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不反抗了,彻底摆烂

褚溶溶冷笑一声,手上更加用力。

“说吧,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儿?”

系统被揉捏成各种形状,沉默了,也不反抗了,彻底摆烂。

几分钟过后,褚溶溶感到无趣。

一把把它扔上了小二楼。

自个儿拉了个小凳子坐在小花园里,左掏掏又掏掏,掏出一个脏污的小塑料袋。

褚溶溶懵了。

她装满晶核的小袋子,怎么就剩小袋子了?晶核呢?!

“我的晶核呢?我的百来颗晶核呢?!”

褚溶溶朝着系统怒吼,此时她已然火冒三丈,追着系统跑了数十圈。

“呵。”

褚溶溶笑了,把塑料袋提在手里,冷哼,“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儿?趁我不注意,把我辛辛苦苦打来的晶核都用了?”

她紧接着翻了个白眼,“我就说呢,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不对劲,呵呵,看透了。”

褚溶溶说完,离开并且屏蔽了空间,再也不愿去搭理系统了。

系统被训了一顿之后,弱弱的蹲在她之前坐的小凳子上。

无论它怎么喊,怎么哭,再也没有得到一声回应。

意识回归身体,褚溶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作死的系统,上次差点把我害死这件事还没跟它计较呢,这次又敢偷着用晶核了,唉,熊孩子真难带。”

车窗轻轻被叩响,褚溶溶连忙摇下车窗,露出了陆清言脏兮兮却不掩帅气的脸。

他说:“溶溶,下来吧,我们走这边进去,清理一下伤口。”

褚溶溶赶忙下车,她这伤口最近都没有换药,一是没有感觉,二是她习惯了。但是这小身板板吧,可经不起自己这么胡乱造的。

下车她发现那个男人不见了,战士们也不见了,之前排队的人也都规规矩矩站好了。

她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处理的,但按她的猜测,不是切片做研究,就是送上路了。

褚溶溶跟着陆清言被带进左侧的小门,排队的是在右侧。

“佳楠姐姐和刘阿姨呢?”褚溶溶下车就没见着两人。

陆清言蹲下将她抱了起来,褚溶溶脸颊腾的一下红了起来,要不是脸脏,估计就出大糗了。

陆清言单手抱她,另一只手推开医疗室,“陈姨,帮她处理一下,顺便检查一下还有没有其他的伤。”

穿着蓝色防护服得女人站了起来,伸手接过褚溶溶。

被抱的本人却感到有些尴尬,她得多少年没被人这么抱过了?

忘了。

陈姨温柔慈祥的声音缓缓流进耳里,“小朋友别怕,阿姨就是帮你检查检查,清理一下伤口,再上点药膏,这样你就不会疼了啊。来,手抬起来。”

褚溶溶照做,手背上被变异鸟划破的伤口已经有些发臭了,粉嫩的肉和糜烂的腐肉贴近,看得陆清言和陈姨心口发紧。

陆清言看着伤口,拳头不由自主握紧。

他从未和小孩儿同处过,再加上褚溶溶总是雷风力行活蹦乱跳,他都忘了她还受着伤。

他无比内疚,心道:怪我。

陈姨看着伤口,心脏一抽一抽的,这才多大的小孩儿啊?这么可怖的伤口,竟然一声不吭,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上完药之后,陈姨又给她检查了其他的地方,发现没有别的伤之后将人交给了陆清言。

陆清言依旧抱着她,这会儿带了些小心翼翼的意味,怕弄疼了她。

门口的战士微微点头,道:“陆少爷,伤口处理好了,但是您和她们还需要隔离48小时进行观察,确认身体无异常即可进入。”

“嗯,带路吧。”陆清言点头,抱着褚溶溶跟在战士的身后。

陆清言突然说:“溶溶,你是跟我一起,还是和刘阿姨她们一起?”

褚溶溶被问懵了,一脸古怪的看向他。

接收到褚溶溶莫名其妙的眼神,陆清言才想起来,褚溶溶是个小孩儿不假,但也是个小女孩儿。

他耳根泛红,有些不好意思道:“咳,那我让人安排你和刘阿姨一起,正好刘阿姨还能照顾一下你,她有经验。”

他又小声说:“我让人给你们找点能穿的衣服,拿点吃的喝的,你一定要把自己藏好了。”

褚溶溶知道他说的藏好了是什么意思,乖顺的点了点头,“知道啦。”

“嗯,我把你送过去,待出来之后,你就直接去找我。”陆清言轻轻拨弄她的刘海,有些不舍道。

这段日子他们几乎都是待在一起的,也算是生死之交了。

到了隔离室,陆清言将她放下,不放心的叮嘱了她几句才离开。

褚溶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隔离室,在外面小站了一会儿观察四周的环境和路线,将一切都印在脑海之后,才磨磨蹭蹭的往隔离室走。

隔离室是一间一间挨着的排房,一排有十间,十间里能住四人,每间都有开放式小浴室和蹲厕。

但冲厕所需要水,所以大部分人尽量不会顿大号,否则屋里臭气熏天,难以入眠。

褚溶溶进了706号隔离室,进去时刘艳云和佳楠正在收拾床。

其实褚溶溶觉得没什么好收拾的,无非就是和大学新生刚进宿舍的时候一样,床板上都是光秃秃的,啥也没有。

更别提她们这种,背包里只有罐头的人了,连铺个床单都做不到。

佳楠第一个看到褚溶溶,她满脸写着高兴,“溶溶,你来了,你想睡在哪儿?”

褚溶溶还没说话,刘艳云就拍了她一下,“溶溶肯定睡下面,来我这儿睡吧!”

她看着佳楠解释道:“溶溶还小,睡上铺不方便,而且万一一翻身滚下来了怎么办?”

佳楠恍然大悟,她从第一次看见褚溶溶杀人杀丧尸开始,就从未把她当做小孩儿,甚至觉得她其实就是个隐藏的大佬。

她连忙拉过褚溶溶,“那溶溶睡我这儿吧,我睡溶溶上面,妈你就睡在那吧。”

刘艳云看了看,“嗯……也行,那你赶紧收拾收拾睡上面去,让溶溶赶紧躺上去歇一歇,你也赶紧歇一会。”

褚溶溶爬上木板床后,佳楠也蹭蹭两下那爬了上去。

三人躺在硬邦邦的床板上,虽然感到极度不舒服,但却是末世到现在以来,内心最放松的一次。

三人还未闭眼,房门哐当一声被踹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