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缔造出了一种风格(3)

在乐评写到主题分析的第二段民谣摇滚部分的时候,冯卿就已经彻底绷不住了,大量在笔墨之间注入了自己的私人情绪。

要知道,这种情况在他这样级别的乐评人之中,可是非常少见的,也很少能在一个新人手中出现让他们如此折服的作品。

可是不得不说,这个叫做唐修的音乐人做到了。

因为他在鉴赏这首《Bohemian Rhapsody 》的时候,已经看过了这首歌的全部详细信息。

包括作词!作曲!编曲!甚至想法!都是来自于那个叫做唐修的主唱!

或许这一刻,冯卿理解了为什么这支乐队会把唐修这个人单独拎出来了。

因为他是这支乐队真正的绝对主创,一切的一切,都是来源于他!

所以他值得名字单独放出来,这是用实力带来的,冯卿也认可了唐修的实力。

而且,单单从公司发来工作函,让他注意唐修的新专辑,就说明了很多东西。

比如....公司内部已经开始注意到唐修这个新人了,虽然不知道公司内部的想法,但是肯定不是坏的方向。

接下来,冯卿花费了大量的笔墨,再罗列出数据,还有一大堆文献,开始剖析起后面的段落。

这其中自然也提到了,比如第二段的民谣摇滚,也是采用的与第一部分相近的构造,行进的构造完全能够对得上。

随后是第三段,第四段,再到最后的第六段。

而且愈加剖析这首歌,他越是觉得不敢置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很快,竟是日头初上,直接到了白天。

直至完成后续的所有工作,冯卿才是满怀震撼的摘下了耳机。

三首作品的乐评,他几乎花费了一整晚的时间去赶工,到现在太阳都出来了,才是完成。

对于这三首出自于函夏国产乐队的新作品,他无可言表,因为越是往后剖析,他越是能解读出更丰富的内涵。

这三首歌,毫无疑问,以《波西米亚狂想曲》的质量为最,并且这首歌的构造,也是他在摇滚之上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这首歌的立意也很奇特。

冯卿剖析出来的,大概就是唐修自己的心路历程吧。

阿卡贝拉部分,讲述了一个穷苦的男孩,环境里发生的一切,点下了题,接下来的一切,都是发生于一个人心中的思维。

那么民谣摇滚部分开篇的‘妈妈,我杀了个人,对准脑袋,扣动扳机’。

说的就是唐修自己。

唐修自己杀了自己。

杀死了曾经的他,现在他活着,但是其实已经死了。

这一段尽是迷茫和挣扎,一遍又一遍的高呼着妈妈,代表了歌手内心的绝望。

再到最后的‘我要走了,离开这个地方’。

可能就是说的,唐修在最起初得知自己得病的时候的心情吧。

冯卿已经将一切都想好了。

接着,是后续的歌剧部分,十分的戏剧化,又接上了阿卡贝拉部分的剧情,又回到了幻想当中,穷小孩这个词还有相近的旋律再度出现,其实在歌剧一段,是能够与阿卡贝拉段落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分开的一个整体,散落插进了其他的段落之中。

直至后来的,‘别西卜带着一个恶魔住在我的身体’。

可能就是指的病魔。

往后,大概是唐修的心态稳下来了,找到了方向,也不再迷茫,进入到了硬摇滚部分。

这一部分的唐修有活力,有梦想,大概就是现在的唐修,他希望能够给世界留下更多的东西。

不得不说,冯卿确实是资深音乐人,竟是直接将整首作品分析了个八九不离十。

毫无疑问,能以如此角度以故事一样的形式,用歌剧式摇滚表达出如此多东西,这首《波西米亚狂想曲》的质量,堪称全专最高!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其余的两首作品就不好,相反,这三首歌,全部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之作,尤其是那首《Who wants to live foreve》的MV,更是让人闻者落泪,听者伤心。

MV中唐修那单薄病态的身影,身穿优雅的长西装,用优雅的姿态去掩盖自己的病态,可是却不论如何都能从中看到的虚弱。

再配合平静到看淡生死一般的曲调,让冯卿看的时候心中一片惊涛骇浪。

这是何等的艺术表现手法?

还有那首《Who wants to live foreve》.....

这个歌名翻译过来应该是《谁能够永生》。

整首作品也真的歌如其名,大量使用了交响乐手法,带来浑厚的声场,加上华丽的旋律和曲调,有种繁华之中极力挣扎的感觉。

三首歌,每一首都是精品中的精品!而且都十分华丽!

可是如今却在同一张专辑中呈现了出来。

而原本冯卿还认为所谓的‘华丽摇滚’只不过是唐修提出来哗众取宠的噱头罢了。

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真的很华丽,而且这等构造,也真的是开创性的,毫无疑问,这三首歌确实当的上华丽摇滚四个字。

“风格的开创者.....”

冯卿麻了。

这也太离谱了,在今天的函夏乐坛,他真的没想到,居然还真的能有人开创出来一种新的音乐风格和载体。

而且还是函夏极弱的摇滚!

“这个人的曲调、唱功、创作能力,完完全全都是上乘,没想到居然是出自一介大学在校生,甚至是癌症患者的手中。”

这一刻的冯卿,都深深的替函夏乐坛感到羞愧!

不过,可能也正是因为癌症患者的身份,才能让唐修写下了这种歌曲吧,其中尽是对人生的反思。

“这简直就是天才作曲家!”冯卿感叹道。

他没有吝啬自己的赞美,哪怕他在写乐评的时候已经在里面重复无数次赞美之词了,但是再度提起,他依旧觉得无比震撼。

他不自觉的又开始循环起三首作品来,一点都不觉得困。

直到后续,手机的闹钟响了的时候,他才是恍然反应过来。

作为索尼音乐的函夏分部金牌乐评人,他竟然又听了很多遍,而不是把工作成果递交上去?

拍了拍脑袋,冯卿依依不舍的关掉了播放器,只能说,他徜徉在了音符的海洋之中。

接下来,他将笔记本上封存了起来,并且装入文件袋,放到了门外的信箱当中。

连带着的,还有扭曲乐队的新专辑乐评。

到点了,自然会有助手来将这两份乐评送到索尼音乐的办公楼。

而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也是有关于唐修。

他拿出了自己的工作手机.....

(感谢书友打赏:人在安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