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起风了

(认真看简介再确定要不要看这本书,我会写很多很现实的东西,直接写现实的娱乐圈,受不了的抓紧走,毒翻概不负责。)

夜晚时刻,华灯初上,晚九点,此刻正值夜生活开启的时候——

按理来说,这应当也是人们处在一天当中最放松的时候,毕竟,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可以开始舒展疲惫,用来追求为数不多的舒适。

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却并不是如此。

此刻,大学城,函京音乐学院旁,一间占地面积不大的出租屋内。

房间昏暗,灯是关着的,气氛十分压抑。

房间当中的陈设非常简单,一床,一桌,一衣柜,还有一架钢琴,一把吉他,满地揉成团写满字迹的纸.....

一位长相俊秀却骨瘦如柴,浑身上下透露出浓重病态的青年半躺在床上,他留着油腻不堪的长发,看上去已经很久都没有洗过了,一脸未经打理的络腮胡胡子拉碴,野蛮生长,让原本俊秀出彩的面庞被掩盖了大半,不过也因此多了几分忧郁文艺的气质。

青年穿着洗的快掉色了的T恤,下身是一条短裤,他此刻正呆呆的抬头看着天花板那没开的灯泡,静静的发呆。

一切看起来好像都很正常,和记忆当中的别无二致。

但是他也清楚,这已经不再是他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地球了。

“函京音乐学院,音乐表演系大三学生,唐修。”

这是青年此时此刻的身份,一个全新的身份,和一个全新的自己。

没错,这个忧郁的青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穿越者,继承了原主人的一切,包括爆表的颜值这个难得的特点。

可是此刻的唐修却是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要把自己作践成这个样子,颜值不用可以给有需要的人。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也不想这样。

前面也说了,唐修身为一个穿越者,穿越过来,自然是继承了原主人的一切,其中除了好的,自然也包括了不好的,他现在,心态已经崩的差不多了。

“唉.....”唐修孤独的半躺在床上,默默叹了口气,再度扫描了一下两世为人的记忆。

根据一贯的准则来讲,果然,唐修穿越到了一个平行世界,虽然看起来表面上与前世的地球好似大同小异,但是在文化和历史的沿革轨迹来讲,却是丝毫不同。

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都不是前世的走向,例如现在,他所处的地方,叫做函夏国,位于东方的一个国度,不论是文化还是语言,都类似于前世的祖国,也是属于世界超级大国之一,这颗星球牌桌上具有一席之地的选手。

而唐修所在的地方,就是函夏的都城,函京,一个国际大都市。

“若是正常来说,重活一世,这无疑是很美妙的一生。”

唐修对此是这么评价的。

因为唐修前世也是一个狂热的音乐爱好者,本身的水平也不差,但奈何最终并没有走上这条道路。

可是重活一世,自己有了那么好的资源和条件,甚至本就是科班出身,自己更是完美的继承了这一切。

可是,问题就在于,他得了癌症...

他得了白血病.....

毫无疑问,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恶性疾病,被称之为血癌。

没错,一穿越过来,唐修还没来得及享受自己的新人生,就已经被判了死刑了。

按照医生的说法,如果不积极参与治疗,那么唐修活不过一年,这是最多的时间,已经是往长了估算了。

一旦进入急变期,那么等待唐修的,就是加速般的死亡。

这种疾病,想要治疗谈何容易?

首先一个就是没钱,原主原本出生在一个家境相当不错的家庭里,原本也有幸福圆满的家庭。

但是好景不长,在他初中的时候,父亲乘坐的汽车失事,出了车祸,去世了,在他上了高中之后,母亲也改嫁,有了新的家庭,与原主的联系和关系也越来越淡,直至后面完全失去了联系。

所以原主的情况相对于就是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根本没有人管他。

哪怕是上大学的学费,都是原主辛辛苦苦做零工,加上助学金才勉强足够的,在追梦道路上过的十分艰难。

可是突然间就出了这档子事.....

这个疾病,每一个治疗周期,都需要庞大的资金作为支撑,甚至后面的骨髓移植.....

先不说什么时候才能配型到合适的骨髓,他还有没有时间等下去。

就算配到了,他有钱做手术吗?

所以,原主直接失去了生的希望,选择了轻生。

这才有了唐修的到来。

这让唐修的心态也是崩溃的。

别人穿越,都是一番新的开挂人生,是去开启璀璨传奇去的,他呢?他一来,就是个梦幻开局,要不是本来就死过一次了,抱着能活一年也是活的想法,估计他的心态也得崩。

畏惧死亡?

还是选择接受现实?

唐修现在就处于纠结之中,完全陷入到了人生的打击当中。

他现在抬起手,感觉到全身的无力感,都是颤抖着的。

“咳咳...咳咳咳咳!!”

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响起,唐修捂在口部,抽过一张纸,随后摊开。

一抹粉红色印在纸巾上。

唐修吸了吸鼻子,将之扔进垃圾桶。

肚子有点饿.....

虽然没有半点食欲,但唐修沉思了片刻,还是拖起无力的身躯,穿上了拖鞋,出去外面解决自己的饥饿问题。

外卖太贵了,并不适合现在的他,唯有大学城下十二块一份的盒饭,或许能给他带来一些心理上为数不多的慰藉。

不过刚到楼下,唐修见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不得不沉默的人。

公寓楼下的小商业街之中,形形色色的行人里,有一道倩影定定的站在路边,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少女留着一头及腰的长发,三千青丝如瀑,十分柔顺,面庞柔美,略施粉黛之下,便颜值出众,即便是放在这美女无数的函京大学城商业街,也十分出挑,能一眼便吸住人们的视线。

胡子拉碴,毫无形象的唐修,就这样定定的站在原地与之对视着。

两人看起来明明就不是一个画风,一个光鲜亮丽,另一个宛若行将就木,就和半只脚踏进棺材的颓废流浪汉一样。

“余梓茵.....”

“你到底怎么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对吧?有什么事儿是不能和我们说的?大家都很担心你。”

唐修最好的‘朋友’,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都是同学,余梓茵曾经开玩笑的说,就是因为唐修的蛊惑,自己踏上了音乐学院这条不归路,也不知道未来能不能看见就业的希望那种。

曾经的唐修也是和余梓茵属于同一种画风,可是如今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却好似隔了一个世界。

唐修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这心态又崩了一点。

这让他怎么说啊!

余梓茵:“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唐修:“......”

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所剩不多的时间,更别说如何面对这些朋友了,按照他一贯怕麻烦,喜欢有事自己扛,不乐意麻烦别人的性格来说,他索性选择躺平开摆。

“这好像不关你们的事....”

听到唐修的回答,余梓茵美眸中闪过一抹震惊和讶异,好似不敢置信唐修的回答。

她愣了好久,无声着看着唐修,最后还是没有得到下一句回答。

余梓茵最后还是难以控制住脸上的表情,转身走开。

看着身影消失在人群当中,唐修无力的站在原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种揪揪的感觉,有些痛痛的。

但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这一刻,突然起了一阵风,吹的唐修凌乱的头发迷住了眼睛。

起风了呢.....

风吹动凌乱的头发,可是也吹着的,是他对于接下来所剩无几的人生,一片的迷茫,还有眼中那慢慢消失的身影。

路上形形色色光鲜亮丽的行人,都是大学城的学生,散发着朝气和青春的气息,所有人都在说说笑笑。

可是当视角移到胡子拉碴的唐修的时候,好似时空突然静止了下来一样,格格不入,好似一黑一白两个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