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家有指导员

  • 地主的战争宣言
  • 大能力
  • 5440字
  • 2022-03-27 10:44:21

指导员又说:“听小玉说你们缴获了许多枪支弹药,都用不完!”

我看了一眼小玉:这娘们儿,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一点儿不谦虚!

我说:“用不完就夸张了,但确实有很多剩余。”

我说的是实话。别说长枪了,就是手枪,鬼子军官才能佩带的手枪,我们都缴获了不少。小玉还把庄子里的妇女们组织起来,每人配发了一把手枪,建立了一支手枪队。

就是这样一支由妇女组成的手枪队,利用院子石墙的坚固和地道战的优势,打退了鬼子和伪军的数次小规模进攻。

我当时还不知道,直到有一次我带人执行完任务回来,在庄子前正好遇见撤退中的鬼子部队。

我说:别撤退啊!现在我们来了,有我们在,看我们怎么收拾她们!

然后我一声令下,接着就是镰刀割肉的声音……

后来我还通知县城的鬼子:那个顽固的枣庄,已经被我们中队踏平了。

所以,我们的枪支弹药真的是太多了,多得地道中的仓库都快放不下了。

指导员说:能不能支援给其它游击队伍,我给你写白条子,其它游击队伍严重缺少枪支弹药,有的十人一条枪,有的甚至二十人一条枪。

我一惊,差距这么大吗?十人一条枪与二十人一条枪,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忙说:不用什么白条子,都是抗日队伍,既然大家需要,我捐献出来就是了。

指导员激动地握着我的手说:我代表人民代表党,感谢你!

说真的,指导员同志的手,即柔软又有力!

指导员说:“听小玉说……”

又是小玉……我都懒得看小玉了,咱们家在指导员面前,就没有一点儿隐私吗?

“……你们还有电台?”

电台确实有,那东西好玩儿,成对使用就能互通消息,我都还没玩过呢!

说实话我有点儿舍不得。

指导员继续说:“电台的用处很大,只不过,一用敌人就能发现,所以,要用一次换一个地方……”

我一听,还有这么个弊端?我也是头一次听说,幸亏还没玩儿过。

我说:“电台,我们共有三台,你们若是需要,就都送给你们。”

指导员说:“不是‘我们’、‘你们’而是……‘咱们’……”指导员说着,握了一下拳头。

我乘机握住了指导员白嫩的小拳头,说:“对!咱们!”

心中却想:这样的一双手也能打鬼子?

小玉也伸手过来,我以为她要掰开我和指导员的手,我理解:这都是女人正常的反应。

但没想到的是,她没有掰开我和指导员的手,而是在外围,用双手紧紧握住我和指导员的手,也说道:“对!咱们!”

我一听:这,几个意思啊?

要不怎么说是指导员呢!思想境界就是高!完全不见脸红,心脏跳动也很正常。浑不在意地继续说:这电台有两大作用,一是可以与上级取得联系,二是可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

送走了指导员,我心想:指导员又要枪支弹药,又要电台,如果知道了我有大量的钱财,估计下一步就是要钱了。女人,都这样?

从那以后,指导员经常来我家,来取走我缴获的枪支弹药啥的。而且每次到我家都要到我的卧房里去,坐在我的床上和小玉把手言欢,有时,还在我的床上过夜,当然是和小玉俩。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得一个人到隔壁的房间睡冰冷的床铺了。

关于这一点,做为男人,我是理解的。毕竟指导员是领导,又是客人,总不能让领导和客人一个人睡冰冷的被窝吧!

但还是小玉贴心,她会先过来,用身子把我的被窝焐热乎了,然后再回去陪指导员睡。

但被窝不是马上就能焐热乎的,虽然小玉的身体很热,但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等小玉回去后,我听见指导员笑嘻嘻地说:“怎么?一晚上不给都不行吗?”

小玉说:“男人,不都是这副德性?”

我立马不爱听了:什么叫“都是这副德性?”我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主动过来给我暖被窝的好吧!

但是,我又不能过去跟她们理论。

我又一想:这事儿也不怪小玉,要怪就怪指导员。

我心说:指导员哪指导员,你做事不地道啊!我把媳妇都奉献出来了陪你睡,结果你还背后说我坏话,信不信我迟早有一天睡了你?

但是这个雄心壮志,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而已,虽然我机会多多,但没必要真的去实践。

如此说来,我这个人还是很有素质的。

主要是我所说的机会其实都不叫机会,不是人家对手,再多的机会也不叫机会。

我也曾设想过:要不我半夜悄悄爬上她们的床?我那张床倒是能睡下三个人,但那样做有辱姑娘家清白,我怕指导员一激动毙了我。真发生这样的事,小玉也不一定会帮我。

因为这两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如胶似漆!明明有多余的被子,却非要两个人共用一个,共用一个不说,还在被窝里不老实,鬼鬼祟祟地互相顶撞,说看谁更尖挺……

我也是无力吐槽,都挺大个人了,都这么贪玩吗?

话说指导员是真会玩!我自己的媳妇,我都还没玩过,却让指导员玩出了花样。

有时候我也是想:幸亏指导员是个女的,不然,这仇可大了,简直不共戴天。

有一次,我听见指导员在被窝里问小玉:“如果你不给他,他会不会忍不住半夜爬上来呢?”

小玉说:“那你是希望他爬到我身上还是你身上?”

指导员说:“那是我希望的事吗?黑灯瞎火的,他又看不见,哪能分得清谁是谁!”

我一听顿时火大:瞧不起谁呢?说谁分不清呢?我单凭呼吸声就能分辨出你俩谁是谁好吧!

再说,即使小玉不给我焐被窝,我也不至于冷得半夜爬上你们的床,我这点儿男人的素质还是有的!其实没有小玉,我自己也能把被窝焐热乎,只是我的身子没有小玉身子那么热,需要的时间长一些而已。

再再说,即使我半夜爬上去了,那张床那么大,足以容下三个人,我也没必要往你俩身上爬吧!我又不是傻子!真是的!女人的脑回路就是怪!怎么会这般想?无法理解!

我这一生气,就没听清楚她俩下面的话,接着,好像是指导员埋怨小玉取笑她,于是就咯小玉的痒,小玉也回咯指导员的痒……再接着,两人就在被窝里嘻嘻哈哈一阵傻笑,扭成一团……

自此,指导员经常来我家,传达上级精神,布置行动任务,收取我们所缴获的枪支弹药等等理由。有时候执行完任务后就直接回到我这儿来,我对此倒也没什么意见,因为偶尔还有机会看见异样的风景。

用指导员的话说,她的住宿条件太恶劣了,想洗个澡都难,夏天更免不了蚊虫叮咬。而到了我这里,随时可以洗热水澡,又由于我懂得用药香驱虫之术,根本没有蚊虫叮咬。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她也是在我这儿住过之后才意识到她原来的生活环境有多差。

她恨不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住在我家,睡在我那宽敞舒适的大床上,那本应该是我睡的位置。

我曾听见她对小玉说:“你们俩的生活比过去的皇帝还舒坦!”

我想这话就太夸张了,人家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呢!

她每次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舒舒服服地泡个热水澡,尤其是执行完任务后,一身的臭汗,不洗简直受不了。她还说,都被小玉惯出毛病来了。这也怪小玉?我都在心里为小玉报不平。

洗澡时当然用的是我和小玉洗鸳鸯浴时用的木制大浴桶,而且是和小玉一块儿洗,一块儿洗也有好处,就是可以互相搓澡。

我想:这把我的特权都给抢占了。

有时候两人在水里玩的时候长了,小玉会喊:“水有点儿凉了,再加一桶热水来!”

我正想让程嫂她们谁进去加,又听见小玉说:“别让其他男人进来!”

我一琢磨,这话啥意思啊?不让其他男人进去,难道我这个男人可以进去?

于是,我壮着胆子提着程嫂她们烧好的一桶热水进了卧室,并随手把门关严实,我以为我能看到异样的风景,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还是小瞧了她们的智商……

却见浴桶里小玉挡在了指导员的身前,或者说指导员躲在了小玉的身后。

我郁闷了!我有那么可怕吗?还藏起来!我只能看见指导员从后面抱住小玉的一对洁白的藕臂以及一个大致的轮廓。

其实我想看的多点儿也能,稍微转个角度就行。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我也想,但我怕她俩一起嘲笑我,那句经典的嘲讽语:男人都是这副德性!

是男人的自尊心束缚了我。

后来我都后悔,男人,要自尊心干啥?

再后来我学到一种说法,说给你们听:曾经有无数次机会摆在我的面前,而我没能抓住这些机会,如果上天给我重来一次机会的话,我会对她俩说:少跟我玩虚的!

……

打住!扯远了,扯远了!话题拉回来……

既然正式成立了游击队,接下来就要确定作战方针。我找来豹子头和大刀关两人,商量了一下,他二人主张:主动出击,一点儿一点儿消磨鬼子的有生力量。但我却觉得还是打鬼子的后勤补给比较好。

铁打的鬼子,没了粮食,也是完蛋;神枪手的鬼子,没了子弹,也是白给!

我说:打鬼子后勤补给吧!危险小,收益大,对鬼子的影响也大……这就是我,周扒皮的抗日宣言。

无他,跟鬼子正面硬刚危险系数太大,估计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一番说辞下来,最终二人同意了我的作战方针。

既然确定了作战方针,接下来就要有所行动。距离我们一百里,有一条铁道线,是鬼子的运输补给线。

我知道有一支铁道游击队,他们能爬上飞驰中的火车,然后从火车上扔下货物。但是他们人数少,呼啸而过的火车时间也短,所以每次能劫下的物质也就微乎其微。

让我爬上飞驰中的火车?那不可能!想想都头皮发麻。我得想办法让火车停下来才行。

我们当时有两辆军卡,忘了是哪次从鬼子手里劫获的。我们开着军卡就到了铁路附近,让一辆军卡隐蔽,我带着几个人开着另一辆军卡停在了铁路上。

远远看见有火车过来,我站在军卡上摇旗呐喊:停车!

但火车没有停,而是拉响了警笛……我继续摇旗呐喊……

说实话,我当时吓得都快尿裤子了。后来火车紧急刹车,堪堪在我的军卡前停了下来。

我回头一看,身后一个人影都没有了,再向远处一看,我带来的属下们都已经到了十几丈外,并且站定,用信任的目光为我加油助威。

太不讲义气了!逃跑的时候都不喊我一声!

这就是我的一群属下,他们平日里吃我的、喝我的、占我的便宜,一遇到危险,就把我一个人扔在那儿不管。

我真想大骂他们一顿,但两个鬼子已经到了我的面前,用日语骂他们吧,没意义,因为他们听不懂,用中文骂他们吧,估计面前的两个鬼子会问:哥们儿,你汉语说得这么溜,哪个语言学校毕业的?我俩也想报名……

我对面前的两个鬼子说:哥们儿,扶我一把,腿麻了……

实际上不是麻了,是被吓的,腿肚子转筋,动不了。

你试想:冒着滚滚白烟的火车头,直奔着你扑面而来,换你你不害怕?

两个鬼子扶我下了卡车,说:哥们儿,你这祸闯大了,影响了军用物质的输送,都有可能上军事法庭,被枪毙!

我说:没办法,在关键口车抛锚了,什么罪我都认,但你得先帮我把车修好。

他俩也不敢耽误时间,因为军用物质输送迟了,他俩也有责任。于是忙帮去看卡车出了啥毛病。

我那几个属下也过来了,煞有介事地跟在两个鬼子身后看是啥毛病。

我一看,他们已经就位,就上了火车头,因为驾驶室里还有一个鬼子兵呢!

我问:哥们儿,你抽烟吗?

他说:你有烟?脸上露出企盼又兴奋的神情。

我说:那倒不是,如果你抽烟,就麻烦把火借我用一下。

他便递给我一包火柴,说:你没有烟要火干啥?

我说:拢一堆柴禾放信号。

他问:给谁放信号?

我答:给附近的村民们,让他们来帮忙卸货。

他一愣神,我便猛地抽出菜刀一记回天封喉斩,割断了他的喉咙……

我发现我也堕落了,杀个人都不眨眼,而且杀完之后也不知道祷告忏悔一下。若不是我还记得我的前世,我都怀疑我是杀人魔王转世。

还是人多力量大!

负责拦火车的就是我们几个人,其他人都去附近村子里喊人去了。一见我放的点火信号,就带着村民们蜂拥而至。扁担挑的,独轮车推的,妇女和儿童则是两人一组抬的……

场面壮观、忙碌而又热闹。

根据我的推测:从鬼子发现少了一列军用物质的火车,到派人来现场勘查,最快也得一天的时间。所以我们有一天的时间搬运物质。

我对众人喊话:大家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累,持之以恒的革命精神,争取用一天的时间把这一火车皮的货物都搬光。

在搬运的过程中,我发现村民们都普遍认粮食,不认枪支弹药。这也容易理解,毕竟粮食对他们有用,枪支弹药又不能吃。

于是我说:别光搬粮食,枪支弹药也很值钱,搬回去卖给附近的游击队,会得到白条子,将来都是钱!

不到一天的时间,整列火车皮的货物被搬得一干二净。

我告诉村民们,回去把东XZ好,短时间内不要再来这里,因为鬼子的缉查大队马上就要来了。

我们这队人搬的主要是枪支弹药。

最后,我留下炮手布雷。

我说:鬼子做事仔细,定来勘查现场,在车厢门处设置拉雷,鬼子一开门,就炸他们一下。最好能形成连锁反应,多炸死几个。

我还让三只手在后面消除卡车轮胎印。

我又派出飞毛腿到县城附近去侦察,如果发现大批鬼子出城就向我报告。

我们刚返回村庄,飞毛腿就回来了,说:大批鬼子离开了县城,前往出事地点。

我问:大批,究竟是多少?

他答:没数,总之很多。

我拍了一下他的脑门儿,办事不仔细,还想不想娶媳妇了?

他说:想!下次一定仔细。

顺便提一句,后来,我履行诺言,真帮飞毛腿娶了一房媳妇,是十里八村与他年纪相仿的最漂亮的女子。

但我帮他娶完媳妇就后悔了,因为结婚之后,他的奔跑速度明显没有以前多么快了。我暗骂一声没出息,把力气都用在自家媳妇身上了。不过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说回眼前的事,我说:同志们,又有新任务,趁着鬼子大部队离开县城,咱们到县城去玩玩!

众人劳累了一整天,都不愿意动弹,纷纷报怨:刚刚做完一件大事,让我们休息几天。

我说:要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我们一休息,小鬼子的日子就舒坦了,我们劳累一点儿,小鬼子的日子就会比我们更劳累。

众人说道:抗日,不是一天就能抗完的,等我们完全恢复了体力再打下一仗也不迟。再说,现在县城也没啥,我们去了,还能占领县城是咋地?

我故意看了一眼花和尚,然后自言自语:哎呀——这县城的窑子都好久没去了,也不知道还在不在?

“去!”花和尚突然暴跳而起,把他身近的众人吓了一跳。

花和尚大气凛然地说道:抗日,确实不是一天能抗完的,但如果我们多拖延一天,就让小鬼子多欺压中国百姓一天。我们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扪心自问一下,今天,我杀掉了几个鬼子?

花和尚指指这个,指指那个:你,你,你,还有你,你们晚上睡觉前扪心自问一下,然后告诉自己,我今天杀死了零个鬼子,然后就能心安理得地睡觉?然后就能睡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