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救人反被抓

  • 地主的战争宣言
  • 大能力
  • 3427字
  • 2022-03-26 09:27:32

这位贾队长不是别人,正是被我老丈人解雇的下人,因为偷吃了喂我马的苞米被我喝斥了一顿的下人,那个给我老丈人出主意,要埋了我们十一人的那个下人。

冤家路窄!

我哈哈大笑,同时心思电转,寻找说辞……我注意到:山田大队长面色微变,手已放在了腰间的枪上,而贾队长,看似不经意的叉腰,手也按在了腰间的盒子炮上……

我说:贾队长,过誉了,过誉了!因为我中文说的好,经常被夸像个中国人,没想到贾队长别出新裁,说我就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太过誉了!

贾队长收了笑容:山田长官,不,周扒皮,我这可不是夸你。我的姑爷,您,今天,穿——帮——了!

我也收了笑容,说:贾队长,你知道我中文为什么说得这么好吗?你知道我为什么敢在这一片跟游击队打游击吗?

我的两个为什么,把贾队长给问愣了。

我接着说:因为在开战之前,我就与藤泽一郎先生在这里居住了八年。与藤泽一郎先生一起打探情报,绘制地图。

山田的表情略为缓解,说:藤泽一郎先生的事我是知道的,他为大日本帝国做出了杰出贡献。

我也是一惊:山田居然知道藤泽一郎!

我说:你既然知道藤泽一郎先生,那么你也应该知道,他所绘制的地图,有我一半的功劳,城内的军事防御图是他画的,而城外的地形地貌图则是我画的。他没跟你说吗?

我才不担心藤泽一郎有没有跟山田说,如果没说,那就是藤泽一郎贪功,把我的那份功劳也都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了。

山田说:他倒是没跟我说得那么详细,毕竟我俩也不太熟。

这时,山田的脸色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手也离开了枪套。

贾队长不干了:等等!你还抢了我家大小姐……

我又哈哈大笑:没错,那时,我还抢了一个花姑娘的……干活!对了,还是你家大小姐,真是巧了,哈哈哈……你不说我都认不出你了……

我接着说:那时我化名周扒皮,我伪装的功夫一流!骗过所有的中国人,哈哈哈哈!

我笑得眼泪都下来了,也不知是真的笑过尽了,还是被吓的。

这才刺激!没有恐惧就不叫刺激,不刺激就不好玩儿!我演了这么多回戏,这回总算是有点儿意思了。

贾队长还是半信半疑。

我说:还是快点带我去见共党分子吧!别扯用不着的。

贾队长眼珠转了转说:也好!

我知道他还有坏水,但也由着他。

他把我领到监狱里,我见到了我的岳父、岳母,也就是我的老丈人和丈母娘。他们似乎苍老了许多,身上还有伤痕。

但我却视若无睹,这就是我不敢带小玉来的原因。

我说:“岳父、岳母大人,别来无恙啊!可想煞小婿了!”

老丈人惊怒:“周扒皮?你怎么穿了鬼子的衣服?”

我说:“请别叫我周扒皮,请叫我黑田太君。”

我得感谢贾队长,不然,即使刚才不穿帮,现在也穿帮了。这就是我不敢带小玉来的原因。

老丈人怒喝:“太你个屁!你就是周扒皮,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

我说:“岳父啊!你这么说就不厚道了,我虽抢了你的闺女,但我对你也不薄啊!”

我也真是纳了闷了,我哪里得罪我老丈人了?如果不是隔着牢笼,他都要冲出来撕了我!

老丈人说:“你个汉奸走狗,你居然为日本鬼子卖命……”

我说:“你这么说就更没道理了,我就是日本人,怎么能说我是汉奸呢?是汉奸起码得是个中国人吧,比如贾队长这样的……”

不等贾队长说什么,我就把贾队长推到了老丈人面前,说:“就是贾队长大义灭亲,卖主求荣,把你抓到了这儿。”

贾队长不干了:“我和他非亲非故,怎么能说我是大义灭亲呢?他早就解雇了我,并不是我的主人,怎么能说我是卖主求荣呢?”

我说:“贾队长,是我用词不当,你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汉奸,没别的,行了吧!”

贾队长说:“这还差不多!”

我一想,总得问点啥正题吧,不然太假了,于是说:“岳父大人,你就把共党那点儿事招了吧!你看咱们都是一家人,这么大事还背着我,多见外呀!”

老丈人说:“跟你们说了八百次了,我不是共党!”

我说:“我知道你不是,共党是随便谁都能加入的吗?你这么大年纪了,除了吃饭喝酒也没别的本事,你就是想加入,人家也不要你呀!”

老丈人听了怒吼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本事?”

丈母娘忙在后面掐了他一把。

老丈人反应过来马上改口说:“我没本事又怎么了?没本事我也不当汉奸!”

我说:“当不当汉奸别跟我一个日本人说,跟你们中国人说去!”

我一想:在这里跟他们费话毫无意义,于是说:“统统带走!”

贾队长忙说:“带走?我可没这个权利!”

我说:“我有!我当面去跟山田长官说。”

我看了一下,旁边有四个鬼子兵,不过都离我有点儿远,如果离近一点儿就好了。

算了,还是跟山田君说说吧!

我带着人出来了,山田大队长问:做诱饵在这里就行了,有必要带走吗?

我说:我知道他俩的女儿是游击队的队长,我把他俩押到两军阵前,可以逼迫他们的女儿率队缴械投降。

山田君点头:也是个好办法。

看吧!一句话就能搞定的事儿,何必动武?我这个人还是很爱好和平的,能不杀戮就不杀戮。

其实,主要还是人数上的差距,山田大队长手下有三百多人,而我只有一百来人。不然,你以为我不想割他们的脖子?

我又说:进攻游击队的根据地需要伪军做先锋,尤其是贾队长这样的精明能干的,就把贾队长借我用用吧!

我说的是实话,鬼子进攻时,通常都是伪军在前,鬼子在后,所以,这种话也没必要在伪军面前忌讳。

山田君丝毫都没犹豫,点头答应。

看吧!多顺利!什么都解决了。虽然中途有一段吓得我眼泪都流下来了。

三辆摩托车在前面开路,两辆军卡在后,载着山田君送给我们的弹药和汽油,我们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县城。

我暗中让飞毛腿断后,看看有没有人跟踪。

到了距离我们枣庄还有十里之处,我让队伍停了下来。

我问贾队长,我一直让贾队长留在我身边,我问:“你怎么知道这两位是共党的?”

贾队长说:“这事儿,我已经向山田长官汇报过了。”

他明显还是不信任我,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人家只认山田,不认黑田。

我说:“你想当官的心情我也理解,但你不能空口说瞎话。无凭无据的只是白白害了良民而已。”

他好像不愿意理我,也好像是被我说中了心事。

我也不愿意和他多费话,说:“都准备好了吗?”

我把队伍一停下来,豹子头与大刀关就已经知道我要干什么了,说道:“早就准备好了!”

我说:“那就收割!”

当镰刀架在脖子上,贾队长才反应过来,急道:“你不能随便杀我,我是小队长!”

我说:“我们皇军不需要你这样不忠不义的小人。”

他急道:“我发誓,我对皇军绝对忠诚!”

我一挥手,“咔嚓”,大刀关割下了他的脑袋。

其他的伪军也已经被割断了喉咙。我的这些属下,杀鬼子时狠,杀汉奸伪军时也一样狠。

大刀关说:“临死,都不让他做个明白鬼吗?”

贾队长之所以能有机会说两句话,完全是因为大刀关以为我会在最后时刻告诉贾队长真相。

我说:“没必要,就让他以为是日本皇军杀了他吧。”

解决完了这些琐事,我意气风发,大喊一声:“众将士们听令,进攻前面那个村庄!”

豹子头说:“把他绑了!”

我回头看了看:“绑谁呀?”

结果大刀关拿根绳子,亲自过来把我给绑了。

我说:“你没听出来我刚才那句是说笑吗?难道我还认不出前面的村庄就是咱们自己的村子吗?”

我见大刀关不吭声,又说:“不会因为我一句玩笑话就真把我给绑了吧!大刀关,你绑我也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豹子头一声令下,队伍继续向村庄进发。

平时都是豹子头和大刀关下命令,我被绑了其他人都没有人来帮我,我突然意识到:我被这俩人给架空了。

我开始思索将来如何才能不被人架空,但我还有将来吗?

想到这,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快进村庄了,我说:“开玩笑适可而止啊!别让我在小玉面前丢脸,进村子之前得给我松绑了。”

没人理我。

怎么没人说话呢?似乎每个人心情都很沉重。

我主动跟大刀关套近乎:“大刀关,你的关是关羽的关吗?”我以前只叫他绰号,从没问过他名字。

“关雷”,大刀关只说了两个字,就再无下文了。

我一听这话是谈不下去了,我说:“大刀关你过分了啊!问下你名字用得着生气吗?”

我被径直带到了小玉的房间,不对!也是我的房间,但我的第一反应为什么是小玉的房间呢?

我想,让我见到小玉也好,见到小玉,这一切就结束了。

我终于见到了小玉。

我以为,小玉见到我被绑,肯定会很惊讶,结果没有,她很平静。

她知道她的父母没事之后,又恢复了镇定自若。

看吧!我在她心目中是多么的无足轻重?

“跪下!”大刀关终于主动开口说话了,但是挺吓人。

我一想,不就是演戏吗?给自己的媳妇跪也没啥,起码丢人没丢到外面去。

我正要给小玉跪下,小玉说:“别,拿把椅子来。”

于是,我坐在了椅子上,小玉也搬了把椅子坐在我对面。而豹子头和大刀关二人,则分立在小玉的左右。

我一想:这啥情况?“夫妻话别”吗?记得某部小说就有这么一章。

豹子头说:“小玉,你被骗了,他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日本鬼子!”

我一听,啥?真被他这话惊到了!这说的不是我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