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56,参加婚礼

  • 陪你一起游草原
  • 荒漠沙枣树
  • 2804字
  • 2022-04-14 09:34:48

56,参加婚礼

伴随着草原生机勃勃的激情火热,青年男女的爱情也成熟了,结婚的也在那达慕会这期间凑热闹,草原上到处唱着婚礼歌:“神马在‘浩木黑’山上下驹,并不是它最高兴的时刻,只有小马驹退掉四蹄的乳毛,在草原上奔弛才是最高兴的时刻。鸿雁在‘忽洛素图’湖畔生蛋,并不是它最高兴的时刻,只有小鸿雁长出丰满的羽毛,在天上展翅飞翔才是最高兴的时刻。人类生儿育女,并不是他最高兴的时刻,只有搭起雪白的蒙古包,男婚女嫁成家立业才是最高兴的时刻。”

老王的儿子二毛(小名)与多兰的婚礼也在那达慕会召开第二天举办,当地人好客,外来人参加活动,不管是亲戚朋友还是外来人,只要送上真诚的祝福,都会热情招呼。我正好赶上一婚礼场面,

蒙古人的婚礼习俗与汉族的程序差不多,也是媒妁之言,父母作主,男方到女方家提亲,女方上男方家定亲,迎娶这个环节继承了蒙古族抢亲的传统。

新娘开始告别父母唱《离别歌》,新娘的嫂子替新娘的母亲唱《嫁女歌》。待歌声一落,迎亲队伍中一个机灵强悍的小伙子就迅速把新娘抢出来放在马上,绕蒙古包转一圈,然后策马疾行,新娘到达家时,新郎家的一个骑手拿着缠着红绸子的羊棒,跑到送亲队伍前转一圈,这时新娘家的骑手来夺羊棒,新郎家的骑手迅速将羊棒从马脖子下扔进新房,意为吉祥纳福。

到一个新的地方,心里总有些害怕。迎亲众人围在新娘的毡包前,一个小伙子上前揭开新娘毡包的一角,俊朗的伴郎唱起劝嫁歌:啊—,我唱一支加尔歌,加尔,加尔。妹妹你要仔细听,加尔,加尔。女大当嫁大喜事,祝你幸福又快乐,加尔,加尔。人们簇拥着,场面渐渐热烈起来。新娘的毡包里也传出伴娘应对的歌声:你是一个有教养的姑娘,到那里要孝敬公婆,一家人互助互让。过日子要勤俭,不要丢掉传统的好风尚。神人玉素甫和孜丽哈的爱情,就是你们的榜样……歌声还没停歇,几个小伙子忽然冲进新娘的毡包,毡包里传出打闹的欢笑声,不多时,几个小伙子落荒奔逃,有一个小伙子被几个伴娘扭住双臂,小伙子拼命挣扎,终究没有逃脱,只好认输,拿出早已备好的礼物。新娘唱得如泣如诉,在送别的歌声里,新娘被搀扶上马,缓缓向自己的新家走去。亲友的送亲马队浩浩荡荡,热烈又壮观。”

我作为老王的朋友,当然是贵宾,在显要位置落座,见证这一段新人的婚礼。

老王俩口子在新房前铺好毡垫,让新人在毡垫上握羊棒两头,朝东方三拜天地,再拜父母客人,二毛就是新郎,收拾的很精神和体力,穿长袍,踏大皮靴,右侧腰间佩带银鞘钢刀,多兰新娘子也更漂亮了,穿蒙式袍子,肩上有红色镶金坎肩,头上、脖子上、手上都有银饰,显得光彩夺目,盛装华贵,妩媚端庄。

新郎新娘互拜后,礼成入洞房。

宴席开始,客人进蒙古包时,掀门帘大边,不能踩门槛。

桌子上有一个热气腾腾的铜盆,里面咕嘟咕嘟煮着奶茶,四周放着奶酪、奶饼、奶皮子、炸面筋果子、炒小米、熟肉条,随意调放,用勺子将著沸的奶茶浇入配好调料的碗里,喝着有股奶味、肉味、略咸、茶味、甜味混合的味道,茶里的食物嚼起来酥脆可口,一口茶将舌头上的味蕾全打开了,仿佛人生的所有酸甜苦辣都在这一味奶茶中有了对应,主人献奶茶和敬酒,一律用右手接。

草原上蔬菜少,宴席以肉为主,其中有一道菜叫“拔丝羊尾”,我是第一次吃,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吃过拔丝山药、拔丝土豆、拔丝苹果、拔丝香蕉,从来没听说过羊尾可以拔丝。外面有一层薄薄的脆壳,咬破了,一包清水,羊尾油已经化了。

老王领着儿子和儿媳妇向客人殷勤的劝酒,先是向老人敬酒,接着给我敬酒,他们将酒斟在银碗或盅子里,手上衬着哈达,将酒托举在哈达上,低头弯腰,酒与头齐,连敬三次,第一杯是感谢上苍恩赐光明,第二杯是感谢大地赋予福䘵,第三杯是祝人间吉祥永存,感谢宾客的光临和祝福。那个银碗比较大,一杯子至少有一两,我不胜酒力,看着就怯。老王知道我的情况,他说酒必须要斟满,但喝不了的他儿子替我喝,我心里想,把新郎官灌醉了不好吧,我接酒后回礼低头弯腰,将酒杯上举,用右手中指将酒蘸染,向上向下各弹一次,以示敬天谢地,随后一饮而尽,表达对主人的感谢和诚意,我三杯都一饮而尽,脸立马就红了,全身燥热。放在平时我早就醉了,但是这样的场合心情愉快,勉强坚持了下来。

酒过三巡,有人就唱起敬酒歌来,“金杯中斟满了醇香的美酒,高高地举过头顶啊,敬献给父老长辈表深情。赛拉尔白咚赛!像那青山的泉水一样清澈,似那草原的鲜花一样美丽,吉利相遇的亲朋至友啊,敬上这醇香如蜜的琼浆……”

婚礼、祝词、献哈达、敬美酒,洋溢着幸福,欢乐的气氛,草原和沙漠绿洲醉了。

酒宴结束后,叼羊比赛开始,这是当地婚礼中最热闹、最隆重的仪式。抢亲的小伙子个个身强力壮,骑着自己训练有素的好马,跃跃欲试,新郎二毛骑一匹枣红马,跃马到一长须白发的老者面前,施礼后请求开始。老人将一把刀子交在新郎二毛手里。不多时,新郎二毛跃马到草地上,抛下一只宰杀的山羊。众骑手骑在马上“吆喝—喝”高喊着,挥着鞭子,一挥手,顿时,百骑竞驰,蹄声隆隆。一匹灰马渐渐跃出,马上骑手一个侧下身,拎起草地上的山羊,放在马背上,一路奔去。身后众骑急追。这个优势没有保持多久,一匹白马从后面掠上来,窜上前面灰马,一伸手搂住了羊。两匹马纠缠在一起,齐头并背,骑手侧身,你来我往,在马背上抢羊,好像空中相扑。两人的纠缠,影响了速度,众马随后赶上,几十匹马围在一起,纠集、撞荡,人在马上争抢,越来越激烈、壮观、惊险、热闹。山羊几经易手,最终还是落在了新郎官的手上,是不是大家有意相让,博得个彩头,可是,先前抢得头筹的灰马和白马,还在后面急追,新郎官按住山羊,俯首卧在马背上,脚下用劲,磕打马腹,屁股抬起,马鞭有节奏地在马屁股上抽着,嘴里不停地大声喊着“驾,驾”,以一步之遥领先,冲出重围,奔到老者面前,一声嘶鸣,把山羊掷于老者面前。众人一片欢呼,掌声雷动。老人拿出一朵红绸子扎成的红花,戴在红马头上。

婚礼持续到太阳落山,夜色在稀稀落落的霞光中显露,接着涂上了墨,草原广阔,没有万家灯火,夜色又很浓很稠。婚礼场地燃起燃起了篝火,火苗猛烈地蹿动着,舔舐着天空,火光映照,场面又热闹了。

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尽数围在篝火旁,喝酒吃肉,载歌载舞,通宵达旦。伴随着曲调,几个姑娘和小伙子跳起了欢快的舞蹈,篝火晚会在跳舞的跃动中达到了高潮。我距离篝火还有段距离,站起了身子,颠着脚尖往圈子中看着。

老王拉着我,“走,去跟他们一起跳,热闹热闹。”我不能拒绝他的好意,进去学着他们转了几圈。

一场篝火晚会折腾了大半夜,到了凌晨众人才散去。

这里,是真正的草原,真正的牧区,真正的放牧人。他们的生活方式比我们更好,快乐的氛围更好,生活质量也更好。白天骑马飞驰在草原上,晚上,就像亲戚们参加重要活动一样,围着篝火或锅庄,席地而坐,闲聊抽烟,锅里煮的肉在咕噜声中冒着热气散发出香味,饭熟了,用手抓着,原始粗鲁地吃着,吃相难看,却难掩其香和纯真的乐趣,

大草原真好!我感到无比的舒畅和感慨,很羡慕这里的牧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