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褚溶溶看着他们,想到了自己。

她轻咳一声,声音拔高,“那边有电梯,十个人十个人的上,不要挤,还有三十分钟,这里就要炸了。”

众人一惊,却一动不动。

这会不会是新的圈套?

等他们以为自己终于逃走了,然后又被抓回来……

无一人动作。

褚溶溶却不想等了,她和陆清言相视一眼,两人快速往电梯跑去。

刚要按向上的电梯,这时有人跑了过来。

“等……请等一等……”

是一位衣着凌乱,十分消瘦的女人。

褚溶溶仔细一看,发现她似乎与上面的佳楠有几分相似。

等女人进了电梯站好之后,褚溶溶又等了几秒,没有人再过来,几乎都是满眼无奈又麻木的样子。

“我们走吧,他们不会来了。”陆清言按下按钮,那群人已经失去了希望。

电梯轰隆隆的启动,洞底的人虽然麻木不抱希望,但是眼睛却直直的盯着电梯。

十分钟。

十五分钟。

二十分钟……

“他们……他们是不是真的走了?”有人突然出声道。

有人回应道:“我记得……他们说……三十分钟后这里要炸了……”

“现在还有十分钟……”

有人小心翼翼道:“那我们还逃吗?”

有人反驳,“十分钟……不够吧?”

“我不管了,十分钟……万一逃出去了呢!”一男子挣扎着爬了起来,拖着瘸了的脚全力往电梯跑过去。

有人被他的话鼓动,纷纷站了起来。

一位老人抓着墙,用力撑着自己站了起来,一边叹着气道:“时运不济,命途多舛,放手一搏吧!”

一波又一波人,秩然有序的坐上电梯。

……

“他们……怎么又决定出来了?”褚溶溶正在处理佳楠和佳楠妈妈的伤口,看到车库爬出来一个又一个人,迷惑不解。

那第一个坐上电梯的女人,正是佳楠的妈妈,刘艳云。

刘艳云紧紧挨着佳楠,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一开始我也不相信你们说的话,以为是一个圈套。”她眼中含着恨,嘴唇都咬破了,流出了血丝。

“他们一群浑身散发恶臭的男人,把我们家全都虐夺得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剩下,甚至是霸占我们的家,霸占我们的一切,包括我们的人身自由。”

佳楠妈妈越说,眼中的怒火越燃,恨不得将他们的骨肉都剁碎。

“他们曾举办数次活动,那活动就是给我们机会逃跑,然后在我们以为马上就能离开的时候,给我们痛苦一击,将我们抓回来狠狠虐打!”

“妈妈……对不起……”佳楠听着妈妈的话,仍不住放声哭泣,随即又想到自己所在的地方,压抑住哭声,无声的哭泣。

“佳楠……不是你的原因,是妈妈太懦弱了,要是当时拼死反驳……也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佳楠妈妈看向女儿却是满眼柔色,又感到无比懊悔。

“妈妈……”

佳楠趴在妈妈怀里泣不成声。

褚溶溶和陆清言两人识相的走远了一些,给母女两人留下说话的空间。

“我好像看到那个什么周队长了!”褚溶溶猛的拽住陆清言,指着西南的方向。

壁墙上微弱的灯光,照着一群摇头晃脑的家伙,他们满脸通红,勾肩搭背从另一边过来,看样子是想去地下的矿洞里。

褚溶溶皱眉,“得拦住他们。”

陆清言摇头,“我觉得直接把他们杀了更好,省的祸害人间。”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那就……把他们毙了,正好他们醉着酒哈哈哈。”褚溶溶说着说着笑了起来,简直天时地利人和,老天爷都在帮着咱们。

“我去?还是你去?”陆清言微微挑眉,他反正发现这个小朋友比自己还要骁勇善战,明明才这么小,却这么勇敢有实力。

褚溶溶眉眼弯弯,笑容甜甜道:“当然是你去,我想休息休息~可以吗?”

陆清言噗嗤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当然好,那你在这好好歇着吧。”

“嗯呐!你去吧,注意安全。”褚溶溶将包里的急救药品塞进他的包里,以防万一。

“好。”

陆清言抱着枪,消失在黑夜之中。

褚溶溶看着人没影了,回到佳楠和佳楠妈妈身边,这时两人已经说完话了,无声的彼此依靠依偎。

“溶溶妹妹,你哥哥呢?”佳楠坐直身体,看着褚溶溶独自一人回来,十分讶异。

“嗯,哥哥去收拾坏人了,马上就回来。”褚溶溶盘腿坐在两人对面。

城阳市半个月没有下雨,地面非常干燥,甚至有些开裂的迹象。

咕~

肚子发出饥饿的警报,佳楠和佳楠妈妈露出一丝尴尬。

褚溶溶抬手指了指他们身后,甜甜道:“那里有罐头,要是姐姐和阿姨不嫌弃,可以拿去吃哦,不用客气。”

佳楠和妈妈转头,发现旁边有一个很大的保险柜,保险柜的旁边还有一堆炸药和定时装置。

两人瞳孔一缩,仍不住回头看向褚溶溶。

红月之下的女童,脸上带着笑容,十分诡异,令人毛骨悚然。

两人不由自主颤抖,难道……难道……

褚溶溶歪着头看两人,她们两个突然就对自己惊恐了起来是怎么回事?两人那样子都快埋到地里去了。

“怎么了?”

佳楠妈妈握住佳楠的手,强装镇定,“咳,没事没事,我们就是……有点冷,对……有点冷。”

褚溶溶却噗嗤一笑,快速站起来拍了拍手。

“你们不会……以为这个会炸吧?”

褚溶溶走到两人旁边,两人快速站了起来换了个位置。

这一下,直接把褚溶溶逗乐了。

“噗,姐姐,阿姨,你们不会以为我和它们是一伙的吧?放心吧,这些炸药原本是埋在地里的,都已经拆掉了,不会炸的。”

她笑着指了指保险柜,“那里面的东西都是安全的,放心吧,可以随意吃、随意用。”

褚溶溶一脸真诚,佳楠母女最终还是决定相信她。

佳楠妈妈牵着佳楠的手走到了保险柜旁,看到了那保质期新鲜的各种罐头。

两人心中一喜,一人挑了一个喜欢的口味,然后坐回了之前的位置。

“溶溶妹妹,你不吃吗?”

佳楠打开罐头,浓郁的羊肉味散发在空气之中,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褚溶溶摇了摇头,“你们吃吧,我不饿。”

佳楠和妈妈直接用手,狼吞虎咽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