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原是旧相识

  • 地主的战争宣言
  • 大能力
  • 2769字
  • 2022-03-25 13:34:48

半日之后,我们到达了县城,轻易赚开城门,我们大摇大摆地在县城的大街上行走。所到之处,鸡飞狗跳,万人空巷。

我不禁想:做小鬼子也不错,真威风!

说这话,估计会被人拍砖。

我们找到了鬼子在县城的指挥部。话说自从我们灭了一个指挥部之后,我就对指挥部特别感兴趣。

指挥部里,只有一个小队在留守。

我说:让你们山田大队长出来说话。

一个小队长跑过来说:铁路上出了事,山田大队长出去勘查了。

我说:共产党的游击队已经混进了县城内,你们还不知道吗?这个时候还敢出去?我就是追着游击队追到了这儿。

小队长一听共产党游击队,顿时慌了,忙说:请长官指示!

我说:让所有人都到大院里集合。

鬼子集合,豹子头、大刀关他们也带着人在鬼子后面站成一排。

话说这两位办事是真让我放心,我什么都不用说,他们就知道我要干什么。

我一举战刀:全体,听我号令……

“咔嚓咔嚓”之声,连成一片……

我怒道:“我还没喊‘收割’呢!都不用我下命令了是吧?”

大刀关笑着说:“当家的,您这举刀时间太长了,我们是怕您累着。”

我心中恨恨地想:你们这帮人,心地忒狠了,刚杀完人,居然还笑得出来!

我们搜刮了一下指挥部,把对鬼子有用的,或对我们有用的,都带上了。

临走前,我还给山田大队长发了一份电报:八路军游击队袭击县城,请速回支援。

估计他们刚到达出事地点,就要往回赶。

说心里话,我就是担心鬼子们到附近的村落里去搜查。我虽然叮嘱大家把物质藏好,但那些村民们办事,谁敢放心?也许那些村民们就把物质放在自家的院子里,连埋一下都懒得埋,从大街上走过路过就能看见。

我们往回走,中途路过窑子,花和尚说:“当家的,我去去就回!”

我说:“鬼子的大队人马马上就回来了,你不怕死就去。”

他说:“我也是兵贵神速,不耽误啥事。”

我一想,这次花和尚也出了大力,就放任了他一把。

我带着人继续往回走,突然想到:花和尚身上带没带钱啊?这要是完事了没钱付帐,不是败坏皇军的名声吗?

我正想着这事儿,就听到窑子里花和尚的声音:“皇军例行检查,都把衣服脱了,看谁身上藏有武器!”

我也是撞了邪了,居然会为这个货操心!

我们来到城门处,我对守门的岗哨说:兄弟们辛苦了,让我的人替换你们半日,你们回去休息吧!

大刀关带着人去换岗,我突然大喊一声:“收割!”

众人慌忙拨镰刀的拨镰刀,拨战刀的拨战刀,一阵手忙脚乱!还好,最后并没有出什么意外。

大刀关说:“当家的,这回您喊早了,兄弟们还没完全到位呢!”

我说:“再喊晚了我就又捞不着喊了。你那人头都落地了,我这才喊‘收割’有意义吗?那不叫命令,那叫汇报战况!”

大刀关说:“当家的,这事咱可不敢再开玩笑!这次幸亏鬼子人少才没出事。”

我说:“行!下次你让我把命令喊出来,不然,我都没有存在感。”

其实这些岗哨可杀可不杀,但我已经发电报告诉了山田大队长有游击队袭击县城,如果连个守城门的岗哨都没损失,那不成了我谎报军情?谎报军情的罪责我可承担不起!

再说,他们看到了我的脸,那就不能留活口了。通常的说法是:他们知道的太多了。

这时,花和尚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说:“当家的,我够快吧!没耽误您事吧!我让她们排成整齐的一排……”

“闭嘴!”我说,“这种事不用向我汇报!”

出了县城约十里处,我停下来对众人说:“同志们,又有新任务,发扬我们连续做战的革命精神……”

尽管众人怨气纷纷,但还是被我拉到了一片山岗上,山岗下面就是鬼子大队人马回城的必经之路。

跟鬼子正面硬刚没刚过,但打黑枪,我觉得应该还行!

但事实证明:我错了!

虽然我们偷袭在先,但也没打死几个鬼子,鬼子反应异常迅速,找掩体的找掩体,架机枪的架机枪……

我一看无法再扩大战果,赶忙带着人撤退。还好我们占据着地形优势,再加上是晚上,鬼子不敢冒然冲锋,不然,我们可能被鬼子粘住。

我也是一阵后怕,但后来知道,鬼子比我们还怕,从那以后,他们窝在县城里,好久不敢出来活动。清除铁路障碍的事,还是鬼子上面另外派了一支队伍来完成的。

我又向指导员捐献了一部电台以及大量的枪支,收获了指导员的笑容,受到了指导员的夸奖。

为博指导员一笑,我也是拼了。

我以为既然鬼子不敢出城,短时间内我也不用去城里了,安心劫我的火车就行了,同样的方法多用几次,反正鬼子那边也没人知道。但没想到突然发生了一件事,让我不得不再次进县城一趟。

那天,小玉哭成了泪人,说她父母被当作共党分子被鬼子抓到县城去了。

我劝道:“别急,我马上就去县城救他们。”

小玉非要跟着我一起去。

我说:“鬼子的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去了就是投怀送抱。再说,鬼子办事非常讲究原则,别说你去投怀送抱,你就是真嫁给了鬼子做了鬼子的姨太太,鬼子也不可能放了你父母。一码是一码!他们很拎得清。”

小玉说:“那我装扮成你的下属,在你身边给你出谋划策。”

我想小玉是关心则乱,她还能给我出谋划策?见到她父母她肯定第一时间就扑上去,当时就穿帮了。

我说:“你去了就是添乱,我一看到你就浑身发热,大脑一片空白;你不在我身边,我反而能静心对敌,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我终于说服了小玉,让她在家里等我的好消息。

一天之后,我与山田大队长在县城的指挥部里同桌共饮。

山田问:黑田君,我都不知道你的中队在我县城附近,上面也没个文件通知啥的。

我说:共党的游击队在后方闹得很厉害,所以,我也跟他们打游击,以游击对游击,我的队伍在哪,都不是由我决定的,要取决于共党的游击队在哪。

山田又问:那你们的供给怎么办?

我说:打到哪,吃到哪,打到哪,抢到哪!

山田君说:粮食是这样,但弹药呢?

这句话问得好!我都不得不佩服山田君了。

我说:那就靠各地的支援了,所以山田君,这次,既然到了你这儿,你要支援我一些弹药和汽油。

山田说:好吧!这没问题,但最近铁路总是出事,你要帮我灭了那个铁道游击队。他们以前还是小打小闹,无伤大雅,但现在却是整火车皮地劫,再不解决这事儿,上面要让我剖腹自杀了。

我说:放心,小事一桩,这事就交给我了。

我又问:最近有没有抓到共党分子?要想知道游击队的下落,问问共党分子最直接快捷。

山田说:你还别说,还真抓到一对,是一对四、五十岁的老年夫妇。可也没问出啥来,他们不承认自己是共党。

我说:不承认没关系,可以拿他们当诱饵,引游击队上勾。

山田说:也是个办法。

我说:事不宜迟,让我现在就见见这对共党分子吧。

山田君一拍掌:叫那个贾队长过来。

过了一会儿,从外面进来一位一身伪军军装的人,腰里还捌着盒子炮,进来就点头哈腰地给山田行礼。

山田介绍说:这位是贾队长,等会就由贾队长带你去见共党分子。因为他提供消息抓了那对共党分子,我刚刚提升他做了小队长。

接着又对贾队长说:还不见过黑田长官?

贾队长立刻又向我行礼,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不禁一愣!

我看到他,也是一愣!原来是他!

他紧接着笑嘻嘻地说:呦,姑爷!好久不见啊!嘿嘿嘿!

他又转首对山田君说:山田长官,这位黑田长官可是我的老相识,我必须得隆重向您介绍,这位黑田长官可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