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秋后算账!

这三首作品,均是来自于唐修前世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名字....不是属于一个人的名字,而是属于一个团体的名字。

Queen,皇后乐队,其实正确的含义应当是女王的寓意,女王乐队,前世站在世界之巅的传奇摇滚乐队,以华丽的曲风跟杰出的音乐理解、多元化的风格闻名于世。

而提到这个名字,也是在唐修前世令人十分痛惜、惋惜的存在,痛惜天妒英才,惋惜于巨星陨落。

主唱Freddie Mercury(弗莱迪.墨丘利),这个以水星作为自己名字的男人,曾经惊艳世界十年的男人,最终早早死于病痛,被HIV带走了自己的生命。

当时的艾滋病,刚刚出现在世界上,还算是一个新的疾病,尚无较好医治手段,带走了年纪轻轻的弗莱迪。

但是这是一个直至生命最后一刻,都在用最后一点芳华尽力去唱的男人,尽自己所能给后世留下了更多优秀的作品,可以说,他是带着光环离去的。

甚至说一句夸张到成为梗的话就是,这支乐队的某些歌,在前世,几乎全地球的人都会唱。

比如前世唐修那首从小就开始听过,响彻各大体育场的洗脑旋律。

‘咚咚哒、咚咚哒、We will, we will rock you!’

这段伴随着标志性的简单鼓点,跺脚、拍手,还有律动感十足的标志性歌词,就是来自于他们的作品《We will Rock You》,可谓传遍全球各地大江南北,更紧紧与体育赛事紧紧贴合在了一起。

关于音乐作品的传播,有时候会以碎片化的形式逐层递增,人们并不一定会以完整的形式聆听完这首歌,但是碎片化的部分内容,会在各类途径,被远超于表面数据的受众所接受到....

就比如《We will Rock You》,很多人未必知道queen的名字,也不知道这首歌的名字,但却听过这首歌的旋律,并耳熟能详,但自身并未亲身接触并主动收听过,而是通过碎片化传播知晓了这首乐曲的旋律。

这是一种很有趣的文化传播现象,这支乐队也是为数不多能够达到此现象的乐队。

甚至在前世的地球,有一个流传多国的笑话就是。

你不一定听过披头士的歌,但你一定知道这个乐队。

你不一定知道皇后乐队,但伱一定听过他们的歌。

这次唐修选定用来发表第一张专辑的作品,就全是来自于这个乐队。

其一是出于音乐性的考虑,毫无疑问,在华丽的曲风,以及繁琐的演奏之下,衬托的更多的是乐曲内核的思想还有深度。

其二就是贴合。

这些歌曲,如果以乐队形式的胡,是最贴合他实际情况的作品,然后就是,他觉得,这些歌,唱出了他此时此刻的心路历程,还有内心感受,他想要唱出来,并且将这些作品留给这个世界。

其中,《These Are The Days Of Our Lives》这首歌,发行于前世Freddie Mercury生命的最后时刻,那时候的他,已经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拖着行将就木的病躯,唱完了这首歌。

这首歌的MV,更是他在弥留之际拍摄而出的,用厚厚的妆容,掩盖着自己憔悴的病态,当时拍摄mv之时,他的左眼已经因为感染彻底失明,双腿已经彻底糜烂,整个人瘦得脱相,还有严重的肺部感染炎症。

他就是以这样的姿态,给世界带来了这首作品,其中充斥着对生命的无尽反思,还有对世界的眷恋和不舍。

但是直到最后时刻,他都没有把悲伤的情绪带给任何人。

随后是《Who wants to live foreve》。

这首作品,就是另外一个极端,内里唱的,全都是挣扎,还有绝望当中想要挣脱黑暗,看看那一抹不存在的光的痛苦。

这来自于Freddie Mercury病情已经出现征兆的时期,但是他并没有勇气去医院查看,这首歌,就是他在这样的环境创作出来的,描述的就是他挣扎的心理。

很符合现在的唐修,不是吗?

他挣扎,他想要生,但是却又不得不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种复杂而又迷茫的心境,从他对待队友和余梓茵的态度和状态,就能窥视一二了。

最后,便是《波西米亚狂想曲》,这首皇后乐队的巅峰之作,闻名于世界的代表作品......

直到他去世的三十年后,这首歌依旧能在硕大的体育场,被数万人流着眼泪合唱着。

这是一首很复杂的作品,描述的,是一个人的救赎,一个人一生的心路历程。

开头的Mama, just killed a man,妈妈,我杀了一个人。

这个被杀的人,是他自己,呼喊的妈妈,是内心当中的那一点光。

人只有在最绝望最悲痛,最无助的时候,会不住的呼喊着自己的母亲。

若果说其余两首歌是以平铺直叙的方式唱出了绝望与挣扎,或者留恋,那么波西米亚狂想曲,则是跟故事一样,以六个乐章,六种角度,从侧面缓慢衬托出内核的思想。

当然,这些都不足以解读这首作品,唐修现在的目的,也不是为自己的队友去解析这几首歌曲。

他要做的,是告知他们,接下来,他要归队了。

“你的状态不适合录歌。”余梓茵说道:“不能等第一次化疗的恢复期之后吗?”

“我已经没有时间了。”唐修摇头道:“而且,请你们放心,我很了解我自己的状态,我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的,毕竟,我自己也不想死,我还没有到这种地步。”

唐修笑了起来:“别说话,支持我好吗?”

不论是余梓茵,还是何波波,还有陈启和,都很想要拒绝唐修的提议。

可是等他们看见唐修眼里闪烁出来的光的时候,他们又感觉那句拒绝的话说不出口。

最终还是余梓茵挣扎了许久,深吸一口气:“不行!起码得等到第一阶段的恢复期!这点没得商量!你现在动一下都成问题。”

“趁着这段时间,先好好沉淀一下,我们先把作品的细节全部处理完,然后再进行下一阶段,好吗?”

“.....”

唐修看到了余梓茵眼神当中的哀求,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没有执意于自己的决定:“好吧。”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此刻,余梓茵突然说了一句:“唐修,给我几根你的头发吧。”

“好。”

唐修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将手在自己头上轻微的一摸。

没有任何激烈的动作,也没有任何拉扯,一撮发丝就很自然而然的掉落在了唐修手上。

这也是唐修头上仅剩的最后的头发,场面令人触目惊心。

余梓茵收过发丝,另一只玉手颤抖着捏紧了拳头。

太触目惊心了。

所以,哪怕唐修不追究,也没兴趣追究,她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

人,算是顺利找到了,余梓茵他们也终于了解到了自己一直在追寻的真相。

虽然这个真相很冰凉,刺骨的冰凉。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余梓茵的生活变成了简单的三点一线。

学校上课、病房照顾唐修、回宿舍睡觉。

每一个时刻,余梓茵都在不离不弃的照顾着唐修。

何波波跟陈启和恢复了Moonlight乐队的活动,到处联系着制作场地,还有乐队的相关事宜,不过外界谁也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的含义是什么。

而网络上,真相大白,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也知晓了真正的真相。

但是就在一个星期之后....

微博上出现了一个新的账号,名字为‘唐修’的账号。

很快,这个账号底下出现了黄V的认证,认证词便是。

【音乐人、歌手唐修,Moonlight乐队主唱/队长。】

这就意味着,这个是唐修的官方账号!

唐修,终于出现在微博了!时隔一个多星期,终于是姗姗来迟!

在这个雪融春来,气温和大地逐渐回暖的时节,唐修带着被群众们后知后觉的真相,出现了。

首先,这个账号的第一条动态,并不是与粉丝们说明自己入驻的话语,也不是求关注的话语。

而是一纸公告。

配图的话,这是一张毛发检测的化验单。

一眼下去,所有品类违禁品,尽皆为阴性!全部都是阴性!

结果自然便是,唐修没有接触过任何违禁品!

配图之上,就是寥寥无几的几句话。

【@乐评人汀泰笙//@叶沧//@乐评人张叁//@......我唐修,只是罹患白血病的一名普通患者,特此证明从未触碰过任何不该碰的东西。

但是前些时候,有些人对我的污蔑和造谣,令我很是痛心,我只是一个简单的音乐人,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的所作所为得罪了某些人,要对我如此造谣,如此污蔑和诽谤,我是不会放过追究的机会的,我证明了自己的清白,那么,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首先,文字的内容,先简短叙述了唐修自身的具体情况,随后贴出了化验结果,证明了自身的清白。

随后,在描述之后,话锋一转,唐修从受害者的角度出发,一席话语,直接将无尽的委屈和憋屈给表露了出来,直接站在了弱者的角度。

最后,便是锋芒毕露的,追究责任的说法!

时隔一周多,第二个当事人,终于入场了,并且,还是携带着如此劲爆的消息和回击!

毛发检测化验单!还有罹患白血病确诊通知书!

一瞬间,原本消散下去的热度,瞬间引爆,骤然引起一片哗然!

这次,是真的地震了....

另一头,病房之中,余梓茵拿着手机,操控着认证着唐修身份的账号,并看向一旁熟睡的唐修,越看,美眸中越是满腔怒火:“别急,秋后算账的时候到了......”

(作者新号等级不够,自己书评区都说不了话,有点难受啊。)

(感谢书友打赏:孤灯萧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