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38,郎木寺

  • 陪你一起游草原
  • 荒漠沙枣树
  • 2486字
  • 2022-04-01 08:43:39

38,郎木寺

早餐时议论:近几年,人们从美丽的甘南草原结识了一个有着少女梦幻般美丽的地方——郎木寺。

我们迫不及待的想到那里去。

从玛曲到郎木寺有两条路,一条是返回尕海,从尕海再向南40公里,就到了郎木寺。

另一条是经S313向东直接去郎木寺,几乎全程都很颠簸,不建议非越野车取道此路。在郎木寺之后,可以继续沿G213向南,到达若尔盖,再回到红星乡向东转入S313到迭部扎尕那,

我们不走回头路,走的是S313道。

离开河曲马场,继续在玛曲大草原上自驾前行,去郎木寺的路上,老黄特意把车开的很慢,慢慢的欣赏路边的风光。

路边的鸟儿唧唧喳喳叫个不停,鸟是一天之计在于晨,比人还起的早,扑捉着草地沾着露水还未苏醒的虫蝉,草原还在朦胧中,绿色中透着黑和湿,山上氤氲着一团寒气,透过车窗钻入衣服里,我不由得打了个寒噤,看其他几人也在裹紧衣服,这己是六月份了,草原还是早晚凉中午热,后座老张冲着老黄喊着“关窗户”,声音被风声吸走了,一点也听不见。

一路草原,云遮雾罩,黑白相兼的牛群羊群,像珍珠似地镶嵌在烟雨迷蒙的草原上。

不多时,晨雾退去,蓝天下,满眼绿色,铺向远方。牧草碧绿如茵广袤无边,除了牛羊马,还有成群的吃草的牛和羊以及带着毡帽的牧马人。

公路上有嗑长头的信徒。虽然看过很多嗑长头的照片,但亲眼看见他们站起、伏身、葡伏、磕头、再站起、再伏身却还是第像极了湖面的波纹一次,还是被震撼到了。

我经常暇想,退休了,有空闲了,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了,寻一片幽绿,盖一个带院的民宿,门外种庄稼,院内种菜,四周种的树和花草,坐在那里静静的修行。

今天路过这个地方,看着辽阔的草原,草原满眼皆绿,路上有磕长头的信徒,身和心灵都有安处,人生变得不再那么阴沉,烟霾的散去正好是刺目的暖阳,即可度过余生。

这里的藏民,他们将艰难困苦揉到坚硬、耐饥的馕中,混合着热茶悉数咽下,在世俗人的眼光中,他们处在偏远落后的地区,生活一定是艰苦的,但是,他们有了信仰,每年每月,每天每时每刻都在修行,不追求繁华的物质生活,对物质的苛求和欲望很低,需求少了,生活简单了,铅华洗尽,一切都是那么自由自在,才使内心世界真正的充实,人生的丰盈。

我很羡慕这个地方,羡慕这里的草原,羡慕这里的人,羡慕这里的牛羊。在这独具原始气息的草原过牧民生活,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一切的一切,包括人羊牛马和草,率性的生长,自由的活动,充满乐趣的古老生活。

眼见山口“四川”二字凸显,右手岔路口一块“郎木寺”的路牌将我们引向郎木寺。懒散的太阳睡眼惺忪,朝霞射在红石崖上,像寺庙的红墙,也像喇嘛的酱红色衣服,充满神秘感。

我们的目的地,直奔郎木寺,这其实是一个误解,到了这里我们才解开了这个谜底。

很多人一听“郎木寺”,便认为它就是一个寺院,其实不是,它是一个纯净的小镇。

远处群山云雾蒸腾,整个世界如同我的精神状况一般,混沌朦胧,尚未清醒。

通向山顶的弯曲小路上,晨练的人们沿着小路,开始了新的一天。

郎木寺位于白龙江畔,有些小雾,极目远眺,小镇晨雾袅袅,草原被棉花包裹起来了,羊群如白莲花,一朵一朵开放在草原,白马从雾中来,如天马行空,黑色的牦牛在雾中,像幽灵似的飘缈着,行人沉静安详,空中弥漫着佛香,修行的人仿佛漂游在天空的仙境,这更加增添了郎木寺的几分神秘色彩。

小跋藏在雾里,好像还没到露脸的时候。雾气消散,从炊烟开始,这里有人间的烟火,那里露出热气,涟漪层层荡过来,向四周扩散,将草原四周的雾驱散了。

这里是雪区,每个村镇的山坡上必然密布五色经幡,有时候整个山都被经幡覆盖,风吹雨淋,褪色的彩旗会被新的更换,不变的是长久于心的信仰。

白塔、经幡、金顶、牦牛、佛香、酥油茶……不时进入我的视线与嗅觉,诱惑我去探寻这块神秘而又神圣的土地。

雪区的村镇最好的建筑就是寺庙,当地能工巧匠的聪明才智都奉献给神灵了,街上三五成群的僧人也越来越跟上时代的潮流,使用现代科技产品继续他们的修行。路边寺院的念佛机不时传颂经文,仿佛我们置身天国一般。

这一切都与寺庙有关,处处与信仰和修修行有关,这也许就是镇是寺,寺就是镇的道理吧。

我翻阅着郎木寺的宣传手册,通过航拍照片可以清晰地看到白龙江将这座小镇一分为二。左侧是四川境内的格尔底寺以及更远处云雾缭绕的白龙江大峡谷。右侧则是位于甘肃境内的赛赤寺和它著名的天葬台。

沿着峡谷溯流而上,空气里混杂着泥土和芊绵的青味儿,迎面是石砌的村舍,袅袅的炊烟,散落的羊,尽是乡野气息。

在郎木寺,佛的笑容和慈悲酒在草原上,普照众生,人们大多信佛。我是一位慕名而来者,这里隐约飘荡着清幽的钟声,喇嘛们在诵经,幽远清越的法器共鸣,众神肃穆,经声嘹亮,在苍茫的天地间荡气回肠,经久不息。我默默念心经,做一个朝圣者;这里的时光缓慢而悠长,我将脚步放缓放轻,生怕打扰了神灵的幽静、安祥;这里一切都在寺中,这里的山,这里的水,普照了太多的佛音,风长调颂吟般吹拂过草原,吹醒了多少禅悟的灵魂?青稞在远方纯静自由地呼吸,这里的花草都充满禅意,每一朵花都是一个菩提,每一个人都是远离尘世的朝圣者,伫立在这天地辽阔的庙中,远离了前世今生的悲欢,梵音清澈,我也俯身大地,虔诚地聆听佛音,被虚无笼罩,心思澄明、空旷,自在。

我们在转游的时候,看见一位年老的喇嘛,脸色晒得很黑,眼角的皱纹很密很深,踽踽独行,一边走着一边将路人丢弃在路边的垃圾捡起来装在蛇皮袋子里,他每一次勾腰都很费力,就像一名护路工一样在清洁着道路。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阳光,一个小小的行动,可以反映人性的善良,他的这个举动证我感动。

由于在夏河已经看过了更有气势与宗教氛围的拉卜楞寺,对两者有了比较,郎木寺给我的感觉与拉卜愣寺完全不同,拉卜愣寺有强烈的宗教感觉,神圣肃穆,郎木寺则像山野田园一般,她就像是一个深藏在闺阁多年的少女,纯净无暇、笑靥生辉。难怪郎木寺镇被人们称为“东方小瑞士”。

走在镇子,只在街头随意看了看,有几块地方在施工,尘土飞扬。曾经隐秘而清静的“东方小瑞士”如今也也和内地城市一样大兴土木,加快建设步伐,变得越来越商业化。因此我们没有在这里过多的转游,只是醉心于心灵的洗礼。

在这里喝了奶茶和牦牛酸奶,享受了短暂的茶时光之后,继续赶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