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单纯的看不惯吧

褚溶溶跟着陆清言来到了住房区,眼巴巴的望向中间的别墅,她不禁感叹,上辈子她就没住上这么大的房子,这辈子一定要体验体验。

进到屋子里之后,陆承先正坐在餐桌上专心致志的看着一份文件,仿佛褚溶溶他们的到来跟他毫无关系一样。

感受到了褚溶溶和陆清言的视线,陆承先身旁的一名年轻人突然抬头,他温文尔雅,如沐春风,浅笑道:“清言,你回来了。”

陆清言点头,向褚溶溶介绍道:“这是雪娜姐的丈夫,陆清斯,叫陆二哥就行。”

褚溶溶点了点头,礼貌的喊了一声:“陆二哥。”

陆清斯淡淡的应了一声,“你好。”

陆清言拉着褚溶溶的手,坐到了陆承先的对面,陆承先把文件交给了一旁的陆清斯。

陆清斯接过文件后便突然消失在了众人眼前,五秒,又出现在众人面前,手中的文件也已消失不见。

陆清斯十分自然的拉过餐椅坐下,无视陆清言和褚溶溶惊讶的目光。

一旁的厨子开始上菜,龙井虾仁、金陵丸子、梅菜扣肉、扳指干贝、西湖醋鱼、荔枝肉、糖醋排骨。

褚溶溶傻眼了,末世了还这么奢侈?

不过她看到这么多新鲜菜也有些馋了,要知道她已经十年没有吃过这么多菜了,更别说这桌子上摆的,还都是她爱吃的。

要知道现在很多人甚至连一口馒头吃不上,而她却能坐在陆清言家里吃上这么多种类的菜,褚溶溶望向陆清言,两眼冒金光。

陆清言感受到了她的目光,笑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吃吧。”

褚溶溶看了眼陆承先,毕竟这是地主,还是得主人先动筷。

陆承先倒是笑了笑,夹了一筷子糖醋排骨放进褚溶溶的碗里。

褚溶溶也不扭捏,夹起一块糖醋排骨酸放进嘴里,酸甜适中,口感细腻,不油不腻,好吃!

随后又伸向了荔枝肉,这个也好吃!

她默默地决定,一定要种好地,然后将精致小厨物尽其用。

褚溶溶吃完一个,陆清言又往她碗里添几个。

不一会,褚溶溶便吃饱了,毕竟现在的身体只是一个五岁的女孩,想要吃更多也吃不下。

放下筷子后,突然感觉到陆承先和陆清斯都在盯着自己,褚溶溶不禁脸红了。

毕竟这么多年了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了,一时居然没收敛住,便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一旁的陆清言。

陆清言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说道:“小朋友,长身体,需要多吃点很正常的对吧。”

褚溶溶羞怒的将脚移到陆清言的脚旁,然后对准,狠狠的一踩。

却见对面的陆清斯皱起了眉头,这个弟弟平时就不愿意干这个干那个,怎么今天还给一个小女孩夹菜?虽然说她救了雪娜,但也不应该如此亲近。

褚溶溶感受到不善的目光,笑了一笑,她大大方方的道:“陆先生,谢谢您的盛情款待,下次我做东,请您吃更好吃的东西。”

说完,她跳下了餐椅。

陆清言放下筷子,不悦的看了眼陆清斯,连忙跟了出去。

屋内独留陆承先和陆清斯。

陆承先锐利的视线移到陆清斯的身上,他略带不解,疑惑的问道:“你不喜欢那个小女孩?”

陆清斯沉默不语,她并不是不喜欢那个小女孩儿,而是不喜欢陆清言对她太过亲近。陆家的身份,哪怕是末世来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凑上来打秋风的。

今天这一顿,省吃俭用也能过上一段时间,结果陆清言居然为了招待一个小丫头……唉……

“你是不是觉得,今天这一顿花在一个小丫头身上亏了?”陆承先神色莫名。

陆清斯当然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不敢表现在脸上。

而陆承先看到陆清斯的表情,就知道他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他轻嗤一声,“那这一顿饭,换你老婆儿子的命,你说,值得还是不知值得?”

“什么?”陆清斯皱眉,手指蜷缩握拳。

陆承先挑眉,“噢?小娜没有告诉你?”

陆清斯沉默,他最近确实没有多加关心雪娜。

“老二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的老婆孩子死里逃生,你连救了他们的是谁都不知道,你是不是从他们回来就没去看过?”陆承先这下生气了,面色黑如墨汁。

“爸……我……我这手上还有很多公事,平时没有时间过去……”陆清斯看着他爸的眼色越来越冰冷,立马改掉说辞,“我现在就去,爸您请慢用。”

陆清斯出了大门,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带,一想到要去找路雪娜,脸上的不耐之色更重了。

另一边,褚溶溶和陆清言离开了行政大楼之后,就直奔另一边的职工家属安置区,到了路雪娜的家里。

路雪娜正在冲洗奶瓶,准备给小云儿冲奶喝,看到褚溶溶和陆清言,她整个人就如同蔫下去的花儿得到露水的滋养,立马有了活力。

“溶溶!清言!你们俩终于来了,在公公那儿吃过了吧?”路雪娜笑吟吟的招呼两人进房,碍事的纸箱挡了她的路,她一脚踢了过去。

褚溶溶看得满脸黑线,她这儿也太乱了吧,另一边的房区虽然脏乱差,但也被人收拾得整整齐齐,这倒是比那儿还乱了些。

陆清言看着也是皱了眉,心里对陆清斯实在是不满。

“雪娜姐姐,我来吧!”褚溶溶见路雪娜要绕到另一边去拿小孩儿衣服,连忙走过去帮她一忙。

路雪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我回来那天,公公就一直往这儿送东西,我一个人手忙脚乱的,也没有时间收拾,实在是不好意思啊,让你见笑了。”

褚溶溶摇了摇头,“老这样也不行,这样吧,我去找点小时工来,帮着你整理整理,也轻松一些。”

还没等路雪娜说点啥,褚溶溶一转身就跑没影了。

路雪娜眨了眨眼,一脸茫然,“这丫头怎么火急火燎的?谁惹着她了?”

陆清言弯腰将挡住路的东西搬到一旁,摇了摇头,“可能就是单纯的看不惯吧。”

看不惯这么乱,或者是看不惯陆清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