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唐修患癌?(4000字)

原本,在微博之上,唐修一方的粉丝已经被压的没有多少生存空间了,毕竟热搜连占四个位置,即便都是十名往后的热搜,可那也是热搜啊!

更何况本人都下场了!

多番不利因素之下,唐修一方根本没有新生血液的补给,反而是叶沧还有汀泰笙一方,每时每刻都有从热搜开始了解事件,随后源源不断加入进来的新人。

唐修的粉丝和那些看不过去的路人粉们被打的很惨,基本很快就会有人扛不住放弃对线。

只有几道颇为倔强的身影一直都在坚持着。

其中一个,是一位ID为【芳草如茵】的用户,从节奏最初蔓延的时候,就一直在罗列各种证据和道理,来和数不胜数的黑粉们对线。

哪怕被骂的再惨,这个用户都还在持续战斗中,也算唐修一方为数不多从头对线到尾的用户了。

一些唐修的粉丝也跟看到了带头人一样,不少都跟在这个用户后面艰难的开战。

不过,除了理智的对线党,也有一些彻底火力全开的喷子党,抱着用魔法打败魔法的态度,用比对面还恶毒的谩骂,来反击着。

其中两个个用户,ID为【波子汽水】还有【住在函音的企鹅】。

这两个,可就比讲道理的【芳草如茵】猛多了,因为这两个根本就不讲道理。

这是两个对线起来嘴臭的出奇的用户,这三个人,成为了本次唐修一方反击的三个带头大将,身后有无数路人和粉丝跟着。

此时,在函京音乐学院的某男寝当中,两道键盘声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

何波波蹲在电竞椅上,咬着香烟,暴躁的表情显露无疑,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操控着键盘。

电脑界面上,并不是什么需要极高手速的高操作游戏,而是微博界面。

上面有一个ID,叫做【波子汽水】。

随着何波波的手速迸发,一条条回复出现在界面上。

“没证据你说你马呢,快闭嘴吧!”

“我出点钱让你们请个乐队好不好?帮伱们的母亲好好的送下灵,好愉悦送走,顺利出殡。”

“你们知不知道造谣是犯法的?啊?是不是想进去和签儿哥一起♂♂啊?”

虽说是用魔法打败魔法,但是这些都已经是还能入眼的话语了,其他的,已经魔到一定境界了,放上来过不了审。

陈启和那边,同样也是如此,整个宿舍昏暗的环境内烟雾缭绕,只有他们两个的键盘声响彻不绝。

“一群SB!”陈启和顶不住压力了,放下了还在抽抽的手,活动着自己的手腕,通过眼神可以看出,他累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怎么办吧?”陈启和无奈的看向了何波波。

何波波沉默,因为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网络上对于唐修的骂声遍地都是,眼看着颓势根本就不是他们能止得住的,因为对方本人都下场了,唐修和对方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选手。

这怎么打?

沉默持续了很久,何波波也心累的放下了键盘,任凭密密麻麻的恶毒回复出现在屏幕上。

这时候,陈启和突然开口说了一句:“你有没有觉得对面的一些账号很奇怪?”

“你想说像水军是吗?”何波波回答道:“一开始肯定是像的,全都是注册没多久的小号,可是你看持续到现在,还像吗?”

二人都是沉默了下来。

对啊,直到现在,已经不像了,因为热搜的加持,和节奏的发酵,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高等级用户加入进来了。

“唐修那逼到底在干嘛,好歹出来说句话啊!”陈启和有些无奈的说道。

“哼,人现在是大明星了。”何波波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被冲这么一两次而已,还能影响人家挣W的吗?”

不过,虽然很阴阳怪气,就他们的所作所为,和嘴上说的话,怎么看起来怎么不对调。

总结来说就是,对唐修的嘴很硬,对线起来,手很诚实。

心累的沉默了很久。

不过就在他们看不见希望,连他们都打算放弃的时候。

叮叮——

他们的微博界面剧烈的响了起来。

这让他们投过了眼神,看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瞬间,就让他们瞳孔一缩。

他们视线当中,出现了一个账号,一个蓝V的机构账号。

网抑云音乐的微博首页,挂上了一条新动态。

网抑云音乐:

【公告】根据近期网传质疑音乐人唐修数据疑似造假一事,我平台给予高度重视,秉持对于虚假数据的零容忍,我平台特加急让公司数据监管部门进行调查。

以下为《起风了》单曲数据具体来源溯源,以及详细播放量线条分析。

【....点击查看图片....】

如图所示,《起风了》单曲数据不属造假,皆为真实,我平台特发布此公告进行澄清,对于数据造假一事,我平台始终贯彻零容忍、不姑息的准则。

一篇带着数据配图的公告,直接横穿进了战场。

这让原本硝烟弥漫的舆论战场,顿时整个停滞了片刻,因为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不过很快,何波波跟陈启和就成为了无数支持唐修的粉丝们的倒影,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一般,再度操起了键盘。

视角重新回到网络之上。

始料未及!真正的始料未及!

谁也没想到,网抑云音乐的官方在这一时刻带着一张公告闯进了战场,并且直接就争议点的其中一个给出了绝对答案!

数据是真实的!

反转!谁都没有想到的反转!

这一刻的唐修一方的粉丝们,仿佛看到了黎明一般,迎来了第一波大反击。

“出来!你们不是言之凿凿的说,数据是造假的吗?现在公告都发出来了,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汀泰笙出来挨打!”

“数据是真实的,也就是说,《起风了》能够登上排行榜第一的位置,也是实至名归的,如果叶沧的《与你一起看海》真的可以,那为什么登顶的不是他?直到现在都还没反超《起风了》,这闭着眼睛夸,你们真的不丧良心吗?”

“数据是真实的,再结合一下汀泰笙的资料显示,他是天石唱片旗下签约的乐评人,加上叶沧也是天石唱片这一个季度的甲级合约的获得者,我是不是有理由怀疑,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内幕在里面?”

“对啊,这舆论本来一开始就很奇怪!”

“是天石看自家旗下辛苦推广的新歌,被一个没有背景的独立音乐人挤下去了,急了吧?”

当然,网民们也不是机器人,很多人都没那么好糊弄,于是,后知后觉之下,有那么一批人,反应过来了,好像哪里有地方不太对劲。

形式,反转过来了。

唐修的数据是真实的!

一大论点,此刻被彻底推翻,造成了一些反噬。

一部分从热搜跟进来,义愤填膺的路人沉默了。

本来很多人本就是看到热搜的黑料之下,正义感爆棚跟的团,并不能算真正意义上叶沧的粉丝,这一刻迎来了反转,他们自然会选择沉默。

不过对面的反应还是很快,汀泰笙的微博更新了新动态,承认了自己对于数据分析一事的确有失偏颇,但是,问题又来了。

第二个论点,怎么说?

汀泰笙又提出了自己对于第二个论点的怀疑。

对啊....这个国家之中,某些东西是绝对的高压线,倘若唐修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话,那么他就算是刚出道,就废了。

现在顶多只能够证明,唐修的数据起码是真的,而不是刷的。

可是第二个论点,已经足够按死唐修了。

包括现在网络上的舆论,其实节奏酝酿到现在,已经对唐修情况很不利了。

即便他后续再证明什么,只要无法引起更大的舆论,让更多人看到,他一样会受到此次事件的影响,不论是公众印象,还是名气,都会大幅度下降。

这对以后唐修的前程来说,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可是,更大的舆论,又岂能是如此简单就能引起的?

网抑总部,总监办公室当中,林虎也幽幽叹了口气。

他们能做的,能帮的,就只有这么多了,接下来发生什么,他们也无能为力。

可以说,天石唱片这一波,明摆着就是要把唐修搞废,搞残的心思,现在的形式对于唐修来说,基本就是一片死局。

微博之上,叶沧的粉丝们很快收拢战线,将论点集中转移到了唐修毛发检测一事上。

唐修的粉丝虽然争得了一片红海,但也不过是有了和对面对线的资格罢了。

随着网抑云音乐的官方发出澄清公告之后,过了三天时间。

三天,事件的热度已经开始下降了,但是唐修口碑和粉丝下降的趋势却依旧还在继续。

对线也还在继续,不过新的进展一直都没有。

不过就在这种颓势当中,一个很普通的微博用户,发布了一则消息。

那是很简单的一条消息,带上了所有本次事件的tag。

这个微博用户,很显然是一个私人号,粉粉的动漫头像预示了这是个妹子,除此之外,首页全都是一些个人生活的分享,通过绝大多数照片的背景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医疗工作者。

她的动态很简单。

只是一个大白(●––●):“这一周之内,我都在关注着网上的消息,其实心里挺堵得慌的,因为我也是唐修的粉丝,通过一首歌喜欢上了一个歌手,我会想说,这首歌给了我很大的力量。

但是网上的很多舆论,看得我心挺堵的,思来想去,我做了很多的心理斗争,我知道接下来,我的所作所为是不道德的,也不符合一个医疗工作者的第一守则,但我真的看不过去了,我无法抑制住自己不忿的心还是决定把这张照片发出来。

很多人都在感到奇怪,为什么唐修迟迟不出来自证证明什么,我来替他回答,因为他根本就无法证明,唐修现在正处于刚刚化疗完的状态,极度虚弱,对于外界任何争论和节奏都无从知晓!

唐修为什么状态不对,为什么这么颓然,我来给大家一个答案!唐修不是使用违禁品!他没有做不该做的事!他只是一个病人罢了!你们不能去伤害一个罹患癌症的病人!把脏水泼到他头上!

我考虑了很久最终决定将真相披露出来,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医疗工作者,我是一个不道德的人,但我依旧要这么做。”

以下,是一张很简单的图片。

照片中,是一间病房,病床上躺着一个年轻男子,正闭着眼睛,插着鼻管,手上的点滴连接着触目惊心的化疗药物,他头顶上的头发已经掉落的七七八八了,只剩下零星的几根长长的发丝,预示着这个年轻男人此前应当是长发。

甚至就连眉毛,都已经掉落了一半。

看起来并不好看,只有病态和憔悴浮现在这个年轻的男人身上。

(本章4000字大章,等下还有一更,求票!!)

(感谢书友打赏:孤灯萧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