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30,漫步甘加草原,夜观满天繁星

  • 陪你一起游草原
  • 荒漠沙枣树
  • 3009字
  • 2022-03-27 09:46:53

30,漫步甘加草原—夜观满天繁星

甘南的草原众多,夏河附近有两个草原,北边的是甘加草原,南边的是桑科草原

甘加草原是嘉木样大师的诞生地,桑科草原是传说中格萨尔王祭奠神灵的地方。

甘加草原被群山环绕,是一处典型的高原草地,草原气温一般保持在15~26℃之间,凉爽宜人,最适宜夏季避暑。

我们慕名而来,车子驶入草原小道减速,颠颠簸簸地过了一道堆满卵石地小河,爬坡进入山区。

由于甘加草原周围群山环绕,地处偏远,一路上觉得空阔,辽远,荒凉,原始,古朴,没有商业化的痕迹,走了好远才看到一个村庄,在一些高高的玛尼堆中,有几个红衣喇嘛合什通过,这些终日坐禅苦修的僧人也起得很早。草原天然和静谧,是一处真正的秘境

说是草原,其实它没有真正蒙古草原那么坦荡广袤,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牧民和蒙古包。它是一片丘陵地带,有山不算高,绵延起伏像温顺的绵羊。有草不算深,毡子一般的嫩草为它披上了迷人的绿色衣裳,片片绿树林把它装点的似乎深沉起来、丰满起来、成熟起来。绿是这里天地的灵魂,不敢想像如果没有了绿草,这里会成为什么样子。

与桑科草原相比,央曲河和央拉河蜿转流淌,犹如一条洁白的哈达飘落在草原上,多了一份清凉和柔美,草原碧绿如茵,繁花似锦,仿佛一块天然的绿色大地毯。

来到甘加乡,有三个看点,一是有一个独特的甘加藏羊,是草原上的一道风景,二是附近的甘加白石崖寺院,三是八角古城。

按照这份旅游攻略,路上我就查了甘加藏羊的来历,据史书记载,夏河地区商代至汉初为羌戎牧地,有关羌人的最早记载见于殷商甲骨文中。羌,意指牧人。《说文羊部》:“羌,西戎牧人也,从人从羊,羊亦声。”羌人以牧羊为主要生活来源,也以羊为图腾。甘加藏羊是由分布在青藏高原的野生羱羊的祖先经古羌族驯化培育成古羌羊而流传下来的。

我脑袋里琢磨着甘加藏羊应该是怎样的形象?透过车窗,看见低矮的丘陵的山坡上一群羊,如天上的云絮,一团团地在地上滚动。

一路上聊着甘加藏羊,看见这一群羊,我们停了车,走进观察,领头的一只大羊,警惕的抬起头看着我们,威风凛凛,兀自站立,被风掀起胡子飘逸着。

我问马律师,这是不是就是甘加藏羊?

马律师挠挠头皮说:我在城市里长大,对羊了解不够,听说甘加羊毛长体短,毛呈开发型,毛辫长26.10厘米,呈波浪弯曲,光泽好,因其羊毛工艺价值高,是优良的地毯用毛。

他不懂,我懂。我看这些羊,体毛如我们西北地区的小羯羊毛,弯曲成九道弯,体格较小而结构紧凑,应当是甘加藏羊。

来到游客接待点,看到一片帐篷。甘加草原自2018年6月开始设有牧云帐篷营地,专门供游客住宿,体验大草原情怀。宿营地设有11个帐篷,1个帐篷用作展览厅,其余10个帐篷用于游客住宿,其中4个大帐篷,6个小帐篷,均分为单双床。

这宣传栏上还特意介绍了甘加藏羊肉品质优越,肉质肥美细嫩、肉味独特、营养丰富、蛋白质含量高、脂肪含量低、富含多种氨基酸和微量元素。

在马律师的坚持下,他为我们订了一家不错的酒店下榻。我似乎从他身上找到一些人生的开阔之法

我们推辞,说这太贵了,他一直秉持着出行在外,要住好一点的理念:“该享受时当享受!”

我们住的酒店是当地为数不多的三层建筑,立于窗前俯瞰窗外依山而建的藏式民居,高低错落,层次分明。

我们登记住了下来,要了一壶奶茶,一壶清茶,男的喝奶茶,女的喝清茶,边喝边聊天,讨论下一步的行程,我拿过营地的宣传手册浏览了一下,图片配合文字,文图并茂,介绍了营地的服务项目:营地提供藏餐、川菜、烤全羊等饮食服务,并提供新鲜奶茶、糌粑、藏包、手抓羊肉、道石合等独居藏族特色美食;活动项目有骑马、坐牦牛、篝火晚会,还可以寺庙祈福朝拜,游人在这里可以尽情体验神秘淳朴的藏族风若在甘加草原露营,静谧的夜空繁星密布,仰望星空,整个人仿佛浸润在一片汪洋星海之中,令人魂牵梦萦。

喝完茶,中午吃了甘加藏羊肉,下午去白石崖寺参观。

一路上,绿黄色的青稞一块又一块的,在这绿色包围中,白石崖寺院的红墙与白石崖混为一体,站在远处望去,是极佳的一幅山水画。

周围是毛茸茸的山丘,沿途景色美不胜收。

偶尔,行进的大道上会有几路结伴的牛羊来凑个热闹,见着我们这四轮的铁壳,有的知趣地快速避让,有的亦步亦趋,还有的居然横眉冷对,誓死矗立,毫无畏惧……在这碧空绿毯之间,山峦、林木、牛羊、鹰鸟与我们,安静地、温和地存在着,那四季悄然地更替,那岁月无声地流逝,似乎与他们无关。只希望,我们冒然的造访,没有扰了这安静和温和,我们离去后,他们依旧无恙!

几个过路的女娃,衣裤被太阳晒褪了色,腮边的胭脂红却很明显,看见我们这些陌生人,露出腼腆的笑。

一路上抓拍了这几处风景。

进入寺院,看介绍说:甘加白石崖寺是宗喀巴大师的师父旬努香曲的喇嘛达闻旬努桑盖于公元十四世纪创建,当时有万从僧人,千人俄合巴之说。经过漫长的历史变迁,先是创办成闻思学院,改又建为密宗续部学院,并成为拉卜楞寺属寺。

马律师介绍说:这个寺院的一百多名僧人,严格守持有关佛教戒律,潜心研修佛教密宗之根本极乐,密集,大无威等本尊的供养仪规,努力学习修持菩提道次第和密宗修持次等,学习有关藏文的声明学,修辞、医明、天文历算等知识,比我们的大学还正规。

听他这么一说,我明白了这个寺院为啥这么清静,原来是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寺院是清静之地,僧人虽多,却不热闹,甚至看不到人间烟火。我们也不敢打扰这个佛门圣地的清静,放慢脚步,不再说话,轻手轻脚的参观,照了几张相,证明来此一游,就离去了。

在返回营地的路上,草原西方弧圆的天边,如有火烧云,地平线上便翻腾起熔流的金汁。

云在傍晚回家,余晖收走最后的金黄,云堆在天边,像跪着睡觉的骆驼,一朵挨着一朵,把草原遮盖严密。

来到营地,草海中的帐篷群,如海上的一条条船,在烟雾缭绕中,静静地冒着炊烟。

这里的天,这里的地,这里的草原,这里的帐篷,这里的羊群,这里的一切,都蕴含着诗情画意,虽不似江南水墨画般的婉转缠绵,而是藏域唐卡般的神秘多彩。

傍晚吃过饭,己经入夜,音乐响起,草原上的篝火晚会开始了。不少游客闻声而去,我们同行的刘女士和安女士也爱这种热闹,早早去了。

我们这些上了年龄的人,已经没有了青春激情,既不骑马驰骋,也不参加篝火晚会的歌舞升平,静静的坐下来,喝着奶茶,抽烟聊天,等着看星星。

太阳刚刚落下去,天地突然静了,宁静无云,天幕则一派澄蓝,月牙微白,天地之交是白茫茫的光带。

天渐渐的黑了,草原辽阔,天空将暮色像铁锅一样罩在草原上,天穹就像一个硕大的圆形屋顶,很低很矮,始终伏在人的脚底下。

草原的大月亮高高的挂在深沉的墨蓝色的天幕,星星闪动,仿佛被地面的热情感染,闪闪烁烁,跳起舞来。夜深了,篝火燃烧后的木头闪着红光,噼啪作响,蹦出一个个闪闪的火星,在黑暗里倏地灭了。尽兴的游客回到蒙古包,一切归于宁静。蒙古包外,夜色如水,空气中有花草和泥土香气,带着露水的潮意,向四面八方弥漫游走。

呵,终于静了,篝火熄灭了,唱歌跳舞的累了,进入梦乡了。只有远处分散的旅游点上的灯火点点,只有清清的月光,只有静寂的夜幕。皎洁的月亮非常的硕大、明亮,好像距离我们很近很近,挂得很低很低,就在头顶上,仿佛要和你凑到一起谈心说话一样。

星星眨巴着眼睛,醒了,活跃了起来,一颗,两颗,三颗,满天星斗,闪闪烁烁。迎面注视着你,它们好像在蒙古包等候了多时。在这里看星星,星星们在你眼前亮起,一直亮到了脑后。你仿佛把头伸进了一座古钟里面,内里嵌满活生生的星星。我顿悟《敕勒歌》中为什么有“天似穹庐”的句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