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她要追寻到他的真相!

病房当中沉默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

最后,还是周雪把心态稳定下来,深吸一口气,拿出了报告,让唐修签字,才是说道:“现在要给您做穿刺,麻烦在单子上签上名字。”

“好的。”唐修微笑着点头,接过了单子和笔,写下了自己的大名。

随后,护士周雪从推车上拿出了一个特制的针头。

骨髓穿刺的针筒看起来很大,针头也很长,看起来绝对让人感到一阵触目惊心。

毕竟这是用针头活生生的刺进骨髓内,把骨髓抽出来,这是很痛苦的一个操作。

很快,一切设备准备完毕,周雪拿出另一个针筒走了过来。

这是麻醉药的针筒,骨髓穿刺前,会做局部麻醉,用来缓解疼痛的发生。

唐修侧躺在病床上,周雪将他的病号服下摆掀了起来,用棉签涂抹药液进行消毒,随后,将麻药针刺进,缓缓推入。

过了片刻,周雪换过骨髓针,刺进了唐修的身体之中。

随后,抽出....

少量的骨髓出现在针管内。

“哼....”

唐修哼唧了出声,身体轻微颤抖。

一切完成之后,周雪神色哀伤,推着推车,走出了病房,接下来,这些就会被送到检验科去进行检查。

病房内只剩下躺在床上的唐修,侧躺着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急促的呼吸着。

......

函京音乐学院,音乐表演三班。

随着老教授的一声‘下课’,学生们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有序的离开了阶梯教室。

今天的三班同学们,一边走着,倒是一边三五成群的讨论起了一个名字。

“诶你们知道吗?我们班有人火了!”

“知道啊,唐修嘛,他小子可以啊,不声不响的写了首火爆全网的大热单,现在都成大明星了吧?他居然成为我们班第一个火的人了。”

“如果是唐修的话,其实也实至名归,谁让人家是我们学校的文艺部副主席呢?”

...

这些讨论声,同样让陈启和、何波波、余梓茵等人听了个一清二楚。

不过现在的陈启和还有何波波走在一起,而余梓茵则是孤身一人,很明显他们之间隔了一条无形的分界线。

很明显,矛盾还没有化解,现在这一个小团体,已经处于分崩离析的过程。

这让余梓茵很迷茫,迷茫的同时,又很失落。

一个同学看到了陈启和跟何波波,连忙走上前问道:“诶,何波波,企鹅,你们和唐修不是一个乐队的吗?我能不能和你们了解一点情况啊?”

这让脸色本就不好看的何波波还有陈启和更是面色一沉。

何波波身为鼓手,本就是脾气最暴躁的一个,作为原moonlight乐队的炸药包,最大的特点就是动不动就爆炸,一动就爆炸,去一些酒吧和live house的演出过程中,与主办方起争执的也多半是他。

甚至在现场砸过几次设备,赔了人家不少钱....当然,是他自己出钱赔的。

而现在这个同学问出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一下子就把炸药包点炸了。

“走开!什么都不知道!无可奉告!”

陈启和也拍了拍那个同学的肩膀:“过两天再找你一起上网,情况有点复杂,别炸他了。”

那个同学楞在原地眨了眨眼睛。

这什么情况啊?

搞不懂。

何波波跟陈启和消失在了楼梯之中。

余梓茵单独走在欢声笑语当中,心绪万千。

身为一个女生,这时候的她真的内心很不好受。

其实她挺想就现在哭出来的,但是她不能这样做。

唐修....想到这个名字,余梓茵就一阵无力感,毫无疑问,她在以前能够自诩,她是最了解唐修的人,没有之一!

因为他们两个人从初中就认识了,从最开始的互相看不过眼,到最后的无话不谈。

这段路一直从初中走到了现在,唐修没钱的时候,她会拿出自己所有的生活费接济他,她被欺负的时候,唐修气冲冲的去找想要追求她,并给她写情书的混混打架,然后被打的鼻青脸肿的。

唐修就这样天天去找人家打架,就算打不过,也连着打了大半个月,余梓茵拉都拉不住,连续大半个月天天披伤挂彩,最后打的混混都怕了,见到唐修就腿发抖,连忙发誓再也不给余梓茵写情书了,换一个人喜欢。

那时候唐修的学习成绩很不好,因为家庭的影响,唐修会在课余去打工赚学费,这无法避免的影响到了唐修的成绩。

是余梓茵不厌其烦,一遍遍的为唐修抄的笔记,给他补课。

余梓茵高中三年的早餐,全是唐修自己做的。

二人约定好了,要一起上函京音乐学院,这是唐修梦想中的学府,他做梦都想上函音。

本身对音乐没什么兴趣的余梓茵,用大量的精力去准备艺考,学习了音乐这个专业,还学了贝斯。

因为同时期的唐修和她说过,他想组乐队,看看能不能成为一个摇滚巨星。

当时他们的学校里没人愿意弹贝斯,因为这种乐器注定了只是一个陪衬,没有人愿意当人家的绿叶。

于是余梓茵笑着开玩笑说,她来当唐修的绿叶,跑去学了无人问津的贝斯。

贝斯的弦很硬,和拨钢筋一样,余梓茵为了赶上唐修组的第一个乐队,拼命的练习,把一双白嫩修长的玉手练的发红起水泡,时刻都有创可贴贴在上面。

虽然第一个乐队最终还是无疾而终,可是她和唐修的约定达成了,二人你拉一把,我拉一把,共同钻研学习,如愿以偿全部考入了函京音乐学院。

唐修选择了音乐表演系,余梓茵也跟着选择了同一个专业,就这样,自初中,高中之后,他们第三次在同一个班级里顺利会师。

余梓茵还记得,当时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唐修和她开过一个玩笑。

“要是后面我们都没人要,不如一起搭伙过日子算了,我勉为其难把你娶了。”

当时余梓茵的回答就玩笑般的回答:“宁不配!”

“除非你准备好戒指,跪下来求我,那我兴许考虑一下,可能勉为其难就答应你了。”

唐修不屑:“你就这样和你爸爸说话的!”

“滚滚滚!你才是我的好大儿!”说完一下狠捏就落到了唐修腰间。

明明这一切都才过去没多久,在余梓茵眼里就跟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

可是为什么,一切都变了呢?

那个开朗阳光,不着调的男生,成了现在这个模样,阴沉、忧郁、不修边幅。

他们突然之间失去了所有的联系,余梓茵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逃避。

这让余梓茵难过的同时,也在一遍遍的问着自己,为什么?

她一直都不相信是唐修变了,因为她对他很有信心,她很了解他!

“唐修是不可能变成这样的。”余梓茵还简信着这个想法。

她对于自己心中了解的那个男生,很自信,这是一种偏执的,盲目的自信,没有理由的那种。

她一心的认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内情,哪怕何波波跟陈启和已经放弃了,她也觉得不该放弃。

要说女人的直觉,向来都是很可怕的东西。

这一刻的余梓茵,收起了心中的伤心难过,因为她想通了。

他不说,那好,她自己去挖掘,去追寻!

她要追寻到他的真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