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解散

函京音乐学院,此时正好处于午休时间,在学生三三两两点外卖、去食堂的时候,在学校一贯的传统中,会进行广播。

这是很多高校都会有的传统,意图也是为了陶冶学生的情操,还有加深学生的素养等期望,平时一般都是由相关社团进行负责,栏目五花八门。

今日的栏目,则恰好是音乐鉴赏。

“今天吃啥啊?”

刚从乐队排练室走出来的何波波与余梓茵一行人,背着各自的琴包,有些百无聊赖的站在食堂的各个窗口前。

“随便。”余梓茵面无表情,摇头道。

“我再给那小子打个电话。”陈启和拿出手机,搜出了唐修的电话号码,点击拨打过去。

“还打什么,你都明知道结果的。”何波波撇了下嘴。

果然,下一秒,手机里传出的是一阵提示用户已关机的忙音。

“唉。”陈启和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好:“他奶奶的,他人不在,我们乐队连活都没了,还排练个什么劲啊?还玩儿什么啊?趁早散了吧。”

要是平常,如果有人说出这句话,那么面对的无疑是三个人的毒打,可是现在,在陈启和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却引起了一阵沉默。

“先去吃饭吧。”余梓茵打破了沉默,朝着其中一个买盖饭的窗口走去。

何波波和陈启和也默默跟上,大家脸色都不好看,都不说话。

当然,食堂内的学生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自己的事情,广播无非也就是背景音罢了,此时的广播这种,播放的歌曲能听得出是一首流行音乐,是一位男歌手唱的。

一些学生们也开始闲聊起来。

“这首歌不错的,是最近的新歌,叶沧写的,《与你一起看海》,我觉得是不错的作品。”

“写的确实可以,加上唱的也不错,这下应该火了吧?”

“真羡慕人家啊,我要是有一天也能有这种程度,能这么火,我也知足了。”

“广播站还是有点眼光的。”

“一般般吧,我总觉得还是差了点意思,你们不觉得旋律部分和构造部分有点过于简单了吗?虽然有一定的独创性,但是总体的结构还是有些口水。”

“伱说的是没错的,可是以现在的华语乐坛整体水平来看,已经够可以了,还要啥自行车啊?算是近期比较优秀的作品了吧?”

“至少在我看来,今年的风尚新人盛典,得主叶沧应该是无疑了,这个要是被他拿到了,好家伙,又出来一个内娱小天王。”

“那倒是未必哦,我这最近就刚发现一个宝藏歌手,作品比叶沧优秀太多了,风尚未必轮得到他。”

“你说的该不会是....”

“对啊,现在网上都快炸了。”

“哦?谁?”

“原谅我村里最近才通网,都没怎么关注网上的事情,谁能给我科普一下发生了什么?”

各大排队的学生、捧着餐盘的学生、在座位上一边吃一边看手机聊天的学生,总之,大家的交谈都交织在了一块,一幅平和朝气的校园青春景象。

背着琴包的余梓茵、何波波、陈启和三人,也拿到了自己的午饭,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但是他们倒是没有闲聊,因为谁都没有这份心情,何波波跟陈启和一个在看B站的视频,另一个在和自己的女朋友你侬我侬,只有余梓茵,在静静的看着手机发呆。

很快,广播当中的歌曲播放完毕,进入了下一曲。

起初余梓茵三人是没有人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上面的,毕竟各自都有自己的心事,故此,虽然歌曲的钢琴旋律很抓耳,也没能吸引他们的耳朵。

但是直到一阵男歌手悠扬清澈、透亮的乐音,随着旋律响起的时候,他们手中的动作顿时停下了。

尤其是余梓茵,呆呆的楞在原地。

何波波和陈启和则是一幅见了鬼的表情,但是眼神中还是有怀疑的神色,二人对视了一眼,便以眼神交流着。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

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迈出车站的前一刻。

竟有些犹豫。

不禁笑着近乡情怯,仍无可避免。

而长野的天,依旧那么暖,风吹起了从前.....

从前初识这世间,万般流连。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如今走过这世间,万般流连。

翻过岁月不同侧脸。

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食堂弥漫在一阵全新的旋律当中,整个食堂都围绕着清澈透亮的歌声,也让得刚刚还热火朝天的交谈声少了很多。

但是随着歌曲的进行,学生们还是回复了交流。

“这首歌,好特别哦....”

“完全没听过,但是,为什么会有这种旋律?”

“这歌手的声音好好听。”

“我就知道肯定会有!我就知道的!你们看,我说的来了,和这个一比,你们知道为什么我说叶沧这次悬了吧?”

“虽然和弦走向非常平和,但是旋律设计和和声走向却非常出彩啊,我的天,这旋律抓耳的程度,配上歌词,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是谁的歌啊?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过这种宝藏歌曲?”

能在音乐学院就读的,大家本就是喜好音乐之人,更是拥有极度敏感的音乐敏感度,也有极高的鉴赏水平。

故此,真正的好作品一经出现,就能被这里的人一下就听出个七七八八来,好的,不好的,都逃不过他们的耳朵。

当然,也有一些人以‘我早有意料’,或者‘我早就知道’的表情,和自己的小伙伴们安利着。

不止一个人打开了自己手机里的音乐平台APP,摇了起来。

但是,不同于其他人,在角落当中的位置,有三个人则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其中,陈启和则是与何波波彼此对视着,一幅见了鬼的神色。

“你懂我的意思吧?”陈启和说道。

“我懂....”何波波呆呆道:“捡到鬼了,这TM什么情况?”

“肯定是他!”陈启和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们玩儿了四年乐队了,他的声音就算化成灰了,我都能认得出来,更别说我们只是兄弟,是队友,这里还有一个.....”

说到这,陈启和跟何波波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旁边沉默的余梓茵。

此刻,余梓茵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网抑云音乐APP,随后,点开摇一摇搜歌的功能,甩了一下手。

数秒之后,结果出来,她愣了一下。

最终,她还是把手机摆在了桌子上。

手机中的界面,是搜索出来的结果,但是单曲封面,是一张黑白色调的人像照。

那是一个男青年,凌乱的长发,拉碴的络腮胡,忧郁深邃的眼眸.....

歌名只有三个字,叫做《起风了》。

但是歌手一栏标注的名字,足以让他们破防。

【唐修】

两个大大的汉字刺激着他们的神经。

这段时间,不止是余梓茵,包括何波波和陈启和,都在努力联系着唐修。

日以继夜的通话,加上约好的一起去参与选拔,让乐队焕发新生命。

可是就在大家都在关心着某个人,甚至心系他为何能爽约大家等了数年的机会的时候,看到了这种场景。

这对于任何一个人的打击,都是非常大的。

“亏我还以为他是有什么难处。”何波波自嘲的笑了笑。

现在好像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虽然很不想承认,可是现在真的不让他们不去乱想。

“啧啧,你看,多帅啊,以万计数的评论。”

“这乐队再玩儿下去也没有必要了。”陈启和默默说道:“我们也别影响人家的前程了,就这样了吧,散了吧,散了挺好。”

“先别急,我觉得还是可以再等一....”余梓茵连忙站了起来,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下一刻,何波波的声音便打断了她的话语。

“等等等,等什么?还等啥呢?你别傻了!”何波波吼了出来:“他要是把我们当回事,他会什么都不说,一声不吭的就这样吗?这是一个乐队队长做出的事儿吗?当初玩儿乐队是他提出的,但是他呢?到头来成了背叛的那一个。”

“我们不是不让他单飞,想单飞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是他的做法太过分了,我就当他真的是有苦衷好了,可是余梓茵,你要明白,我们这个月以来为了他担心了多久,我女朋友都特么怀疑我的性取向了,说我对唐修的关心都多过她!没意思,散了吧!”

陈启和:“Moonlight乐队,因队长兼主唱兼键盘手离队,就此解散!定论!”

争吵的声音吸引了不少学生的目光。

何波波以及陈启和的身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食堂。

只剩下余梓茵一人,在广播的悠扬歌声当中,原地默默抹着眼泪。

叮咚~

下一刻,她的手机传来一声提示音。

【群聊‘函音特别有种部队(moonlight乐队集中营)’已解散。】

直到这一刻,余梓茵终于抵不住了,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抽泣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