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系统这龟孙子,坑爹

空气中一片寂静,连一丝风都未察觉到。

褚溶溶连忙爬了起来,这短短几天她就摔了屁股两次,看来今天不宜出头,不然怎么又掉坑里了。

她从背包里找出手电筒照亮,只是一瞬间,她便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立即将手电筒关掉。

不是这个坑巨大且黑暗让她感到害怕,而是四周的墙壁整个都紧贴着密密麻麻的苍蝇,一个足有有乒乓球那么大!

灰白的翅膀以极其微小的幅度振动着,通体黑至发绿的身躯一边蠕动,一边还反着油腻的光,只是一眼,便看得人直感反胃。

【宿主,我感到深处有一种神秘的能量正在释放,对我们有益!快去看看吧!说不定这次我们就发财了!】系统欣喜的喊道,急忙怂恿她往深处继续探索。

褚溶溶沉默,她并不想继续走下去好伐?这外面的墙壁上都铺满了密密麻麻的苍蝇……难保更深层没有比这更加恶心的东西。

系统略带哀求的语气厮磨着她的大脑。

【宿主~相信我!快走吧快走吧!】

呵呵。

褚溶溶冷笑一声,我铁定就是工具人没跑了,系统指哪咱打哪。

那能咋滴,那就走呗!

褚溶溶握紧了手里的弩,脚步越发的轻巧。

在这地下越走越深,反而渐渐明亮起来,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散发光芒,使得褚溶溶能清晰的观察到墙壁上的巨大号苍蝇。

巨大号的苍蝇们靠得十分紧密,似乎不把身旁的同类挤死就誓不罢休。

褚溶溶心中疑惑,它们似乎正在争夺美味的食物一样,被挤得急了还会撕咬同类,现场一片血腥残酷。

【宿主,就是我刚刚跟你说的那种能量,它对于这些变异的物种似乎也有很大的吸引力。】系统倏然为她解疑答惑起来,【只是变异的物种他们没有更加强大的免疫抵抗,所以会导致它们承受不住力量,会将同类视作敌人。】

原来如此。

褚溶溶也加快了脚步,对系统所说的神秘能量感到了一丝好奇,她反正是完全感觉不到系统所说的神秘能量的。

越近,越是明亮,几近白日。

“我去……这是什么玩意儿?”褚溶溶忍不住惊呼,眼睛瞪得浑圆,满脸震惊。

在褚溶溶的前方有一个无比巨大的黑色肉球,外层透明如蝉翼,将里面如同心脏一般的东西包裹的严严实实,却又毫不留余地将内里展示出来。

散发着光芒的则正是那如心脏一般的东西,它十分强健有力的跳动着,就连褚溶溶都感受到了那股猛烈的跳动的生命力。

“哼哧……哼哧……”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褚溶溶顺着旁边没有苍蝇的墙爬上了半高处,蹲下的同时紧紧握着弩对着下面瞄准。

几队眼睛冒着黄色光芒的凶残丧尸十分有秩序的从各个隧道走出来,褚溶溶这才发现,这个地洞居然有数十条隧道,而她走的那一条道很大概率是风险最小的。

褚溶溶躲在暗处仔细观察这群丧尸的诡异行为,大约几分钟之后,她感到胸口一阵闷热刺痛,好似要把心脏撕扯成数瓣。

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喊出声,这要是喊出声了,铁定被这底下的百来只丧尸分尸成片。

忍耐疼痛的同时,她突然发现那群凶残丧尸眼中的光芒更亮了,似乎是汲取了那巨大心脏的能量,她能感觉到得到,那颗像心脏的东西,跳动速度变得慢了,生命力似乎在渐渐的消逝。

【宿主,它好像快不行了!】系统焦急的大喊着【宿主!快帮帮它!】

褚溶溶却单手撑着地,另一手紧紧的按压着心脏,面孔都疼得扭曲起来,“嘶……”

系统没有得到回应,突然安静下来,它这才发现宿主似乎不对劲,她的额头渗出了许多豆大的汗珠,一颗接着一颗落下,【宿主!你怎么了!?】

褚溶溶没有力气回答,她感到自己的生命力也正在消失。

随着时间流逝,她渐渐感觉不到疼痛,但也感觉不到手脚的存在。

系统发现褚溶溶的身体状况发生异常,连忙启动保护程序开始追溯检测,【宿主!】

褚溶溶无力的撑着眼皮,早知道不该听系统这个龟孙子的话来这鬼地方了,这下好了,命都要没了。

褚溶溶瞪着眼看着地洞里的光芒有一下没一下的闪动着,如同前世那破旧房间内的破旧电灯。

一双强力有劲的手臂将她搂住,接着少年独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怎么了?”

褚溶溶转动眼珠,看着熟悉的来人,嘴唇缓动几下,声音细小如蚊。

陆清言皱着眉,小丫头的脸色惨白如纸,浑身更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他将耳朵凑在她的嘴唇旁边,轻声道:“慢慢的跟我说一遍。”

褚溶溶:“我好像要死了。”

陆清言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在背包里拿出一条粗麻绳,蹲在她的面前将她背在身后,又拿上了麻绳将她紧紧的和自己捆绑在一起。

褚溶溶的身体虽然没了感觉,但神志依旧清醒,这一幕直接将她感动得眼泪汪汪,这多好的小伙子啊!

将褚溶溶牢固的绑在身上之后,陆清言冷静的从地上的背包里掏出一把冲锋枪,快速装上消音之后准备大干一场。褚溶溶却用头蹭了蹭他的后脑勺,陆清言有感,低头在地上扫视,接着就看到一把粉色的弩和一个弩箭袋安静的躺在地上。

“你是让我拿着个?”陆清言轻问。

褚溶溶又一次蹭了蹭,当然!这可是我花了这么多金币买的,难不成就扔在这儿了!?赚钱不易且行且珍惜啊!

“嗯,好。”陆清言将褚溶溶的东西塞进背包,然后背在胸前,虽然有些束手束脚。

背着褚溶溶,陆清言小心翼翼的往下滑去,脚步尽量放得轻浅。

褚溶溶一边感到虚弱,一边感慨陆清言清理丧尸的手法粗暴简单且精准,直接爆头,一枪一个小朋友。

【宿主!你的生命力正在被窃取!请尽快封闭神志!】

【宿主!快!】

褚溶溶感到胸口的疼痛感越发猛烈,身体也跟着抽搐起来,导致陆清言这一枪打在了丧尸的脚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