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44,若尔盖湿地公园

  • 陪你一起游草原
  • 荒漠沙枣树
  • 2710字
  • 2022-04-06 07:41:14

44,若尔盖湿地公园

一路骑马直奔若尔盖国家湿地公园,据景区介绍,这里四周群山环抱,中部地势低平,谷地宽阔,河曲发育,湖泊众多,排水不畅。同时这里气候寒冷湿润,年平均气温在0℃左右,多年平均降水量 500~600毫米,蒸发量小于降水量,地表经常处于过湿状态,有利于沼泽和湖泊的发育。最典型的是花湖,若尔盖国家湿地公园精华地带在花湖。“花湖”,藏语名“美朵错“,位于热尔大坝草原心腹。热尔大坝草原是我国最平坦辽阔的湿地草滩,面积300多万亩,纵横数十公里,广袤无垠。

这个地方,湖泊众多,排水不畅,形成沼泽湿地,不宜人居,人迹罕至,人烟稀少,没有繁华城市的喧闹,也看不到密集的村庄,草原沼泽湿地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为野生动物、珍禽、异兽提供了良好的栖息繁衍环境,栖息着黑颈鹤、白天鹅、藏鸳鸯等大量候鸟和野生动物。

物理学有能量守恒定律,自然界是否也有个生命体数量的守恒,人口密集的地方挤占了低级动物的生存,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森林花草就茂盛,动物的数量也多。

这是小动物的世界,是动物的天堂,过去不适合人类的居住,现在却是和人们的观光,对人来讲,适合走马观花,满足猎奇心理,真要是把谁放下住一辈子,恐怕答应的人不多。

观光,天下美景应有尽有:

看远处,山峦起伏,偶有雄鹰飞过的身影,莲花般的蒙古包散落在白云深处,天被雨水洗的如海一样蔚蓝,仿佛是画家用手中的画笔描绘的,明艳而纯洁。几缕白云悠闲地高高飘在天上,俯视着茫茫草原上的一切,辽阔的草原四野无声;

窄而弯曲的溪流在草原上如树一样的分杈开枝,溪水使草地水丰沛,令公路两侧随处可见的大大小小的湿地凸现出来,蓝色的水淖子被绿色包裹着,像地毯上放着的宝石,清澈湛蓝的湖水像一面镜子闪烁着,湖水被风一吹,泛起层层的涟漪,把云的影子都打乱了;

那时,我还不太擅长拍摄风景。但还原这原始之美,镜头里面的画让我陶醉。

这里前两天下了雨,雨后的草被洗的干干净净,绿莹莹的,绿得有些嫩,透着一股甜丝丝的味道,像玉石的翠绿,可爱,养眼。走在通往湿地的草原滩上,花草儿们也舒展着腰际,经过一夜的沐浴洗礼,似从睡梦中醒来,草叶花朵上还沾着雨滴露珠,显得格外翠绿和精神,徜徉其间,花枝漫过小腿,有的高过膝盖,斜伸的花枝草梗碰触着腿脚,一会儿打湿了裤角和鞋子,将细细的花粉粘在衣服上。而这样的风中,竟看不到花朵摇摆,也许它们太矮了,只是微微颤着,使劲张开五片或六片的花瓣。

小鸟们在花草中飞来窜去,跳跃飞动,欢快地叫着,抖落一夜的梦,它们时而伸展着脖子,偏着头,搞笑闹腾起来,似乎在欢呼这雨住天晴的时刻。

多条小溪镶嵌在绿草之中,如同钻石般闪耀,有水就有了灵性,草原瞬间灵动起来。蓝蓝天空中飘着白色的云,岸边是浓绿的被水浇灌的茂盛的草,各色星星点点小花在风中摇曳。

水是若尔盖国家湿地公园的灵气,有很多水淖子和小湖泊。淖周的花草被满出的湖水浸泡着,小淖海子活像林中出浴的少女戴着花环,巨大的湿地是各种候鸟的栖息地。

我听到了不远处有水鸟的叫声,我就知道附近有溪流汇聚的小海子,走近水边,仔细看海子上空几只长着长长尖尖嘴的水鸟起飞,不时有些水鸟伸长脖子,费力的从水面上滑翔一段后,从湖面上起飞,又有些水鸟从天空飞落在湖面之上。水鸟如草原上的花朵点缀其中,悠然游动,鸟声或高或低,或长或短,奏响着天籁之音。

天气晴好无风,小海子水面和天空一样透明洁净,淖边的小树影完整地倒入湖中,浑然玉立,壮观秀美。

现在正是野生鸟类繁殖的季节,黑颈鹤、黄鸭、溪鸥在湖中畅游,刚出壳的小鸭跟着鸭妈妈游来游去觅食的一幕,成为湿地公园最独特的趣景,也成为游客们镜头中最美好的景致。

我对动物的摄影技巧掌握的不够好,这些精灵极灵动和贼精,在水中和草丛中神出鬼没,一会东一会西,或浮或没,需要长焦镜头,大光圈,高速度抓拍,影像稍纵即逝,我努力好半天,没有一张成功满意的作品。看来,每次都要留些遗憾。

我正在水边出神地欣赏这画影时,耳畔隐约传来了女人的歌唱声,曲调悠长欢快,还有琴声辽阔的伴奏,寻声而去,看到了不远处一个白色的蒙古包,再往远天边地平线那轮圆圆的日头钻入薄薄的云层,云缝中投射出来一缕缕金色的光束,使草原和湖如梦如幻。

刘女士和安女士两个人寻声去了那个蒙古包。

据说,湿地公园的溪水和淖水的颜色会随着季节、气候、早晚光线的变化而呈现不同的样子。早上有灿烂朝霞、正午有明媚的蓝天白云、午后有深沉的晚霞,到了夜里,月亮洒下银辉,水面明晃晃一片洁白,映着月亮、星星和岸边的水草,很多人把它称为“变色水”,我这才算感受到了其中的深层意思。

若尔盖湿地公园是神的花园,里边养着黑颈鹤、白天鹅、藏鸳鸯、白鹳、梅花鹿和各种鸟,开着许多好看的花,也是神留给我们牧人的福地”。

大草原的小溪大多弯弯绕绕,好像故意不肯走一条直路,我们跳跃着路过,两位女士发现一个坑跳一次,每跳一次就欢喜的喊一声,玩的跟孩童差不多。

溪水清洌洌的,静静的流淌,拖出长长的水草,像绿色的绸缎,丝丝缕缕,铺在水中。溪水缓缓流淌,就是一根曲曲弯弯的线条,线条水边杂草丛生,间或夹杂数株小树和红柳野蒿,或红或粉,倒映水中,水的流动,如人身上的血管,这溪流也是草原的血脉,滋养着草原上的一切植物。

逶迤流淌的溪流,水势急缓交错,水质冰清玉洁。沿缓线两这草地婉约俊秀,植被葱葱茂密,风景优美,空气负氧离子含量极高,是名符其实的“天然氧吧”。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草香味和潮湿的土腥味。我使劲吸口气,心内爽快极了,大喊了一声,跳到软绵绵的草坪上想翻个跟斗,可惜老胳膊老腿了,不能老夫聊发少年狂。

阳光洒向水面,随着水的流向,波光闪闪,飘来荡去。我伸手去杯,如李白水中捞月,看似不经意间,从我的手指缝隙溜走。接受意味着认同,包容体现在交融,人生里许多繁琐日常现象,也就能解释通了。而眼前的情境告诉我,没有气息的唯美,只能算做是一幅画——静态的、美得令人窒息的彩绘而已。

在这里卯足了劲,眼观,耳听,鼻闻,身受,意想,都能都能感受到美的存在。

走在草上发出唰唰的声音,抬眼望去,辽阔的绿草伸向远处雾霭山边,是那样的空静。只有风时时从草根扫过,发出唰唰唰的声响,而人却感受到一种穿透骨髓的寒战。正在忘形迷恋己际,我突然感觉到脚在下陷,埋头一看吓了一跳,浑浊的水已漫上了我的脚背,我赶忙跳到了干爽的地方。拉姆开玩笑说:“你再往前走,陷你进去,连气泡都看不见,你就被淹没了。”我想起了红军长征时过的那片草地,想不到这里也有一片。

“自别后,忆相逢”,若尔盖草原深处就是这样的地方。人虽离开,唯有将它最美的风景尽可能多的留在相机里,化作念想妥善保存。

两天的游玩已让我对此有了留恋,说着明年还来的话语,看似未来可期,实则伤情。

再见了,若尔盖,再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