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何波波炸了(5/10更)

在起初的时候,还没人反应过来。

但是直到《起风了》的前奏响起的一刻,已经有人认出来了。

这就是歌手,作品,才是第一辨识点,人反而是第二辨识点。

整间酒吧当中,客人们全部拿出了手机,开始录起像来,以便证明自己偶遇《起风了》原唱的情况。

唐修清亮悠扬的歌声响彻酒吧。

相比于录音室,现场的效果肯定是不太一样的,混响更大,声场也不一样,不过唐修今天的嗓音状态很不错,发挥的非常稳定。

如果说录音棚内使用的是后鼻腔共鸣唱法,因为声场及混响偏弱的原因,极大程度脱出了人声的本音和中频部分,很有吴青峰的味道。

那么现在现场唐修唱出来的,唱法发生了些许改变,以混声居多,就有了些JJ的感觉了。

或者说,唐修此刻唱起来的感觉,就有点就于两者之间。

这次现场选用的,也是JJ版本的伴奏。

因为现场的话,考虑再三,还是JJ版本的伴奏比较符合情景,现场演奏起来也更为方便,效果更好。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

“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迈出车站,的前一刻。”

“竟有些犹豫.....”

“不禁笑着,近乡情怯,仍无可避免。”

“而长野的天,依旧那么暖。”

“风吹起了从前....”这一句是在场所有的观众跟着一起合唱的。

酒吧吧台那边,老板都看傻了。

起初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个突然找上门来主动寻求演出机会的乐队放在眼里过。

因为他认为的是,都能主动找上门的,能是什么大咖?顶多也就是刚刚起步的小年轻罢了。

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小年轻,好像并不是寻常的那些驻唱乐队?

而听到现场听众们的回应之后,,唐修也轻声喊了一句:“一起唱!”

于是,接下来,所有人都开始跟随着唐修合唱了起来。

《起风了》这首歌,本就是最先开始在函京的广播电台循环播放,才开始火起来的。

要说这首歌真正的首发源地,其实就是在函京,随后才是逐渐朝全国各地辐射。

所以说,大多数最初的听众,就是这一个个函京当中的普通人,普罗大众。

现在唱起这段旋律,就是全场人最好的迎合方式.....

合唱声与唐修的歌声相得益彰。

“从前初始这世间,百般留恋。”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如今走过这世间,万般留恋。”

“翻过岁月不同侧脸。”

很多客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手电筒,摇晃起来。

酒吧的付费祝福屏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青春语录。

十分应景。

唐修深深吸了一口气:“猝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所有人开始在手上打着拍子。

人们已经忘记了喝酒,因为他们此刻正沉浸在音符的海洋之中。

这是属于今晚幸运来到这家酒吧喝酒的客人的,惊喜!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

“也沉溺于其中梦话~”

“不得真假,不做挣扎~”

“不惧笑话~”

“我曾将青春翻涌称她,也曾指尖弹出盛夏~”

“心之所动,且就随远去吧~”

“逆着光行走,任风吹雨打~”

短暂的间奏间,唐修的手很稳的弹奏着和弦。

“短短的路走走停停,也有了,几分的距离~”

“不知抚摸的是故事,还是段心情~”

“也许期待的不过是,与时间为敌~”

“再次见到你,微亮晨光里,笑的很甜蜜~”

唱到这,唐修停顿了一下,露出微微一笑。

下一瞬间,何波波手中的鼓棒潇洒一转,用力一敲落在军鼓上,同时脚下大鼓一踩。

重鼓点军鼓的声音如同信号一般出现。

陈启和一脚踩在效果器之上,手上的电吉他猛然一撩。

余梓茵握品的左手一个滑弦,贝斯发出一阵低沉的嗡鸣。

配合唐修本身十指也骤然落下。

乐曲的伴奏骤然激烈起来。

唐修嘴巴贴近麦克风,深深一口气吸进了丹田之中,头微微侧过,张嘴。

“oh~~~~wo~~~oh~~~~”

激昂的电吉他的声音,加上何波波卖力敲下的一连串鼓点,唐修吟唱了出声。

顿时,现场一片哗然,所有人如同身上过电了一般。

这不是他们听过的那首《起风了》!

现场版,改编了!

而且还有了别的一番风味!

就比如现在唐修的一连串高音吟唱,加上激昂的乐音,让他们瞬间头皮发麻!

余梓茵的贝斯配合何波波的鼓点形成的低频,也一阵又一阵轰炸着人们的感官。

足足二十五秒的吟唱和riff,刷新了人们对于这首歌的认知。

当下一刻,进入下一段的时候,何波波和陈启和的和声开始加入。

配合现场观众们的合唱....

但是,此刻谁也没注意到,电鼓后面的何波波,神色已经越来越不耐了,甚至扭动着电鼓上的旋钮,一边调音一边打,咬的牙都快碎了。

不过他还是忍着没有发泄出来,反而稳的要死,没让正在演出的曲目受到半点影响。

随后他打着打着,就在riff吟唱的阶段,站了起来,因为他打嗨了。

但是他并没有发现,就在他站起来的一刻,在舞台后有一个一直在等候着打下手的酒吧员工,一个男生....

那个男生在看到何波波站起身来之后,认为何波波椅子应该是出问题了,直接跑上去收掉了何波波的椅子。

但是还没等他来得及换,何波波在敲完riff,进入第二段之后,一个不留神,也不知道凳子被撤走了,直接一屁股坐下来。

这一下差点让何波波的鼓棒落到鼓上敲错音。

不过何波波还是稳住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身下空荡荡的地方。

虽然员工很快拿着一张新椅子过来了。

但是何波波一不留神之下,又把调音纽给碰到了。

刚刚调好的鼓皮音色顺间乱掉。

何波波感觉整个人都在颤抖。

状况百出的酒吧,还有不给调音的鼓,加上他们这段时间为了演出而做出的努力。

最后却得到酒吧老板的那样对待。

一切的一切,侵蚀着何波波的心。

其实不仅是何波波的,刚刚在酒吧门外的一幕,直到现在都还扎根在所有人心中,留下了一块疙瘩。

但他们别无他法,只能忍着。

可何波波可是在以前演出的时候就有过前科的暴躁老哥。

在《起风了》最后一个音落下之后,迟迟无法再把音调回来的何波波忍不住了。

他一把把鼓棒扔掉。

“草!尼!玛!”

嘭————

在一声巨大的杂响,还有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眼神当中,何波波站起身来,抄起椅子就是对着面前的鼓一阵狂砸。

“驻唱乐队是吧!你马的驻唱乐队是吧!”

何波波好似魔怔了一般,抄着椅子对着面前的电鼓一通狂砸。

(第五更!!求票求收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