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房中琴音

“大调乐曲先转至属大调,以后再转向其他近关系调;小调乐曲先转至属小调或平行大调,以后再转向其他近关系调......”

第二日的上午,函京音乐学院音乐表演系的专业课之上。

慈祥的老教授正在讲台上详细的讲解着知识点,并坐于钢琴前,时不时示范一下。

“譬如我们现在演示的这一段,就是属于典型的复调音乐,它的特点就是,和弦结构只有大、小三和弦原位、第一转位与减三和弦第一转位....”

所有同学都在底下认真的做着笔记,而后跟随老教授进行练唱。

坐在后排位置的余梓茵趁着做笔记的余光,还是孜孜不倦的扫视着教室。

但是令她失望的是,她还是没有看到自己想找的那个人。

一直到下课,老教授将余梓茵单独留了下来。

“怎么了,陈教授?”余梓茵收拾好东西,微笑了一下,努力表现出一副正常的模样。

“没什么,余同学,我想问一下,你最近有没有看到唐修同学,知不知道他最近的情况怎么样?”

余梓茵沉默了一下:“......”

她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唉。”

老教授叹了口气,说道:“作为同学,你也可以去开导开导他,有什么事可以和我们老师同学都说一下,有困难大家都会帮助他共同度过的,不要整天把自己窝着什么都不说,你回去告诉他,请假额度是有限的。”

“好的,我会的。”余梓茵轻轻点头答应道。

走出教室,她拿出了手机,打开屏幕,调出简信的界面(类似微信),点击进了第一个聊天框当中。

聊天界面是一张大大的照片,上面是一个笑起来很阳光的男孩,一头短发十分干练,面容俊秀,甚至眼眶之下还有大大的卧蚕,配合笑容,有种六月清晨的感觉。

备注只有两个字。

【唐修】

余梓茵编辑了很久,删了又打,打了又删,最终想到昨晚上的那句话,还是什么都没有发出来,沉默的关上了手机,放回包里。

......

而在另一边。

唐修半躺在床上,枕头旁边散落着两个小药瓶,他正捧着手机,与医生交流着。

医生:“你的病情已经不允许再拖下去了,你要考虑清楚,只有接受治疗才能看见预后,虽然目前骨髓配型还有一段路要走,可是你如果不接受治疗,那么后果很快就会演变成难以想象的境地。”

“治疗费用的话,现在的环境和条件都那么好,有医保的情况下,其实负担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大的,你也要以积极的态度去面对才行。”

唐修:“好的,我这边会想办法的....”

唐修的回复很简单,也很无力。

道理他都懂,也知道有医保和福利的兜底,他的负担会小很多。

可是问题就在于,他的情况很特殊,就算负担小很多,那也不是他能够负担的起的。

他要是有家还好,可是.....他的情况,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没有人可以依靠。

他这次是主动与医生取得联系进行询问的,因为他不是前身,好不容易活过来了一次,他还是想要去追寻一下生的希望,因为心态再崩下去,他怀疑他也要顶不住先自己自我了断了。

前身就是被庞大的治疗费用给压的喘不过气,索性选择了放弃。

但是一番询问,唐修也体会到了那种万般无奈的感觉。

这依旧不是他能够负担的起的....

唐修结束了对病情的咨询,发呆了好一会儿,心绪万千,感觉浑身上下慌的有数万只蚂蚁在爬,一片不得安宁。

他不直觉间打开了另一个聊天框。

【余梓茵】

他没有发出什么消息,而是脑海中不断回想着昨天晚上的一幕。

突然间,他看到聊天界面上的备注字体变了一下。

【对方正在输入中.....】

唐修愣住了。

不过等了好长一段时间,对面还是什么都没有发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唐修心中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他苦笑了一下,也没有发什么过去,而是关掉了手机,开始自己的发呆历程。

难道,真的要在平静中迎来自己的又一次死亡吗?

虽然很不甘心,很不想,很怕真的迎来死亡,但是如果真的没有办法,那也只能这样了。

所以,他什么都不表达,保持沉默,或许还是最好的选择。

“从前初识这时间,万般留恋,看过岁月,不同侧脸,猝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不知不觉间,或许是受到了心情的影响吧,唐修轻轻的哼起了歌。

一首来自于他前世的歌,或许也是境遇的原因,他想起了这首歌。

不得不说,得益于前身的条件,还有专业素养,再加上唐修自己前世的积累,他的嗓音条件确实很好,哪怕已经病入膏肓,拖着病体,歌声依旧清澈动人,混声唱出浑然天成。

只不过因为虚弱还有不认真的原因,气息还是无可避免的稍显不足,能听出一些气短的感觉。

他就感觉,这首歌很适合自己现在的情况。

他的人生,真的起风了.....

等等....

《起风了》......

歌......

前世的歌......

突然一阵风随着敞开的窗吹入了房中,轻轻吹到唐修的脸上,窗帘也随之舞动,撩拨了一下唐修的面庞,唐修愣住了。

他好似明白了些什么,深吸一口气,尽力撑起了身体,一步一顿的拖着身体,轻轻咳动着来到了房间的另一侧。

那里,摆放着一架钢琴,这是租来的钢琴,租期还剩下半年,钢琴上摆放着一副相框,里面存放的是唐修曾经的画面,那时候的他,还是短发,阳光的对着镜头笑着,眼有卧蚕,面容俊秀,一袭白衬衫更是衬托的他如同六月底的阳光一样很灿烂。

与现在阴郁颓废的形象天差地别。

唐修扶着椅子,慢慢坐在了钢琴前,又咳了咳,随后深吸一口气,努力压制住难受的感觉,闭上了眼镜。

他修长的手指放在了位于中央位置的白键上。

一级和弦.....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

五级和弦.....

“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降七级大三和弦。

“迈出车站的前一刻,竟有些犹豫.....”

妙曼的钢琴音,以及唐修温柔清亮的歌声,在出租屋内响起。

“不禁笑着近乡情怯,仍无可避免....”

“而长野的天,依旧那么暖,风吹起了从前.....”

从前初识这世间

万般流连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如今走过这世间

万般流连

翻过岁月不同侧脸

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

也沉溺于其中梦话

不得真假,不做挣扎,不惧笑话

随着歌声的响动,唐修的记忆中开始无限交织着过往的时光。

他在钢琴比赛上得奖的记忆,他当选文艺部副主席,朝气蓬勃的记忆,他笑着让余梓茵拍出钢琴上那张照片的记忆。

他和舍友们组的乐队第一次演出的记忆。

当然,还有他前世的那些同样很快乐的记忆。

生命很美好,所有人都应当如绽放的花,活的绚烂,唐修也不例外。

他也不想自己的花期还没结束,就随着秋天慢慢凋零。

就如同那句歌词。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他与前身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有两世的积累和条件。

前身更专业的知识,和他前世的见闻,二者相得益彰,让他看见了一丝活下来的希望。

他此刻就如同被这首歌激励了一般,他不想死,不想走!

他还能再挣扎一下。

他要赚钱来让自己活下去!

这首突然就想起来的歌,就如同打开了唐修心中新世界的大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