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搞不懂也猜不透

【内置定时还有20分钟,宿主,请努力。】

褚溶溶翻了个白眼,从空间掏出几把撬锁工具扔给陆清言,“交给你了。”

陆清言面不改色的接过略有重量的撬锁工具,“好。”

“嗯哼。”

接着褚溶溶就跟老大爷似的坐在一旁,看着那一箱定时炸弹面不改色,甚至还道:“要是实在不行,也来跟我一起坐坐吧。”

“放心吧,应该没问题。”陆清言蹲在地上,眼睛都快冲进锁眼里了。

“好吧,那你继续努力。”她耸了耸肩,从背包里拿出了一颗苹果一口一口咬着,嘎嘣脆的响声在坑里发出了一连串的回音。

时间滴滴答答的溜走,系统看着褚溶溶一副漫不经心毫不在乎的样子急了。

【宿主!你都不着急吗!?】

褚溶溶耸肩,我急什么?不是有人比我更着急吗?再说了,我急有什么用,我又不会开锁~

【……算你狠。】系统甩出一把钥匙扔在空间里,褚溶溶意识一动就能将它拿出来。

然而她一动不动。

【宿主!再不开就来不及了!只剩三分钟了!】

哦,然后呢?

系统急得跺脚绕圈,这宿主怎么越来越古怪了!看不懂她!猜不透她!

少年欣喜的声音响起,“打开了!”

褚溶溶突然笑了,“真棒!接下来就是拆炸药了,能行吗?”

陆清言嘴角勾起,神秘道:“你数一数,我能多久拆掉?”

褚溶溶挑眉,“那我开始数了啊。1、2、3……”

系统:……无视我真的好嘛?

“5!”

咔擦。

时间停止。

五秒。

褚溶溶毫不吝啬夸奖,“真厉害!怎么做到的?”

“我教你啊,你来看。”

陆清言指着炸药,褚溶溶顺势蹲了下去,看着她所指的地方,眼睛一动也不动,一副认真好宝宝的模样。

系统也一动不动,没有五官却能感到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谢谢哥哥,我懂了~”褚溶溶笑眯眯道。

【限时任务“拆解炸药”完成,获得金币×500,经验×2500,个人等级升至四级,可分配一个属性点。】

系统的声音变得官方,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溶溶,接下来呢?”陆清言抬起头,坑外的天空已经布满了繁星,他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夜景。

褚溶溶挠了挠头,001说完那段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冒泡了,搞得她现在都是茫然的。

“这下面有东西!”陆清言突然喊道。

褚溶溶拿着手电靠近,发现那定时炸药的装置下面有鼓起来的东西,她伸手拿开装置,露出了下面的东西。

炸药下是一些肉罐头、水果罐头、急救药品,还有……两本书?

“这算是额外的收获?”褚溶溶嘟哝道:“那我们今晚在这坑里面休息了?”

两人面面相觑,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

“不然……我们继续挖?”褚溶溶眨眨眼,道:“试试挖到那个仓库里去?”

陆清言:“嗯……看你的。”

褚溶溶感受到脚腕有一阵挤压感,手电照过去,脚腕上的那条细细的红色藤条缓缓的探了出来,那朵开出来的花朵似乎在给她指引方向,朝着一处方向摇了摇。

褚溶溶微愣,“你是让我往哪儿挖?”

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猜错。

藤条尖尖的小花朵上下晃动。

褚溶溶突然想起他们刚来的时候,第一次往别墅内圈跑的时候,这吸血毒藤没有追上来,反而到了这仓库后面,它就追上来了。

难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嗯……那就去看看吧,反正也是要挖,哪个方向都一样。

褚溶溶拽了拽陆清言的衣服,“走,挖那儿。”

陆清言点头跟上,两人又开始挖坑漫漫路。

两人挖坑的时候,系统躲进了空间的云层里,懒懒的躺在云朵上,它在思考。

“我好像挖到了什么东西?”

褚溶溶拿出手电照过去,发现了前面挖出来的地方是一堆凌乱的石砖,从周围的土块新旧程度来看,这个地方有人动过手脚。

“难不成,那一箱炸药就是从这里运过去的?”陆清言疑惑。

“我觉得也有可能。”褚溶溶赞同。

褚·大力士·溶溶扔掉铲子,上手就开始扒拉那一堆钻块,没过多久,那些砖就被她薅开了,漏出来一束暖黄色的光。

褚溶溶连忙将眼睛凑上去,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地下室里意外的十分明亮,但也抵挡不住那阵阵阴冷潮湿,褚溶溶在外面都能感受到一股凉风吹在脸上。

她脚腕上的细藤颤抖起来,在她的脚踝上越缩越紧,褚溶溶赶紧将它扯了下来,“你还越来越得寸进尺了啊。”

细藤倏地竖的直直的,小小的花朵十分着急的想要往里面探,褚溶溶纳闷它为什么突然这么激动,一瞬间它又静止了。

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传来,褚溶溶连忙噤声,招呼陆清言一同过来看。

穿着深蓝色制服的男人,顶着巨大的肚子,一副满足的模样走过两人面前,表情和那周队长如出一辙。

两人这时更加好奇了,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我们进去瞧瞧?”褚溶溶邀请道。

陆清言一副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毫不犹豫道:“可以,小心行事。”

“行,那我继续。”

褚溶溶继续扒拉。

“佳楠,你就从了吧。”

有声音传来,褚溶溶和陆清言看过去,一个肥胖的中年女人,穿着紧身的长裙,腰腹一圈又一圈赘肉随之动作摆动。

她手里牵着一根绳索,绳索的另一端是一个鼻青脸肿的女人,鼻孔和嘴角都渗出了血液。衣服更是没一处完好的,露出来的肌肤上不是烟孔就是鞭痕。

后者听了她的话,低垂着头,默不作声。

褚溶溶手里抱着砖,陆清言手里拿着两把铲子一个手电。

两人与那个胖女人视线相对。

胖女人喊:“你们谁啊?”

褚溶溶和陆清言相视一眼,褚溶溶快速钻进去,加速起跳扑向胖女人。后者看似肥胖,却动作敏捷,脚下生风一般迅速躲掉。

胖女人看着小小一团的丫头水灵灵的模样,眼睛一亮,将手中的绳索扔掉。

变态似的高喊着:“正好咱们领导最近想换换口味,来的正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