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84,穿越梦幻腾格里之一,报团出发

  • 陪你一起游草原
  • 荒漠沙枣树
  • 2344字
  • 2022-05-06 07:21:45

84,穿越梦幻腾格里之一,报团出发

从4月中旬到10月底,西安许多户外俱乐部的宣传广告,通过微信微博公众号等方式传播,吸引驴友。

我浏览了一番,标题都很诱惑人:《大漠星空-穿越梦幻腾格里》。内容也很有煽动性:有人说,一辈子一定要去一次沙漠,躺在绵绵的沙丘上看漫天繁星,感受天地的广袤。没有网络,没有信号,抛开一切繁杂与琐碎,在极致的静中与自己对话,感受苍茫大漠的空灵与纯粹。腾格里,意为长生天。腾格里沙漠为中国第四大沙漠。总面积4.3万平方公里。星罗棋布大小湖盆422个,半数有积水。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月亮湖,是腾格里唯一拥有海岸线生态的古老湖泊浩瀚星辰,不必刻意去独居一隅就有的宁静与祥和。躺在银河上,远离那些让你浮躁的思绪,开始思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会在流行划过的瞬间看到自己的人生,看到生命挣扎的过程,看到更真实的自己。腾格里带不走的,是汗水,泪水,友情,欢笑,感触......无论何时回想起来都历历在目。前行的路无尽头,感谢这一程与你们携手相伴,这片湛蓝的天空这片金黄的沙海留下青春五颜六色曾一起追过的梦。沙漠的日出来的更加雄浑,更加壮阔。太阳跃出地平线的那一刻,天地浑然一体,那股子力气使人振奋,令人动容。篝火热情的沙漠里一群正当年的人儿,总得燃起一把不负青春的烈火。围坐篝火,秀才艺,秀颜值,秀嗓门总之想秀什么秀什么。人生本就像火焰般轰轰烈烈。远离喧嚣的城市,躺在一望无际的大漠,在夜空下聆听最真实的自己。沙海做舟,漂泊内心。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能不去吗?

我报名参加了一个俱乐部的6月12日到14日三天四夜的穿越活动,把这个过程记录下来。

这次驴友团一共来了20多人,主要来自陕西和宁夏地区,一辆大巴车,2个领队,一辆随行保障车,在银川集合,驱车进入沙漠出发点。

这是一个供沙漠越野和穿越者临时息吃饭和补给的店。在这里吃午饭,有几个人下车以后很兴奋,东看看,西瞧瞧,感受着沙漠和内地的不同。而这个补给点却讨厌沙子,看得出来,为了保持店面的整洁性和平坦,用推土机将周边的沙子推了出去,还带了一些黄土。

有几个女的叽叽喳喳,手里抓着沙子,扬着丝巾在拍照。她们突然看到旁边的墙上挂着一些蒙古服装,非常漂亮,便拿过来在自己自己的身上比划着,那个小老板很会做生意,鼓动着她们说:到了内蒙,进了沙漠,穿上这些衣服才像个蒙古人,才能玩出地道的风情和特色,这些衣服可租可售,瞧,你穿上多漂亮。一听这话,几个女的来了兴致,一人拿着一套衣服穿上,并喋喋不休的评价,这个好,我要试一下,看看我穿起来像不像一个蒙古姑娘,不到10分钟时间,几乎人手一套。这时领队说饭好了快来吃饭,要不是吃饭催的急,我估计这些女的可能会买第2套。他们穿着大红大绿颜色不同的的蒙古袍来到餐厅,在原地转了一圈,问领队效果怎么样。领队头都不抬的说好!好!好!我想这厮是不是与这个店有瓜葛?有提成。说实话,女人就是个衣服架还是一个水灵灵的蒙古姑娘子,穿啥像啥,还真是有点草原花朵的样子。

但是要徒步沙漠,拿这么多的东西增加重量,岂不是负担。我心里琢磨着,真为她们的负重穿越担心。

补给点门口有人牵着二匹骆驼过来招揽生意,这骆驼很被训养的温顺乖巧,毛发都被精心打理过,驼上还披着毛毯,挺干净的。

我们吃完饭出来,又是那几个买衣服的女的,要骑骆驼照相,主人摸着骆驼的脖子说跪下,骆驼就跪下了,一个中年女子骑上去之后,骆驼再一跃而起,差点把那女的晃下来,那位大妈一声惊叫,听着怪吓人的。

这么一折腾,已是中午了,炎炎烈日,丝毫不影响大家刚出门的兴高采烈,前面己是风推沙拥造就的浑然大气的一座沙山,在金黄中巍峨矗立起来,我们几乎是小跑着登上第一个沙丘,沙丘表面比较松软,大家步伐张扬,扬起阵阵沙尘,脸上、嘴里、身上,都沾上了沙粒,可这些哥们姐妹要的就是这个特别感觉,疯!

展眼望去,一片片漫漫无际的黄沙映入我的眼帘。边缘处是连绵起伏的山丘。这里是黄沙的世界、黄沙的海洋,绵绵的黄沙与天际相接,根本想象不出哪里才是沙的尽头。这里见不到绿色,让你嗥不到生命的迹象。

领队还在那里给大家介绍,我只听到了一句话,腾格里沙漠比库布其沙漠大。

第一天下午大家都很兴奋,风沙中说说笑笑,边走边拍照,4个小时,15公里比较轻松。

落日的余晖尽情撒落,褐红色的沙漠上,一队人正行走在沙漠腹地,看剪影很有来头,如过去的沙漠探险队,身上背着包,手上拿着登山杖,头上戴着大大的遮阳帽,逶迤而行,我忙着拍了几张照片,要是再能牵几匹骆驼,驼铃声声,沙道悠悠,那就更美,更有意思了。

来到第1个湖泊,名字都忘了。还是女的兴奋点高,看到湖的那一刹那就沸腾了,扔掉背包就冲了过去。

大家围着湖转悠散步,吃零食,照相,有几对情侣手拉着手,徜徉在湖边,有一对年轻人已经忘情的拥抱在一起,不时的吻着。

我静静的在湖边,寻找照相的色温和角度,可惜今天没有霞光,更没有火烧云,太阳很平静的在沙的尽头慢慢的往下落,4周还有一点铅色的云块,落上沙漠的时候,光线中带了一点沙子的土褐色,湖水缓缓地泛起一缕缕微澜,没有晚霞的光彩,这样的场景我也就失去了摄影的兴趣。

保障车已经提前过来为大家搭好了帐篷。

进入沙漠的第饨一晚餐,是野炊,领队领着我们自己动手,保障车提前在菜市场买好了野餐需要的一切食材和水果,选了一处背风地带,三个气炉支好,又支起石头搭了个柴火灶,在户外野餐的注意事项其实还是很多的,防风防雨防火防曝晒,还要注意环保和卫生,条件虽然简陋,菜也做不出什么花样,但却能玩出花样,大家一起动手,众人拾柴火焰高,男男女女开开心心,叽叽喳喳,手忙脚乱,乱七八糟,吃的也是夹生带熟。

吃完饭,没过多长时间,我早早的倒头睡了,但睡得不踏实,醒了好几次,因为第1天有好多人很兴奋,半夜了还不睡觉,叽叽喳喳,吵吵闹闹,吵得我睡不好,好不容易睡着了,半夜又冻醒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