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成立游击队

  • 地主的战争宣言
  • 大能力
  • 4442字
  • 2022-03-23 20:04:19

我知道“八嘎”是鬼子的骂人话,而且是最高级的那种。

我心里很不服气:我好心回来为你们运送弹药,你还骂我……

我又是一个标准的向后转,正对着几名军官,喊道:“猴抠哭大!”(报告)

那名军官就问:你想报告什么?

我说:发现叛徒!

他问:谁?

我说:我!

“我”字一出口,我已经拨出了挎在腰间的战刀,一记“回天封喉斩”,割断了他的喉咙,不等其他四人反应过来,我又一记“回天封喉斩”,割断了四人的喉咙。无奈房子太小,没地方躲,四人又站得太整齐。

我的一身装备就是那位黑田中队长的,包括战刀、手枪。

我发现,鬼子的战刀真的很好用,比菜刀好用多了。

我擦干净战刀上的血迹,正准备离开,这时,电报响了,我马上接收。我想:人都被我杀死了,电报我得替他们接收一下,不然太不道德……

是前线来报:已经攻下东城门。

这在我的意料之中。我立即回电:坚守东城门,防止敌人反扑!

我正要离开,电话又响了,我一想:好人做到底,电话也替他们接听一下吧!

一听,是飞行大队来电,说:轰炸机已经装弹完毕,问有无具体轰炸目标。

我说:有,东城门的敌人抵抗极其顽强,轰炸东城门!

有时候我就想:我这个人怎么这么有责任心呢?我只不过是临时客串了一下鬼子军官而已,就又替他们接发电报,又替他们接听电话的,还替他们发布命令……现在,上哪找像我这样如此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的好演员去?

我出了指挥部,用鬼子话喊道:集合!最高长官有新指示。

三十多名士兵立刻站成整齐的一排。

我用手一指豹子头他们,用鬼子话说道:你们也集合。

豹子头虽然听不懂,但立刻会意,带着众人在这三十多名鬼子后面排成三排。

我见紧挨着鬼子身后的一排人已经从身后抽出了镰刀,就把战刀高高举起:听令!

众人举起了镰刀。

我战刀往下一挥,喊声:“收割!”

这两个字是用汉语喊的,真正的鬼子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但豹子头他们肯定是听明白了,接着就听到整齐的钝刀子割肉的声音。

我吩咐:他们的枪很好,都带上。指挥部里的电台也带上,那东西好玩儿。

我又吩咐炮手:用手雷、手榴弹把指挥部炸了,还有这些尸体也聚在一起炸一下,免得让人看出是我们干的。

手雷、手榴弹的用法炮手一看就知道怎么用。

处理好现场,我们一看,跑吧!离战场越远越好!

可是跑着跑着,我却跑不动了,无他,我都三天三夜没吃东西了,只是喝了一点清水。再加上刚才一阵急跑,我饿得头晕眼花……

黑旋风主动过来说道:“当家的,我背你!”

要不说得注意培养自己人呢!关键时候就看出作用来了。我这个感动啊!

可是没跑出五里,黑旋风就累得气喘如牛、大汗淋漓。

可他不说自己背不动了,他说:“当家的,我要拉屎。”接着就放了一个臭屁。

俗语说:风在雨头,屁在屎头。

我一想:黑旋风不像在说谎,忙让他放下我,不然熏得我受不了。接着,黑旋风真的拉屎去了。

这时,一位年轻人来到我的面前,说:“当家的,我接着背你。”

这个人我和他不熟,只知道他绰号“飞毛腿”,很年轻,只有十六、七岁,而且,精瘦。

我说:“你行吗?”

他说:“让我试试!”

结果他背起我奔跑如飞,连续跑出去十里都没有大口喘气。就是他一身骨头,没什么肉,咯得慌!远没有趴在黑旋风背上舒服。但此时,我已经顾不得舒服不舒服了。

但我依然感觉自己就要饿晕过去了,我说:你们得帮我找点吃的。

可此地附近的村子,由于离战场太近,村民们都避战逃跑了。没有村民,也就没有吃的。

其实那个时候,我身上是带着吃的的,那是一小包饼干,是在敌人指挥部里发现的,很高级的那种,只有高级军官有可能吃到。我曾在藤泽一郎那里吃到过一块,香甜可口,口感又酥脆,非常好吃,可我想把它带回去给小玉,我想:小玉还没吃过。

即使我饿得快晕过去了,可依然没有打这包饼干的主意,因为这包饼干是送给小玉的。

又跑出去二、三十里,终于发现了有人的村子,众人立即进村子、要粮食。

只听前面的人喊道:“我们是皇军,快把粮食统统交出来!”我听出是智多星的声音。我们正好穿着这身皮,假扮鬼子抢粮食,正是智多星出的主意。

我那时还保留着一丝清醒,忙说:把枪都给我放下,不要败坏皇军的名声,皇军哪有举起枪瞄准后还不扣动扳机的?

我接着对吓得蜷成一团的两位村民说:我们不白吃你的粮食,我用银元换。

说着,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把银元递了过去。

我出门之前就想:出门在外,也许有花钱的地方。于是就带了一把银元在身上,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我又对村民说:不用怕,我们是皇家卫国第一军,是中国人的军队,不是鬼子的皇军。

村民这才信了我的话,收了我的银元就去找粮食。

不一会儿拿出一袋苞米面儿,熬了满满一大锅苞米面儿粥,像浆糊一样,一家的锅不够用,还动员了好几家同时熬粥。

我一想这个稀粥,对于久饿之人正好合适,便慢慢喝了一碗,而其他人则是一碗接一碗地喝,似乎一个个的比我还饿。

按照平时的价格来讲,这几锅粥加在一起也不值我那一把银元,但就此时的情形来说,别说一把银元,就是一箱银元,也不如一碗稀粥珍贵。

众人喝完了几大锅稀粥,在此休息了一晚,天亮继续赶路。

飞毛腿继续背着我,别看他瘦,骨头里面都是劲儿,跑起来就不想停的那种。

我对飞毛腿说:好样的!等过两年你长大了,我出财礼钱为你娶一房好媳妇。

他说:“我现在就长大了!”

我说:“你还太瘦,再养两年膘。”

几天之后,我们终于回到了我们的庄子。

我把那包饼干递给小玉,可惜已经压碎了。

没想到小玉说:鬼子的东西我不吃!

我心里泛起一丝委屈,至于委屈的来源在哪,我也不清楚。只在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还没一个女人有志气!

后来,我把饼干喂了猪,喂的时候不禁想:如果我当时怀揣着饼干饿死了,算不算傻?

我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洗净一身的汗渍泥污。小玉边给我擦身子边说:下次出门带上我,不然,都没人给你做饭,没人给你洗衣服。

的确,我那一身衣服,又脏又臭!但也比长工们的好多了。

我知道小玉的想法,她从长工们那听说我这次差点死掉,她就想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她能在我身边。这样,在我最后的弥留之际,她就能在我耳边轻轻问上一句:“咱家的钱藏在哪了?”

其实小玉对我的帮助很大,给我做饭,给我洗衣服,晚上还给我暧被窝,最重要的是,还给我讲历史故事,让我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

我以前也曾想过,要不告诉她算了!但又一想:万一我下次还活着回来呢?到时候人去屋空、家徒四壁,我喝西北风去?我拿什么养活这些长工为我干活?

有时候,我也觉得小玉很可怜,但仔细一想,还是鲁迅先生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干吗非要听你父亲的?你在我这里,吃香的、喝辣的,穿着绫罗绸缎,戴着金银首饰,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就看我吧!因为听了我母亲的一句话,结果呢?都死了一回了。

所以,人,你得有你自己的想法,正确的生活观。错误的指导思想,谁说的都不要听!

……

豹子头开始训练长工们实弹射击。

有一次,我问豹子头:“你是叫林冲吗?”

那时我已经听小玉讲了《水浒传》的故事。

我通常是不问他们名字的,因为问了也没意义,用不上,他们互相之间也是称呼绰号的。我也是实在佩服他的枪法,才多问了一句。

他说:“我不叫林冲,我叫杨冲。”

我一听就火了:“你还大蒜呢!你们这些人就不会好好说话吗?我正儿八经地跟你们说话,你们却总是耍弄我!”说完,我气呼呼地走了,把他一个人愣愣地留在当场。

经过一番训练,长工们的枪法大有进步,百步之内,打上十枪,总有那么一两枪能上靶的。豹子头非常不满,但我却很满意了,毕竟是不太能用得上的东西,关键时候还是要用镰刀。

接下来数年的时间里,我带着我的长工们,穿着鬼子的军服,扮演着鬼子角色,跟着鬼子混吃混喝,日子过得特别滋润。我们也没正儿八经地跟鬼子正面硬刚过,每次都是嘻嘻哈哈地靠近鬼子,然后抽冷子从背后下刀子。

而且,我们人多,每次都能做到不留活口,所以,鬼子那边,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那时,其它乡县的游击队伍逐渐建立起来了,我们的队伍在抗日游击队伍中声名渐显。

在实际对敌作战中,渐渐有两个人的军事领导才能凸显出来。这两个人,一个是豹子头,另一个是大刀关,他二人逐渐取得了众人的认可和依赖。而另两位,托塔天王和及时雨,昔日的大哥,却渐渐失去光芒,原来他们俩也就是嘴皮子厉害,能忽悠人,真正打起仗来,没什么主心骨儿。

那时,最恶心人的就是鬼子的炮楼。建在高处,方圆几十里范围,都在鬼子炮楼的监视之下。给游击队伍的行动,造成很大的不便。

其它游击队,也曾想过强攻鬼子的炮楼,但炮楼太坚固,对于只有轻型武器的游击队来说,强攻炮楼就是自杀,只要炮楼里的鬼子还有子弹,就是白送人头。

所以,其它游击队的队长知道了我们的特点之后,就来请我们帮忙,拿下炮楼。

我这个人,总的来说还是乐于助人的,于是欣然答应。

以前,也有游击队员冒充老百姓去给炮楼里的鬼子送吃的,但鬼子很警惕,只接收吃的,却不让人进入炮楼内,所以,只是白白浪费粮食。

但我们去了,就不是送吃的了,而是送关怀去了。我们是上级领导来视察工作,我们轻松地进入到炮楼内部,接着我就与炮楼内的鬼子攀谈起来,比如:

你们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啊?

配发的粮食够不够吃啊?

有没有人欺侮你们啊?

之类的……我聊得正欢,却听豹子头说:当家的,没你啥事了,你坐一边歇着去吧!

接着,就听到了快刀子割肉的声音。在我的几番训斥之后,长工们终于把镰刀磨快了。

看吧!就是这么简单!

其实,也就是叫开门的时候用我一下,接下来,就不用我操心,豹子头和大刀关都安排得妥妥的。

大刀关的大砍刀也被我换成了东洋战刀,他也装扮成鬼子军官的模样。他还说,鬼子的战刀真锋利,用起来比他的大砍刀还方便。

我们的队伍,终于引起了上级的关注。上级特意派了我们这个地区的游击队指导员过来。一位女指导员,在小玉的陪同下,出现在我和小玉的卧房里。

为什么出现在我的卧房里?我不禁浮想联翩……

怎么形容这位女指导员呢?

她很漂亮!我词汇量有限,不太会描写女人的漂亮,总之,与小玉各有千秋,不相上下。如果非让我说,我便说:如果非要找个女人替换掉小玉,那么,她,这位女指导员,就是最佳人选。

指导员说:“你就是菜刀周?‘两把菜刀抗日寇’的菜刀周?终于见到你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我一听,这谁瞎传的啊?明明是一把菜刀,怎么就成了两把?

指导员说:“你们的事迹我听说了,你们很有特点!上级让你们正式成立游击队,接受党的领导,你们愿意接受党的领导吗?”

我还没回答,小玉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我们愿意!以前,我们就像是没娘的孩儿,没人管,现在,终于有人管我们了,我们终于找到家了!”

我心想:人家问的是我愿意不愿意,不是问的你!但是又一想:这个家,好像也一直都是小玉说的算,好吧,小玉说什么是什么吧!

至此,我们的游击队正式成立了,起名叫“镰刀头游击队”,名字都帮我们起好了。

我一想:也算贴切!于是,便也没反对。

众人欢呼雀跃、兴奋不已:“我们成立游击队了!从此,我们是一家人了!”

只有我高兴不起来,甚至有些沮丧。

我明白那句“我们是一家人了”的意思,就是说:我的粮食就是你们的粮食,以后,不给我干活也可以吃我的粮食!

幸亏我留了个心眼,之前一直说:我没有钱了,穷得只剩下粮食了。

不然,我的钱也成了你们的钱!

做为一名地主,我能高兴起来才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