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拒绝?”

李思捷对于唐修的这个回答,并没有流露出意外的神色,而是挑了挑眉毛。

“看来唐修你对这个圈子的规则还不太熟悉,那么今日我来给你讲解一下,什么叫做圈子里的规则。”

李思捷站了起来,来到唐修身边坐了下来,很友善的笑着看着唐修。

这友善的笑容,倒是与满纸写着‘吃人’二字的合约,简直无法匹配到一起。

唐修对这个人也很不适应,但是现在他在人家的地方,也不好说些什么。

没给唐修接着说拒绝的话,李思捷指了指在坐的那些大佬,其中就包括这些大佬当中最年轻的吴子签。

“看见了吗,在座的各位,我想你应该不会对任何一个感到陌生。”

“......”唐修默认。

不过,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然而李思捷继续说道:“伱或许会认为,今天你看到的这份合约,对你非常的不友好,对吧?”

“但是也请你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因为这是我们能给出的,对于乐坛新人最好的合约了,这点即便你去到滚石或者索尼音乐,都是一样的。”

“你要学会换位思考,可能你看到的是,20年的合约,加上三年的无偿创作服务,你看起来好像觉得你很亏,但是你要想想,史密斯唱片是什么平台?我们所能给你的资源和前程,所制造出来的收益,10%,可能比天石这种唱片公司的100%还要多,你要换过来想想,我们抽水抽的多,可是你自己得到的,也会比在小平台得到的更多,是不是这个道理?”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就是....”

啪啪——

李思捷拍了拍手。

下一刻,在座的各位娱乐圈内大佬,一个接一个的,从自己的位置,拿出了一份文件,放到了唐修面前。

“只要你签了合约,那么就代表,你进入了我们这个圈子,京圈,这代表了什么,哪怕是一些普通人,应该都会很清楚,而对于圈内人,我们都是很慷慨的,我们会在利索能力的范围下拉你一把,比如....你面前的这位年轻人,吴子签,他可大不了你几岁,自从从高丽国的男团解散后归国,成为归国四子之一,为何一路上顺风顺水?”

“因为他也签了这份合约。”

“而吴子签得到的,是这位,马宏均,马大导的一部《炮儿爷》,将之带到了巅峰。”

“又因为这位,李胜辉,函夏天王之一,他一力拉起的综艺节目,《说唱在函夏》。”

“还有这一位....”

李思捷如数家珍的开始对唐修介绍起来。

而一份又一份的合约,摆到了唐修的台面上,内容不可谓不让人动心。

比如,函夏知名大导的新片片约,而且还是重要角色!

又比如,顶尖综艺的出场合约!

还有诸如此类的,更多的合约。

可以说,随便放一个出去,都足以让这艘游艇甲板上的那群明星艺人癫狂!足以让他们答应做出任何事!

而这些合约,现在尽皆摆在了唐修的面前,只要唐修签下那份史密斯唱片公司的20年合约,就可以尽皆收入囊下!

“当然,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就是。”李思捷给出了自己的底牌:“日后但凡你出了任何事,在座的圈子里的各位能兜底的都会尽量给你兜底,甚至会在公众视线中公开站边支持你。”

“比如这位吴子签,哪怕日后爆出他qj!在座的各位依旧会公开支持他,说他是个好孩子,为什么?因为我们是一个圈子里的,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李思捷很有自信,这个条件,足够让任何明星艺人都为之动心。

毕竟在他的观念里,在这个名利场里,大家有点问题太正常不过了,不会真的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圣人’。

如果真有?李思捷对此是嗤之以鼻的,因为这样的人,在这个圈子里绝对混不下去。

所以,他已做好了唐修点头答应的准备。

然而.....

唐修合上了手上的20年合约,摇了摇头:“抱歉,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打算签。”

他看了看桌子上的那些合约,顿觉索然无味,直接推了开。

如果这个圈子是这样的....

真不怪华语乐坛为什么会一天不如一天了,有这样一帮虫豸,酒囊饭袋,华语乐坛又如何能好?

这是唐修第一次接触圈内人,但是,也让他彻底产生了失望的感觉。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明星’,那他现在也是‘明星’了.....他长那么大,头一次对哪一个词语产生如此大的厌恶感。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李思捷终于愣住了。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唐修只得再重复一遍:“我说,我拒绝!”

唐修现在真的觉得一肚子火。

本来抱着期待才来到这艘船上的,可是这也没想到发生这种事情。

这种合约,这样的圈子,让他无比心寒。

如果都是这样的话,唱片公司,不签就不签了,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他是绝对不可能把手中的版权交出去的,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手里最宝贵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真的不考虑一下了?”李思捷脸色终于难看了下来:“你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你真当我这里是善堂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今天这份合约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李思捷长那么大从没想过自己能遇见这么大的挫折,这让他脸上有些难堪了。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反正这种事在圈子内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没错,他终于无法维持那和善的人设了。

不过,他却没想到,他的一番话,却深深触及到了唐修的内心深处。

原本唐修就在火气之中,他觉得自己是被骗到这条船上的。

再加上,他的心态,其实是很不容易,才稳住的.....

“我知道这是你的船,也知道现在是海上,但是你得明白一件事,那就是.....”

唐修站起身来,抽出了他身前用来切牛排的餐刀,一脚踏上桌子。

随后,刀尖抵在了李思捷的脖子上。

唐修眼神略微发红,散着血丝,喘着粗气,他一把抓掉了头上的帽子,露出一片触目惊心的光头。

唐修目光好似择人而噬,指着自己的头皮:“看见这是什么了吗?不看新闻的吗?”

餐刀带着锯齿的刀尖,闪烁着寒光,抵在李思捷的颈部大动脉处。

“冷静!我刚刚在和你开玩笑呢!唐爷,唐爷爷,把刀放下,我马上让船靠岸让你下去!”

李思捷好似一瞬间变了个人一样,眼泪直接就从惊恐的瞳孔中流了出来,浑身颤抖,好似被唐修目光之中的血丝和病态吓到了。

他这才是反应过来,自己面前的这货和别的人不太一样。

这是真的快死的人!

谁也不敢保证这种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靠岸!”唐修吼了出声。

其他的大佬也瑟瑟发抖,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

而报警?

谁敢报警?他们为什么要选择出海去玩儿?而不是在岸上?

就是因为这艘船上见不得光的东西太多了,如果报警了,唐修会不会遭殃他们不知道,可是他们肯定要遭!

所以,他们真的不敢赌,这尼玛是一个绝症病人啊!

“马上靠岸!马上靠岸!”

李思捷急忙吩咐了下去,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刀尖快刺破自己的皮肤了,让他有些眼前一黑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真被刺破了,这让他更为惊慌。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

只有唐修,手持餐刀,保护着自己。

是的,他在保护着自己。

他不敢松懈任何一点。

由于船开出去的不是很远,靠岸也不会特别久,整个过程就二十分钟左右。

而由于全场的人都没有通讯设备,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船舱内的内呼电话,加上唐修在死死看管着。

所以李思捷等人,也没有机会叫人。

其实挺危险的。

直到船靠岸之后,唐修用刀抵着李思捷的后背,一点一点的退了出来。

先是甲板,而后,是船尾....

甲板上狂欢的人群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依旧在狂欢着,抽着歪歪扭扭的手卷烟,随着激昂的音乐节奏摇晃身体。

甚至在李思捷和唐修一同出来的时候还有很多人欢呼着打招呼。

李思捷也强颜欢笑回应着,心中暗暗骂娘。

只有唐修,紧绷着神经,一点一点的退下了阶梯。

“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后都别再见了!”

唐修退到码头上之后,暗自抵着李思捷的后背,出了大门,拦了一辆出租车。

随后,他趁其不备,一脚朝李思捷后背踹了上去,随后直接一个闪身,上了出租车。

“函京大学城!快!”

(本段剧情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感谢书友打赏:殷建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