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没事了,你歇着吧

跟着佳楠的指示,褚溶溶和陆清言潜入了地下室的内部。

沿着走廊一路往下走,接着就到了地下第三层,这时他们才发现,这地下从第三层开始就有了电梯。

所以说,他们还是低估了这个郊外的别墅区。

“我们能进去?”褚溶溶皱着眉,这个电梯的上方还按了监控,“这究竟是个毛地方?这么森严?”

褚溶溶捏住一块小泥巴,准备扔过去糊住监控,然而泥巴干涩,糊不住,反倒是把警报引响了。

电梯门口红灯一闪一闪,没一会儿电梯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

有人上来了!

陆清言握紧冲锋枪,一有不对就迅速冲上去。

然而出来的却只有两个人,穿着深色的保安制服,看了一眼电梯外空无一人之后吐槽了几句,又坐着电梯下去了。

“他们说了什么?”褚溶溶一惊,发现自己竟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哇啦哇啦一堆,跟鸟语一样。

“不是什么好话,不过大概意思是打扰到他们娱乐了。”陆清言解释道。

“哦~”褚溶溶默了默,“那我们怎么下去?”

“嗯……”陆清言指着电梯门框,“这个好像是指纹操控运行,所以我们两个没有办法坐电梯下去了。”

褚溶溶:……

“那我们继续挖?”

“这也是一个办法。”陆清言点头,“就是很麻烦。”

褚溶溶的目光微闪,“你说,那个老太婆带着佳楠下来,是不是这个电梯也能识别她的指纹?”

陆清言点头,“有可能。”

褚溶溶一喜,转身跑掉,“那你在这等我,我马上来。”

陆清言皱着眉,心想她一个人扛得动这么胖的人吗?

褚溶溶一边跑,一边呼唤系统。

然而系统却一动不动,在空间里努力躺尸。

褚溶溶想把系统从空间抓出来,然而系统就像是一团软软的棉花,到了某个临界点之后,便被压缩成一片。

它终于忍不住了。

【宿主!宿主!你住手!】

“你终于肯说话了?”褚溶溶一边跑,一边喊道。

【呵呵。】

【找我干嘛?】

褚溶溶:“没事了,你歇着吧。”

说完,她停下来喝了一口水,又继续跑。

【……】

佳楠蹲在褚溶溶和陆清言挖坑的地方,看着角落里的尸体,心里面十分感慨。

一阵风吹过,佳楠揉了揉眼睛,是褚溶溶!

褚溶溶没有管她,直接跑到了胖女人的身边,将她翻转为正,然后拿着厨师刀将她的两只手从手腕处狠狠地砍断!

“啊!”

佳楠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惊呼。

褚溶溶回过头看了她一样,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离开了。

“……”

佳楠看着那小小的身影,没想到她人这么小,却这么狠……

而自己,总是优柔寡断,如果当初……直接带着妈妈一起逃走就好了……

……

陆清言蹲的脚麻,还未站起来,褚溶溶的声音就出现了。

“我来了。”

陆清言看着她手里用白色透明塑料袋装着的两只手,沉默。

果然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那监控……”褚溶溶扶额,有些难搞。

“监控应该问题不大,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等我们下去了,该怎么办?万一电梯门一开,密密麻麻全是他们的人,那我们……?”陆清言直言道。

“我觉得……嗯……你说得对。”

褚溶溶沉思了片刻,突然道:“怕什么?有多少杀多少!”

“好,那我们走吧。”陆清言凝结出一颗小小的黑色雾气然后将它甩在了监控之下,紧紧的附着在上面。

“还能这么玩?”褚溶溶惊讶的看着他,忍不住鼓掌道:“厉害厉害,这招我就没想到。

“哈哈。”陆清言笑了笑,从褚溶溶手中接过塑料袋,然后握紧其中一只,开始一只一只的试试。

两人猜得没错,胖女人的指纹确实能锁。

电梯上来后两人赶紧走了进去。

褚溶溶和陆清言环顾四周,发现这个电梯的构造有些奇怪。

它不是全封闭的电梯,而是四周都是铁栅栏,就像一个铁笼,上面铁锈斑斑,有一股腥臭的味道。

很奇怪,说不上来的奇怪。

“你看。”

陆清言指着下面,进入电梯不到一分钟,视野便变得开阔,底下竟然是一个十分巨大的矿洞,不亚于上一次的在森林之中进入的那个洞。

“卧槽!”

褚溶溶头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个矿洞最起码有两个篮球场这么大,半空中挂的都是她们所在的这种电梯,不过那些不是电梯,而是装着各种各样猎物的笼子。

笼子里面有狼、狗、狮子、老虎……

还有人。

一群浑身血迹斑斑的人,就像佳楠一样,甚至还有更惨的。

电梯落地。

褚溶溶和陆清言快速离开,匆忙躲进一旁的开着小窗的小矮屋里。

小矮屋里有积水,格外阴冷潮湿,角落那黑黝黝的斑驳的墙面就像冰冷的怪手,使人一看就心里发凉。

“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褚溶溶仍不住小声的问陆清言,她对这种地方产生了一些抗拒,全身都有一种麻木的感觉。

“我不喜欢这个地方,让我感觉很难受。”褚溶溶抿着嘴,眼中起了一层雾气。

“我也不喜欢,但是我不知道这个地方。”陆清言伸手把她抱进怀里,感受到她不易察觉的颤抖。

几道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褚溶溶和陆清言立马靠着门口贴墙闭嘴,眼神瞬间变得尖锐。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紧接着一道身影摔了进来。

“进去!”

“老老实实待在里面反省吧!”

“要是今天反省好了就敲敲门,哥几个儿就放你出来,要是没反省好,你就死了救人这条心吧!”

“行了行了,跟他有什么话好说的?”

“是啊,把门锁着吧!咱们几个继续潇洒去!”

“新来的几个妞可香了……我闻着都要魂飞魄散了……”

“真的假的?快带我们去……”

脚步声和说话声渐行渐远。

躺在地上的男人一动不动,看着那扇小小的窗户映出来的蒙蒙的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嗤”的一声,一束光照在脸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