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哭哭唧唧委委屈屈

褚溶溶三人一脸问号,看着气势汹汹的来人。

“你谁啊?”佳楠坐起来,语气不善。

冲进来的人约有一米八的个子,顶着一头脏辫,穿着黑粉搭配的裙装,总之就是一个非主流。

“这不是706?”那人怀疑自己,后退几步看了眼,“这不就是706吗?你们也是住这儿的?”

“……”

三人看着她大包小包,佳楠不由得说道:“那个……你是不是走错了?这是隔离室,不是住宅区。”

那人皱了皱眉,“那我没走错,就是这儿了。”

她扛着行李箱和一床棉被走到刘艳云的位置,“我睡上面?”

刘艳云点点头,又说:“你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可以住在上面。”

那人摇摇头,毫不在意道:“没事,你睡下边吧,我上面就行。”

说完她将自己的棉被直接扔了上去,然后就开始收拾行李箱。

打开行李箱之后一股酸酸的味道冲上众人鼻头,那人拿出了几个陶瓷罐子,摆在地上头也没回道:“我姥姥非要带着她的宝贝酸菜,逃命都舍不得扔,我只好带着了。”

说完,她又看向刘艳云,热情道:“这位大姐,你吃不吃?你要是吃的话我分你两罐子,别看这味道冲,吃起来可带劲了。”

“嗯……谢谢。”刘艳云谢道。

“你们吃不吃?”那人突然一拍脑袋,“哎呀,进来半天我都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李娜小,大家都叫我小小,你们也可以这么叫。”

空气突然安静。

褚溶溶笑了笑,“小小姐姐好,可以叫我溶溶。”

“叫我佳楠就行,你好。”佳楠小声道。

刘艳云收了她的酸菜坛子,满脸都是笑容,“我叫刘艳云,你叫我刘大姐就成。”

“成嘞,这两天咱们就好好相处,出去了还能当个朋友。”李娜小呲着牙笑了笑。

敲门声响起,李娜小第一个就冲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位战士,男战士手里提着两个桶,桶里是洗发露和沐浴露,还有毛巾浴巾三套,最上面有几盒盒饭。

另外一位女战士的怀里抱着几套衣服。

女战士走上前,问道:“请问谁是刘艳云?”

刘艳云连忙走过去,“我,我是刘艳云。您好,请问有事吗?”

女战士笑了笑,将东西塞到她怀里,“这是陆少爷安排给你们送的东西,现在东西给你们带到了,我们就先走了。”

刘艳云愣住,“谢谢,麻烦您们了。”

女战士笑了笑,“客气了。”

目送两人离去,刘艳云关上了门。

刘艳云将盒饭和东西给褚溶溶和佳楠分了分,道:“咱们吃完饭轮流洗个澡,身上都是臭烘烘的。”

其实她们身上实在是太脏了,包括脸上也是,从认识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模样。

褚溶溶第一个吃完,麻溜的去冲了个澡,从头到脚洗的干干净净,还从空间拿了一小袋试用装的洗护二合一。

洗完澡之后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牛奶香。

吃饱喝足还洗了个澡,褚溶溶躺下之后没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又做噩梦了。

梦里一片黑暗,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有一种飘飘渺渺的感觉。

黑暗之中有一束光洒进来,伸手就能触碰的距离,却感觉离得很远很远。

黑暗如同巨兽,将她吞噬。

醒来的时候一片漆黑,屋内只有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细藤尖尖轻轻挠了挠褚溶溶的鼻尖。

“阿秋~!”

褚溶溶揉了揉眼睛,黑暗中有一朵散发淡淡蓝色荧光的花朵,仿佛还带着星星点点的碎光。

她深处手指轻轻戳了戳,小花朵害羞一般缩了回去。

隔离室内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那个梦,代表了什么呢?

褚溶溶一晚没睡,瞪着眼到了天亮。

李娜小最后一个醒来,抬手跟大伙打招呼,“早啊各位,今天咱们就算是隔离第一天了,你们想吃点什么不?我这有饼干,巧克力,面包。”

褚溶溶摇了摇头,“谢谢,我还有吃的。”

佳楠和刘艳云同时拒绝,但刘艳云开口邀请,“小小,不然你跟我们一起吃吧?”

“啊?”李娜小愣住,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愣愣道:“是……是在邀请我?”

她眼神复杂,更是红了眼眶。

“是啊!下来一起吃吧。”佳楠也招呼道,她算是发现了,这就是个身高超前,穿着打扮超前的妹子罢了!

人李娜小又热情又大方,怎么能用世俗的眼光看她呢!

佳楠懊恼,格局小了,格局小了啊!

在刘艳云和佳楠的再三邀请下,李娜小终于下来了,但是耳根通红,扭扭捏捏不好意思。

褚溶溶坐在几人旁边扒拉自己的小书包,三个人聊天的时候她已经掏出了几包小鱼干和卤鸡腿,甚至还有两包卤猪脚。

聊完天的三人傻眼了。

看着她就像叮当猫一样一直从书包里往外掏。

薯片、果汁、水果酒……

深知褚溶溶不凡且是褚溶溶头号铁粉的佳楠伸出手拦住褚溶溶,“够了够了,可以了。”

佳楠不知道她是怎么变出来的,但是作为铁粉,一定要把这一切都当做正常之正常。

刘艳云和佳楠一个劲阻止,李娜小一个劲感动,看看,为了招待自己这个新加入的朋友,竟然把这么多好东西都拿出来分享了。

李娜小暗自握拳: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褚溶溶停住往外拿的动作,“够了?那就吃吧。”

四人抛却年龄的差异,聊作一团。

到了离开隔离室那一天,几人反倒是不舍起来。

“溶溶,以后你要是想我们了,就来看看我们。”佳楠哭做一团,她的命是她救回来的,现在要和她分开了,指不定以后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时候了。

刘艳云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咱们想溶溶了也能去看溶溶啊。”

褚溶溶点点头,“是啊,别哭了,刘阿姨说的是,想我就来看我呗,都在一个地方,还怕找不着啊?”

“好……好吧……那溶溶你可以不要乱跑啊!你还这么小,跑丢了怎么办……”佳楠哭哭唧唧委委屈屈。

“呸呸呸,说什么胡话呢!”刘艳云拍她后脑勺,翻了个白眼道:“溶溶这么聪明机灵,你跑丢了她都不会丢。”

“是是是~溶溶才是您的亲女儿好吧~”佳楠蹲下,狠狠地抱住了溶溶蹭了蹭,依依不舍道:“溶溶,想我了一定要来找我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