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他经历了什么才能写出这首歌

首先是一段钢琴独奏的前奏响起,其实刚进前奏的时候也还好,虽然旋律设计的略显新意,也十分抓耳,但是对于一个专业的评判者来说,并不能以一个前奏就断定一首歌的好坏。

不过就在陈依收起了一些松懈的表情,并且严肃下来的时候,很快,前奏结束,在短暂的休止连接之后,人声部分,出现了。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

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迈出车站的前一刻。

竟有些犹豫。

不禁笑这近乡情怯。

仍无可避免。

而长野的天。

依旧那么暖。

风吹起了从前.....

陈依监听耳机中传来的,是很清新的男音,浑厚而不失清亮,带着浓厚的共鸣,听起来一点都不单薄,并且每一个音都处理的非常到位,并且当歌词被唱出的时候,配合歌手独特的嗓音,一下子就让陈依突然如同全身过了电一般,有种鸡皮疙瘩骤起的感觉。

一时间,陈依眼前蓦然闪过一幅画面。

很难形容这种感觉。

她看到了,繁华的大都会里,她一个人孤单的走着,为了心中的坚持和梦想,她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前往函京追梦的旅途。

是的,这是她自己,就如同歌词里面唱道的那样。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迈出车站的前一刻,竟有些犹豫.....

可每个人都有关于自己的选择,陈依也是,一开始,她以为自己脱离了熟悉的环境,还有爱她的父母,她能够坚强下去的。

可是待她等到第一次工作上的挫折的时候,她没有等到自己熟悉的温暖避风港,而是自己独自面对,孤单一人的时候,她哭的很惨。

种种场景,在短短几句歌词当中,让她回忆起了自己的过往。

都说优秀的音乐能够调动人们的情绪,而音乐,也是人们情绪最好的表达,是一种具现化。

说实话,虽然贵为天石唱片的组长之一,每天接触的音乐作品不计其数,但是真正能够让她调动起情绪的,很少很少,起码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人啊,一旦把爱好变成工作,就会从另外一种角度去看待,就比如陈依,她会不自觉的剖析一首歌的内核,还有技巧,表达手法之类的东西。

可是当她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她愣住了。

下一段,这首歌的人声部分迎来了第一层旋律递进。

从前初识这世间。

万般流连。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如今走过这世间。

万般流连。

翻过岁月不同侧脸。

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陈依放弃了一切记录和剖析的举动,而是闭上了眼睛,不自觉的开始感受起这首歌的每一个音符,每一个细节。

这一刻她已经忘记了,这个叫做唐修的歌手,已经被天石唱片下了死刑通知书。

她只记得这个落魄的歌手满眼希冀的将U盘递给自己的眼神。

陈依突然想起了自己的青春,当年校园时长已经死去的时光。

人的一生有很多遗憾,就如同一辆单程列车,可能经过一处很美丽的风景时,车并没有停下来驻足,而是飞快的驶过。

虽然那里的美景让你记在心里了,但是车已经开过去,再也回不了头,可能那片记忆里的美景再也无法看见。

但车还是在继续开....

就如同那句歌词,看着天边似在眼前,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陈依觉得,还有一种理解,叫做,看着天边死在眼前.....

毕竟,已经死去的过往,哪怕再赴汤蹈火,也还是死了,回不去了。

只能说,我走了一朝,但我不后悔。

再感受着歌词当中唱的内容,很快,副歌进入了,整首歌曲迎来了第一层大爆发,就如同一个人压抑已久的情绪一朝之间被突然引爆开来。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

也沉溺于其中梦话。

不得真假。

不做挣扎。

不惧笑话。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

也曾指尖弹出盛夏。

心之所动,且就随缘去吧。

逆着光行走,任风吹雨打.....

有些伤感,很多遗憾,但是其中又带着浓浓的希冀和坚强,还有微笑的感觉,一段旋律,唱出了如同五味瓶一般的感觉。

配合歌手共鸣浓厚的歌声,带着浓浓的情绪,与歌词的意境,和旋律繁琐的乐音共同组合而成,让人仿佛徜徉在一片带着一点光的漆黑里。

挣扎,向前,这是陈依从中听出的最多的两种情绪。

这个歌手唱的太挣扎了,就好似一个奔跑的青年,在一片深不见底的漆黑之中,想要抓住那一抹小到不存在的微光。

可是就好似所有人都是如此,人,都是倔强的。

《起风了》.....

陈依的呼吸和情绪逐渐平稳下来,随着歌曲的递进,逐渐恍惚。

生命的绽放和死去,还有途中的遗憾和美好,在这首歌里体现的淋漓尽致,也让她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己的经历,这竟是让她的美眸当中都是闪过一抹晶莹。

她想到的是自己。

虽然自己追梦的过程中确实无比艰难,可是她又何尝不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因为她不想被人看衰,想为自己争口气。

这个过程容易吗?

不容易,甚至有多少苦只能自己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不知道有多少委屈无法与人诉说。

这是个无法停留太久的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绚烂,谁的指尖也都曾弹出过盛夏,就在这短短的距离走走停停,人们所期待的明天,也不过是与时间为敌.....

她的人生,何尝不是起了一阵风?而这阵风,就是她的一生,她吹过的,只不过是这一个世界.....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陈依怀着复杂的心情摘下了监听耳机,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杂乱的心情。

她无比苦恼的揉着太阳穴,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如何抉择。

起初,她的想法只不过是随便听一下,这个能被总经理亲自下达死刑的歌手的作品是什么样的。

但是现在她有十足的理由,用最肮脏的想法去想她的总经理。

人都是自私的,总经理该不会是为了确保叶沧能够毫无意外的夺得本季度的甲级合约,才要驱逐这个叫做唐修的歌手吧?

因为就刚刚她听到的内容,这首歌如果呈上去,甲级合约就算内定,也有一部分可能是没有叶沧什么事的了。

她又想起了那个穿着棉袄,戴着毛线帽,邋遢又落魄的年轻男歌手。

此刻的她无比确信,这个唐修一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和经历!

完美的歌词,短短几分钟的歌词就能唱出如此绵延曲折的心情和内核,还有思考。

还有完美的旋律,抓耳的同时配合歌词,设计的十分繁琐,这点在陈依近期听到的歌曲当中,都是排在前三的,极尽繁复的旋律。

各类乐器的加入也设计的十分合理。

就算说这是一首大师之作,陈依都不会有任何怀疑!因为在函夏,擅长旋律的音乐人并不多,每一个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配合那种歌词的意境,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大学生能写出来的东西。

“唐修.....”陈依呢喃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年纪轻轻写出这种歌?”

挣扎了许久,这一刻的陈依,好似下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她要为这首歌,这个歌手,再争取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