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你来啦?

一张触目惊心的照片,在微博当中一片节奏中独树一帜!

该动态迅速引发了广泛的热度。

原本因为几天时间的发酵,事件的热度已经逐渐消散了,微博上的热搜也仅仅挂了一天,毕竟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歌手的节奏,即便是爆火,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唐修这个名字依旧是极其陌生的。

但是这则动态和照片一经发出,就吸引了大量的目光,吸引了一些还在关注此事的用户,然后,一传十,十传百,转发之间,热度持续飙升。

直到一段时间的群体懵逼之后,产生了震动。

因为人们可以想象无数的反转,无数的结果,但是却打死都想不到事情会有这种变化。

舆论,和热度,在迅速回温,动态底下聚拢了一大批的回复。

“卧槽?唐修是癌症病人?”

“我想过很多,但是我从没想过这种情况。”

“虽然事实已经发出,但我反而更加无法接受了....”

“其实也很正常,回头再听一下《起风了》这首歌,原来他能写出这样的一首歌来,并不是偶然,也许这就是他最好的写照,他的人生,真的起风了。”

“丧尽天良汀泰笙!还有叶沧!这下还有什么好说的!?”

“违禁品?就是这样污蔑自己的同行的?”

“汀泰笙!叶沧!滚出来挨打!”

“我的天啊,触目惊心!这是怎么忍心的啊?”

“我现在越来越怀疑这件事是某些人别有用心的想要为自己清扫障碍了。”

“一开始,这件事就不太对劲,可是当时节奏被带的太乱了,清醒的根本就没机会阐述自己的观点,就被冲烂了,哪里还有机会剖析什么。”

“祝愿快点好起来,没想到你居然扛着这么多。”

“对不起,我应该更清醒点的,不应当人云亦云。”

....

这则动态,数个小时之内,直接冲上了热搜,并且,排名比之前几天的负面消息,更加的高,位于热搜榜第八的位置,短短数小时,讨论度及关注度足足数百万之多。

震惊了所有人,包括唐修的粉丝,都有很多迟迟没反应过来。

毕竟,谁能想到事情会以这样的方向和形式发展呢?

包括叶沧一方的很多路人,也就是那些正义感爆棚,被黑料吸引过去加入阵营的用户们,瞬间沉默了。

当然,除了沉默的,还有一些已经反水到了另一个阵营,只是因为真相的披露。

其实很多人一开始都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而已,并不代表他们就是叶沧的粉丝。

微博上反而诡异的安静了下来,但是就仿佛暴风雨般的平静,一切都还在酝酿之中。

只有天石唱片当中的叶阚还有叶沧,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打了个寒颤,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当然,这则消息,对于一些人来说,不亚于敲打在灵魂身上的暴击。

......

此刻,函京音乐学院。

余梓茵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张照片,如遭重击。

她一眼就认出了,这张照片是真实的,因为那个病床上憔悴的身影不论变得多么不堪,她都能认得出来。

看着那不复当年韶华与帅气,余留的只剩病态的憔悴身影,余梓茵如同失去了灵魂一般,眼前一阵恍惚。

结合这一个多近两个月以来,唐修的反常。

明白了,她明白了,她终于明白了!

“你为什么不和我们说出来啊!为什么要选择自己扛啊!我宁愿你是真的变了啊。”

余梓茵终于忍不住眼角的酸楚了,看着那孤独且凄凉的照片,哭了出来。

事实挺难接受的,可是又无法发生改变。

余梓茵强忍着内心的悲伤和难受,颤抖着点开了那个用户的私信页面,打了一行字。

由于手抖的实在厉害,她打了半天,删删改改,才顺利发了出去。

芳草如茵:您好,我是唐修的现实挚友,我能从您这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说完之后,余梓茵从相册里发出了几张照片。

有一张初中时候的合照,唐修扯着她的脸蛋,她揪着唐修的头发拍出的照片。

还有一张,是他们捧着同一束蒲公英鼓起脸庞吹动的照片,这张,代表的的是高中时期。

最后一张,就是她手机界面的那种,唐修入选文艺部管理层的时候,笑的很阳光的那张合照。

三张照片,已经比任何言语证明都有效,堪称雷神之锤。

对面很快就有了回应,发过来一串地址,还有一段诚意十足的致歉。

余梓茵马不停蹄的动身,擦干净了脸上的眼泪,转身离开。

此时,男寝宿舍之中。

“草!”

何波波扔下了手下的平板电脑,头也不回的吼道:“给老子叫车!去医院!”

平板电脑上,只有一则私信页面。

何波波晒出了他与唐修的合照,还有自己的学生证。

只是一个大白(●––●):函京市、DC区、函京协和医院住院部、肿瘤科1205病房02号床。

何波波动作显得很急躁。

“你女朋友怎么办?你们不是约好了吗?”陈启和问道。

“鸽了!”何波波飞快穿上了外套:“老子玩儿摇滚的,爱过不过,不过老子和摇滚过!”

陈启和也脸色阴沉的拿出手机,打开了网约车的界面,二人带着压抑的气氛离开了宿舍。

车上的气氛依旧很压抑,完全没有任何交谈,就连以健谈著称的函京司机,都被这两个人的死鱼脸和魔鬼气场压的不敢说话也不敢搭讪。

今天的路况还算可以,也没有堵车,约摸半个小时之后,网约车停在了医院门口。

密密麻麻的如织人群当中,何波波跟陈启和一人提着一袋补品,脸色阴沉的朝医院内走去。

进入繁忙的,到处都是情绪低沉的病人家属,还有医护推着病危病人的推车不停划过的住院部,二人从电梯中出来,成功进入到了肿瘤科的病房区域。

“找一下1205。”何波波说道。

二人当即焦急的寻找起来。

很快,陈启和找到了相应的病房。

他们火急火燎的推门而入。

下一刻,二人都愣住了。

病房内,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气味,十分刺鼻又难闻,挂在墙上的电视音量极小的播放着电视剧。

一张病床上,半躺着一个年轻的男子,插着鼻管,打着点滴,手上拿着一本笔记本,还有一根钢笔。

年轻男子此刻是清醒的状态,正无力的微笑着,看向病床前站立的一个女孩儿。

“你来啦?”唐修说道:“你最终还是来了,对不起,我现在没有力气起来。”

那女孩儿亭亭玉立的站在病床旁边,身穿简洁洁白的大衣,三千青丝如瀑般柔顺,俏脸五官绝美,可是此刻却泛着泪光,看着病床上的男子不住的抽泣着,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唐修无力的看着面前抽泣的余梓茵,虚弱的说道:“别哭了,再哭可就不好看了。”

唐修没有询问她是怎么知道的,也没有问她是怎么来的。

交换一下眼神,就已经知道彼此的想法。

余梓茵剧烈的抽泣着,整个娇躯都在颤抖:“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啊。”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现在才知道。”

“笑一笑,不要哭了,你看,我都没哭。”唐修无力的转动了一下身体,将手中的笔记本还有钢笔,放到了病床旁边的柜子上,颤颤巍巍的递过了一盘苹果:“给你。”

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会有很多话要说。

只有一旁的笔记本,安静的记录着半张乐谱,还有一串标题。

《Bohemian Rhapsody》....

下面,是一句主动机。

Mama, just killed a man.....

这些,都静静的躺在笔记本上,见证着两个终于凝视的人。

站在病房门口的何波波还有陈启和没有说话,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秒懂。

下一刻,他们悄无声息的,默默关上了病房的门,来到走廊的椅子上坐着,静静等待。

(不狠狠压一下怎么对得起这首歌,一切都是为了新歌铺垫,高潮,马上来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