如果鬼子小股部队来攻,我们正好趁机消灭他们,如果他们大举来攻,我们可以撤走,那个县城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哪怕我们只是短时间的占领,也会给鬼子造成巨大的不便。”

我一听指导员说的比我说的还有道理,而且我的目的也达到了,于是,我说:“行吧!就是做好保密工作,别让我们的行动泄露出去。”

既然是打大仗、硬仗,就不能开着军卡和摩托车了,那种东西在战场上很容易被炸毁。我们便步行前往。我当然不会走路,而是骑着高头大马,雄赳赳、气昂昂的那种。

那么也许有人会问了,你前面不是说骑兵队全军覆没,马都被鬼子夺去了吗?

我忘了说了,我的私人坐骑,并没有归入骑兵队,而是一直拴在马棚里,仅此一匹,决无第二。

当时,队伍分成两列前进,左边是神枪队,右边是大刀队,而我在中间,也许是好久没出任务了,我还挺兴奋的。

这一日,队伍来到了落凤坡前。当时此地并不叫落凤坡,是我后来暗中给起的这个名字。

我正在马上观赏一路的风景,忽然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一丝火光,紧接着一股大力当胸撞来,接着听到了枪声,我仰面朝天翻身落下马来,“咣当”一声后脑勺先着地,接着两眼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