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你求我,我就告诉你

矿洞越走越幽深、越阴暗,窄小且被随处可见锈蚀的围栏阻隔,远处的通道有的矿岩凸出,有的矿石随意横七竖八的裸露着。

矿洞的景致和环境显得有点糟糕,还有一些随处可见的暗色痕迹,不知道那是不是谁的血液。

“再往那边走一些,就能看到了。”熊长清突然回头,指着一条仅供一人行走的窄小过道。

阴暗潮湿的气味从里面传来,褚溶溶不禁开始怀疑,这熊长清真的在给他们带路吗。

她这一想法刚起,前面便发出了一阵轰隆,她把手电举起,陆清言正用手臂押着熊长清。

熊长清面上愤懑不满,想要反抗却陆清言给捆住了手脚。

振动的声响从熊长清的身上传来。

两人后退几步,定睛一看,熊长清的背部位置居然生出了一对如钢片的羽翼,在手电的照射下闪着寒光。

“……这?”

褚溶溶的目光微闪,居然没有发现这是一个病毒载体!还是已经完全成熟体,和上一个变异体不同的是,这是低等级的。

“你见过?”陆清言疑惑,褚溶溶并未露出恐惧和惊讶的样子。

“大概吧。”

褚溶溶的手中冒出火焰,驱散了四周蜂拥而至的寒气。

“嗡嗡嗡……”

“这些是什么东西?”陆清言疑惑,他还从未见过。

“我也不清楚,大概是丧尸虫子?”褚溶溶扶着下巴,看着熊长清缓慢变异,变成了一只枯瘦的变异体,和她之前看的那只外表无异。

但是,这只外表腐烂,还伴随一股潮湿的腥味。

“他怎么会从人变成这个样子,我完全不明白。”褚溶溶摇了摇头,她对这个世界感到十分陌生。

【宿主,你求我,我就告诉你。】

“好啊。”褚溶溶突然说道。

陆清言疑惑,“怎么了?”

她手中的火焰化作一朵又一朵小火花,如同流行一般全都砸在熊长清的身上,星星点点的火眼焰越烧越加猛烈,一簇挨着另一簇,变成了一个完整的大火花。

还未变异完成的熊长清,这就被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一股烧焦的气味扑面而来,陆清言倏地皱眉,精致的眼角抽了抽,狐疑道:“我怎么感觉这个气味,有点熟悉。”

褚溶溶眨了眨眼,秒想到。

“要不要我给你一点提示?”

陆清言挑眉,“你难道要说的是,那个烧毁的树林?”

“啊哈哈,你想到了啊。”褚溶溶笑了几声,拿着铲子往前走。

变异的熊长清已经被烧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种像烧焦的塑料一样的胶质体,黑色且散发一股难闻的味道。

“走吧。”褚溶溶小心翼翼的跳过那一滩胶质体,生怕沾染了那恶心的东西。

陆清言得到一个模糊的答案,却不再追问。

眼看褚溶溶要消失在拐弯处,他连忙跟了上去。

这条过道却没有如两人所想那样越走越窄,反倒是越走越宽阔,走了五分钟左右,两人眼前出现了十分强烈的白光。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褚溶溶满眼震惊。

在两人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工厂,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盏灯,只觉得宛若在白日。

不少穿着白色或是橙色防化服的人来回走动,手中还有人拖拽着玻璃罐子,而玻璃罐子里,有许多的人、或是丧尸。

“他们这是在搞什么研究?”褚溶溶皱着眉,心中的疑惑不断增大。

“不管搞什么研究,我都想给它毁了。”

褚溶溶压低了声音,神色阴沉如死水。

陆清言看着她,小小的一团,手里握着铲子和刀,周遭气势宛如兵临城下的大将军。

“好。”

褚溶溶抬起头,一脸诧异。

面前的少年身形板儿正,黑色的发丝随着气流晃动,眼眸深邃如海,十分笃定。

褚溶溶浅浅一笑,“好。”

【宿主,炸毁“恶魔研究所”,奖励经验×8888,金币×8888,额外奖励小型礼包一个。】

褚溶溶大喜:接!

这任务深得她心,本来她也想炸了这研究所,现在炸了还能拿金币和经验,何乐而不为呢。

褚溶溶突然定住,意识冲进空间把系统一把抓起。

她怒道:这任务没有附赠工具?没有炸药?那我怎么炸?要是对方有防弹装置,那岂不是白瞎了!

【有有有!当然有!放心吧,都放在你背包里了!】

系统挣扎几下,发现自己竟然挣脱不开。

这一发现,它不仅不难受,反倒变得兴奋起来。

褚溶溶没有发现它的不对劲,意识撤离了空间,

“来看看。”

褚溶溶小手一挥,一个大纸箱子出现在两人面前,黑色的纸箱子看起来森然不止,空气中还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火药气味。

她将箱子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一个如同纽扣一样的东西,正中央闪烁着蓝色的光,一闪一闪如同宝石一样。

褚溶溶:……

陆清言:“这是?”

褚溶溶傻眼了。

那股浓浓的火药味,难道是错觉?

她忍不住呲了呲牙,随即又歇菜了。

说不定是高科技呢?

她小手一挥,东西又回到了空间里。

接着十分霸气的转身离开。

“没事,我们走吧,找一个合适的位置,把他们一网打尽!”

陆清言不明所以,紧紧跟在褚溶溶的身后。

两人紧贴着墙沿着道路走,约十五分钟才走到了疑似大门的地方。

而在大门的斜对面位置,褚溶溶一眼注意到了一排按钮。

褚溶溶猜测,“快看,这些按钮……我觉得有点东西嗷,会不会是那些笼子的按钮?”

“应该……?不然试一试?”陆清言摸不准了,万一……

褚溶溶想也没想,啪的一下按了其中一个。

铁链刺啦刺啦的的声音响起,两人抬头一看。

褚溶溶道:“我猜对了!”

“你真棒。”陆清言毫不吝啬夸奖道。

“那可不。”褚溶溶喜滋滋的又按下其他按钮,直到最后一排的绿色按钮,她犹豫了。

看着那一个又一个放下来的铁笼子,她这一刻在想,站在这个位置的人,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会觉得这一幕残忍吗?会觉得自己残忍吗?

可能,并不会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