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我去抽血给哥哥治病

很显然,话说到这,林锦彪也终于不藏着掖着了,直接将自己的价码摆到了台面上,眼神当中流露出的都是满是欲望的神色。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还真敢开这个口啊?函京的房子,你知道函京是什么地方吗?这孩子今年也才五岁半吧?就考虑的这么久远?都考虑到结婚了?”

即便是做好了对方狮子大开口的准备的唐修,都不适的皱起了眉头。

他现在只觉得一阵反胃涌上心头,很想吐。

“函京的房子怎么了?你现在可是大明星,家里面肯定是可以帮你的,可是你都这么大了,也得给家里考虑一下嘛,是不是?帮助一下家里,缓解一下困难。”林锦彪却是一脸不在意的模样。

“好!我给你算一笔账。”

唐修强忍着骂人的冲动,努力维持心平气和的态度,缓缓说道:“如果按照今年最新的房价来看的话,即便是函京周边地区,比较偏的地方,均价基本也在5万一平,如果不算公摊面积,即便是在函京周边买一套房子,价格也在500万以上,这还是裸房的价格....”

不过还没等唐修说完。

林锦彪飞快的摇了摇头:“那不行,当然不能是那种地方,你弟弟是要来函京上学的,那肯定得是市中心的学区房。”

啪——

唐修终于忍不住了,用力的拍了拍桌子吼了出来:“你知道那是什么概念吗!那起码得两三千万!”

“哎呀你拍什么桌子嘛,不是我说你这个孩子,在小孩面前怎么一点长辈的榜样都没有,两三千万怎么了嘛,你现在这么火,对你来说还不是轻轻松松?”

“而且.....你要知道,你妈妈一但和你配型上骨髓,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肯定是会对健康有一定的影响的,毕竟都说髓血似金嘛.....一套房子买了那可是保值的呀,这可不是消耗品,你就只需要唱两句歌就有了。”

无知!唐修此刻真的只觉得这个男人的额头上刻着大大的‘无知’两个字。

如果说,前段时间的李思捷和那帮所谓的京圈大佬,让他见识到了名利圈当中见不得人的黑暗。

那么此刻的这个男人,则是让他赤裸裸的看清了,什么是真正的人性阴暗面。

“这么多钱,我拿不出来,如果这就是你们的态度,那我们不用谈了,我全当你们没来过。”唐修心累的坐下来:“你们还真敢想啊,函京的房子都敢开口,我现在都是和室友租房子住的!我经纪人的工作室都是租的!”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啊,你都是大明星了....”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唐修面色难看道:“而且,我还真不是什么明星,即便我是,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是印钞机出来的,我不会拉钱.....而且,他也不是我弟弟,我没有任何义务对他的未来负责,在我眼里,他不过就是一个小畜生。”

唐修一脸厌恶的看向了旁边小脸茫然的林子轩。

“你怎么这样和你弟弟说话?”林锦彪当即不满道。

“我只是在说实话。”唐修淡淡道:“而且你说结婚,我已经二十多岁了,难道我就不需要结婚吗?那我的房子我的生活怎么办?你们口口声声说把我当家人,那你们是否有为我考虑过这些问题?”

也确实是实话,函京的房子,他买不起。

而且就算买得起,这种条件他也不会答应。

的确,作品的爆火,给他带来了不错的受益,鉴于作品大部分都是他自己创作的,在乐队成员的强烈要求下,他自己也拿了近乎九成。

他知道,这其中也有队友们为了他的治病资金所考虑,如果不是他强烈反对,可能他们一分钱都不会动,全部都会给他。

再看看现在这几个人的表现,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他现在算上近期刚刚到账的《月光》专辑的国际销量,全副身家也不过386万。

要明白,现在他可是不会卖版权的了,所以资金的收拢肯定会慢一点,不过优就优在,除了《起风了》,剩下的作品基本都可以细水长流。

但是要说多有钱?那他还真没有,现在他的这些钱,也就刚刚够在函京买个厕所的。

“我的态度很简单,也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我就一句话。”

唐修从兜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放在了桌上,推过去:“这张卡里,有200万,够你们花很久了,也够你们在老家买一套不错的房子了,我用来买一次亲缘配型的骨髓,也算是和你们正式一刀两断。”

“你说的话太绝对了,况且到时候你去了,那些钱是谁的?不还是你妈妈你弟弟的?你不还是要留给我们?”林锦彪明显还是不打算放弃,心急之下已经有些口不择言了。

不过他显然没有意识到,他自觉平淡的一席话,到底说的是什么。

“阿彪,别说了。”就连一旁的那个女人,都看不过去了,连忙拉扯了一下林锦彪的袖子。

“臭娘儿们,闭嘴!”林锦彪毫不留情的一推,就把那个女人推到了一旁。

这些都被唐修看在了眼里。

“这就是你选的好丈夫?”唐修戏谑的看着一旁神色复杂的女人,摇了摇头,拿起银行卡装回了口袋里:“我给你们半小时时间考虑,考虑完了,去隔壁阳台找我。”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可能多待一秒都会让他感觉恶心的地方。

离开了那个吵闹的地方,唐修终于感觉舒服了一些。

不过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某个娇小的身影,悄悄地看着没人注意的空挡,自己一人追了上去。

他撑着阳台护栏,看着外面古色古香的美景,感受着风吹在自己脸上,苦笑了一下。

可惜了,他不能抽烟喝酒,不然倒是不失为一个不错的舒缓压力的选择。

200万,他自认为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当然,他也只会给那么多。

人性啊,这些东西,学校可从来都不会去教你,而是永远告诉你,向阳而生总会有好结果。

可是直到你走出来之后才会发现,你是向阳了,可是阳向的却是别人。

唐修心乱如麻。

不过很快,阳台的门被推开了。

唐修听着动静转头看了过去。

他眼中出现一个小小的小男孩的身影,正带着些许畏惧,夹杂着一些好奇的看着他。

“哥...哥哥....”

唐修只是瞄了一眼,全当没看到,继续转过身去看着天空。

不过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愣住了。

“哥哥,我听不太懂你和爸爸妈妈的话,但是我知道什么是抽血!哥哥身体不好要抽血才能治病吗?”

“爸爸不肯让妈妈抽血给哥哥治病,我肯。”

唐修愣住了,转头看了过去,看向那个虽然很害怕,但还是鼓足勇气对他伸出手的弱小身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