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一层又一层的诱惑

褚溶溶拿出自己的弩,对准对面的窗户。

啪的一声,窗户碎裂。

这时有人突然冒出了头,一颗爆炸头。

弩尖随着那人的动作移动,那人用力的挥手。

是个活人。

褚溶溶放下弩,对面的人才站稳了。

她一边比划一边无声地说道:你是谁啊?为什么砸我窗户?

褚溶溶定睛一看,对面竟然是一个大妈,一头卷发,看起来四五十岁了。

她说道:“我要过去。”

对面大妈被她突然说话给吓了一跳,脸色发白,紧紧的盯着楼下的丧尸们。

然而那些丧尸无动于衷,依然挤来挤去。

大妈捂着怦怦跳的心,那一瞬间仿佛天崩地裂,吓得她血液都要凝固了。

大妈指着她,声音发抖,“你你你……”

“吼!!!”

丧尸集体嘶吼,大妈速度闭嘴。

褚溶溶:……真是好诡异的一番场景。

褚溶溶示意大妈走开,然后将八爪钩甩在她的房顶上,扯了扯很牢固之后就站在窗台上,脚一蹬快速荡了过去。

安全落地之后,褚溶溶发现这个家具店非常之大,而且好多现成的床和沙发等等,款式也都很好看!

褚溶溶看得眼睛都值了。

“小丫头,你这是自找死路啊!这么多丧尸,你不怕掉下去啊?还有,你来干嘛的?”大妈拉扯着褚溶溶上下看了看,发现她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大妈感觉这个世界已经玄幻得不能再玄幻了,不,应该是奇幻。

这个小丫头看起来才上幼儿园,居然能从这么远的距离拉着个绳子甩过来,难不成其实是个成年人,袖珍人?

褚溶溶嘴角勾起,她实话实说,“我来找家具。”

“家具?”大妈疑惑了,“你要家具干嘛?拿来烧火?”

“烧火?”褚溶溶皱眉。

“难道不是?”大妈更疑惑了,“这个时候你要家具干嘛?你别告诉我你要带走啊?”

“是啊!我要带走。”褚溶溶问道:“阿姨你是这家店的老板娘?”

大妈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随意道:“是啊,你想要啊?你要是能拿走你就都拿着吧,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现在除了拿来烧火还能干嘛。”

她的话音刚落,褚溶溶眼睛一亮,直接在大妈面前表演了一番什么叫做一挥即空。

整个二楼的东西,在褚溶溶挥手那一瞬间瞬间消失,除了大妈正坐着的沙发。

“???”大妈一脸问号,快步走到褚溶溶身边,拉着她的手然后转动她的身体左看右看。

“东西都被你拿走了?”大妈十分震惊。

褚溶溶点了点头,“嗯哼。”

“卧槽,这么牛哔,小丫头你难道有个百宝箱?”大妈两眼冒光,发现宝藏一样看着褚溶溶。

褚溶溶小手一摊,示意大妈,“请坐。”

大妈眨了眨眼,看着她平静的脸,心中不禁一瑟,难不成真是什么妖怪披着小孩儿皮?

褚溶溶从空间拿出一个刚刚收进去的单人沙发,一屁股坐了上去。

褚溶溶微笑着看着大妈,大妈却被这微笑给笑得哆嗦了一下。

“阿姨你好,你可以叫我溶溶,我现在想邀请你加入我的队伍,你可以考虑考虑。”褚溶溶微笑道。

大妈心中一惊,果然是个披着小孩儿皮的……不然说话为什么老气横秋,眼神也不一般。

“我我我、我考虑一下。”大妈转过头不愿面对。

然而褚溶溶下一秒从空间拿出来一盒已经制作完成的自热火锅,浓郁的鲜香麻辣味道在空气中弥漫。

大妈嗅着味道,心里的哈喇子流了一地。

褚溶溶诱惑道:“阿姨,你要是跟着我,以后每天都有好吃的好喝的。”

大妈恢复被美食迷惑的神智,回过神一脸狐疑的看着她,“为什么要邀请我?”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怎么可能没毒?

褚溶溶笑了笑,正色道:“阿姨,你是异能者吧?”

大妈惊讶。

“金系,对吗?”

大妈瞪圆了眼睛。

“而且你现在很苦恼,有一种堵塞的感觉让你的异能无法增强,我说的对吗?”褚溶溶笑了笑,又继续道:

“我马上就要走了,没有时间再游说你,所以我开门见山了,你愿意加入我的队伍吗?”

“我能让你的异能突破瓶颈,更上一层楼。”

面对着一层接着一层的诱惑,大妈感到了一种不真实的晕眩感。

“我可以吗?”

褚溶溶道:“为什么不可以呢?”

她又接着说:“但是,进了我的队伍,如果只会每天划水,或是挑拨离间拉帮结派搞排挤对立,我会离开将你踢出队伍,并且拿回我在你身上的所有投资。”

大妈心中一惊,拿回所有的投资,好狠……

但她连连点头,当场就表面立场,“当然愿意当然愿意,我曾江丽绝对不是那种背信弃义的人,我进了你的队伍一定以你为首,你说东我绝不往西!”

褚溶溶点头,“那就行,那你赶紧收拾收拾,我去把楼下的东西也都收了。”

曾江丽听她这么一说,脸色倏地一变,一脸的难为情。

褚溶溶看她神色不对,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曾江丽哀伤万分,“我老头的尸体在楼下……”

褚溶溶眨了眨眼,“要一起带走吗?”

曾江丽眼眶通红,一脸错愕,“啊?”

褚溶溶道:“可以把叔叔的尸体装好,然后我收起来,等回去了我再拿出来,到时候可以找个好地方把叔叔安葬了。”

曾江丽泪眼朦胧,老眼一花,哽咽道:“谢、谢谢队长!”

褚溶溶无奈,“举手之劳,以后叫我溶溶就行,叫队长太见外了。”

“嗯嗯,那我收拾收拾,其他的东西,你看看有什么要拿的都拿,反正我也用不上了。”曾江丽走在前面带路,一边抹着眼泪。

“阿姨,你别伤心了,叔叔应该也不想看你流泪。”褚溶溶安慰道。

“好。”曾江丽擦掉泪水,脚步加快。

褚溶溶在她后面慢慢的将东西收进空间,给了她时间去和她的亡夫说说话。

一楼的家具比楼上多了不少,但是款式和质量没楼上的好。

不过却有几张餐桌合了她的眼,色调和简约的款式都跟她的新家很搭。

要是决定开饭店的话,那么这些在合适不过了。

曾江丽用一张床单和竹席把尸体裹得严严实实,眼中流露出思念和不舍。

“溶溶,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