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19,东乡山路崎岖

  • 陪你一起游草原
  • 荒漠沙枣树
  • 2132字
  • 2022-03-20 09:57:20

19,东乡山路崎岖

第一目标是东乡,去吃我几年前品尝过的东乡手抓。

已经快到目的地了,路上给马律师打了个电话,说我们快到了。这次出发前我就和他联系好了,他是临夏当地人,在LZ市从事律师工作,是我的同行,业务上也有合作,在西安我也招待过他,他一直邀请我到兰州或甘南来玩,给他一个礼尚往来的机会,这不我就来了。

马律师发了位置,他在通往东乡的高速出口等我们。车随着导航来到集合点。

拐过路口,远远的,我们看见有辆小轿车停在那里,一位穿着讲究的人站在旁边,注视着我们前来的方向。我是近视眼,又不爱戴眼镜,远看好像是马律师,近前,果然是马律师特意在那里迎候我们。

车窗打开,看到他站在路边向我们招手,我下车快步过去,马律师与我拥抱,又握手相互问候了几句。

见面之后,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我知道马律师在路边等了也有一个小时了,我道歉说道:“路上有点堵车,让你们久等了。”这是我向他撒谎解释说是路上堵车,其实是出发的时候就被两个女的耽搁了一个小时,路上老黄开车紧赶慢赶,路上她们又要停车照相,又要上厕所,又费了些时间,还是比预计的时间迟到了。

对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朋友老黄,老张,小刘,小安,我们一起来玩。马律师又与他们握手、问候、寒暄。

马律师还带了个女助手,很认真地以藏民族礼节,为我们献了哈达。

其实,一路行来,我给他们几个过马律师的传奇经历,还有他热情好客的故事,因此大家都对他有些了解。

我换乘到马律师的车上,一块来的朋友开车在后边跟着,又上路了。路上他介绍说:有一种流传:“说起手抓,想起临夏”,“客人来了,不吃顿手抓,枉来临夏”。而临夏的手抓羊肉以东乡的最为出名,所以吃东乡手抓羊肉几乎成了河州饮食文化的代表作。

走这条到临夏的路,绕个道就到东乡了。我们今天的晚饭就到东乡吃手抓羊肉。

我说客随主便,到了这里就听你的安排。

进入县道,地势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我们看到的多是多姿的群山,这是一个草原过度地段,山的断层明显带有西部山区的特点。

对我来说,这样的盘山路,我并不陌生,我出生在宁夏,常走出名的六盘山,我打算小睡一会儿,把精神头留给下车后的大吃大喝。

然而汽车刚进山,我却一点睡意也没了,因为太颠簸。

车沿着蜿蜒崎岖的盘山道向峰顶行进,不过这一段路是山路,七拐八摇的,DXZ自治县地处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的交会地带,属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中间高突,略呈“凸”字状境内山峦起伏,沟壑纵横,山坡陡峭,这地形修的路与你们宁夏固原的六盘山相似,人们形象地说,这里是“碰死麻雀滚死蛇”的地方。他抽着烟给我做了这么一番介绍。

他说着,我注意观察着,这里的黄土塬,雨裂发育,切割颇深,悬崖峭壁处处皆是,我在石油系统待的时间长,从事过地质工作,从专业角度来讲,这个地貌属于切割破碎的黄土高原沟壑,形成了一幅绵亘层叠、纵横交错的山峦图景,“隔沟能说话,握手走半天”是这种状况的真实写照。

路随地形,车便驶向了无休无止的盘山公路,继续上升,气温渐低,我加穿了罩衣。说来也怪,随着气温的降低,绿色却更浓了。初夏的牧草一簇簇从枯黄的残从中挺起嫩绿的茎叶,农田里稀稀疏疏、有气无力的生长着片片莜麦。高耸的乔木已随滚滚车轮悄然隐去,出现在眼前的是枝桠扭曲的胡杨和沙棘,这逐渐沙化的土地,明显地突显出半农半牧区域的特点。

地势渐渐升高了,山原上出现了流沙半淤的农田,耕作的痕迹依稀可辨,几株榆树挣扎着从田梗边探出头来,瘦弱的枝叶在风中抖瑟。

沿途随着海拔上升,气温逐渐降低,当地老百姓都穿着厚厚的衣服。我们从关中三十七八度的高温一下到了十几度的环境中,虽然有点冷,但每个人都直呼舒服,冰火两重天,要的就是这种温度和感觉。

原上的牧草反而由一蓬一簇渐渐连成了片,草色也随着有枯黄变成了嫩绿。有牛羊悠然的在啃食着,数量不是很多,应该是牧户散养的那种吧。

车轮飞转,眼前的草地、羊群呼啸而过,路边有清真寺,风格很有民族特色,几乎有人烟的地方都有那象征信仰的月牙存在。其实自从进入东乡境内,无处不见清真寺,表明这里是回民区。马律师提醒说这里的回民挺讲究的。

马律师说,东山大沟深,干旱少雨,牧草含水量少,因而东乡羊肉膘肥肉嫩,肉质纤维少且细腻,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及多种微量无素,富有营养,所以才出名。

不仅如此,据说,河州姑娘肌肤娇嫩,靓丽多姿,脸上水露露的,“红处红,白处白”,与从小食羊肉有关。

公路在大大小小的村庄里穿来穿去,想不来为什么东乡人都住在山上且是公路边上?后来,查了上述有关资料才明白,在一个全县面积百分之九十四都是山梁沟壑的地方,人们不住到山上和交通相对便利的公路边上,又住到什么地方去呢?

好在有马律师带路,他熟悉路况,我们从河西走廊平坦笔直的“高速”角色,转换到了东乡沟峁相连梁壑相套的“盘山”角色,不是他带路,我们都会迷失方向的。

我朝后视镜看了一下,忽然发现后面的车没有跟上,我让马律师停车等一会,十几分钟之后,老黄的车跟了过来,两个女的抱怨说:这路也太颠了,我们俩都下车吐了一阵子,路上本来就没吃东西,肚子又饿,这又吐的空空的,马律师的女助手从车里提了一个塑料袋,里面全都是零食,拿他们说道:“你们在路上吃一点,垫垫低,我们马上就到了。”

小刘一接还一边埋怨着说:我见吃的就想吐。

我扭头吐了吐舌头,这是吐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