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3,徜徉在草原花海看牛羊

  • 陪你一起游草原
  • 荒漠沙枣树
  • 2743字
  • 2022-03-16 08:09:10

13,徜徉在草原花海看牛羊

我静静的在草地上坐了一个多小时,已经是下午4点了。

我在寂静中融入自然,心也静了,思维也静止了,释放心情,得到了很好的休息。

现在该起来走走了,我观察了一下4周,我现在处在盆地草原的东北角,决定先上到山坡,从高处看看四周的景致,然后再到这块草原的西南方向看看,慢慢的把这个草原看个够,全方位体验一个。

我旁边还坐着4个人,我说了一下我的想法,那个牵马的汉子和老黄欣参加。老黄和我一样是为了看景,那个骑马的汉子是为了做回去的生意。想法虽然不同,但是却走在了一起。

我和老黄从下面往上走,黑脸汉子牵着马跟在后面,那马要吃草,不情愿走,甩着脑袋,把缰绳拉的直直的,那个黑脸汉子有的是办法,从地上扯几把草,边走边跟马喂着,那匹马就乖乖的跟着他走。

往上爬了1公里多路,随着地势上升,草稀疏了,但树越来越多了,泥土石堆沿沟道绵亘而上,急步攀高,不过是半山处,便已觉视野开阔,还有就是,在草地上看山并不远,可越往上走好像离我越来越远。这才忽然想起民间那句俗话“望山跑死马”!何况人乎?我有些后悔,不想爬了。那牵马的黑脸汉子趁机说:我这里有马,你可以骑着上去。我问他骑上山要多少钱?他伸出一个指头说100元。我摇摇头对他说,算了,我出来本来就是锻炼来了。他听了很失望,陪着我们走了这么远,看来是白跑了。

我吃了几块牛肉干,继续攀登,到山顶后一看,这山体像是得到命令似的,山梁齐刷刷地止步了,另一边就是陡坡。树阴自上而下地笼罩着山体,小树绿的生机勃勃,大树的躯干上布满了绿苔,鸟在什么地方悠长鸣叫,一个鸟叫,旁边就有另外几个鸟跟着鸣叫。

从高处往下看,天更蓝,地更绿,惟感天地悠悠,心也打开了,身体也舒缓了。

待了一会儿,我们往西南方向的草地走,走了没几步路,脚底下湿滑,仔细一看,是水沿着山体岩缝淅出,将草地滋润,难怪这里的草长得这么丰茂啊!

有的地方形成了沼泽,草根上积着一滩一滩的水,脚踩上去,鞋子就陷下去了。

牵马的黑脸汉子说,走这片沼泽时,要会看路,否则把人陷下去会很危险的。他用手给我们指着路说:朝石头多的地方走,那里土质硬,朝有马蹄印和牛羊粪的地方走,那是牛羊走过的道,那才是穿过沼泽的路。

我们按照他的指引,朝有马蹄印的地方走,路虽然没有在草坪上走起那么舒服,但脚不会陷下去,心里却踏实了许多。牛羊蹄印曲曲折折地伸向草地深处,很像一条细长的蛇爬过后留下的痕迹。

走到一个低洼的地方,溪水聚积成流,溪水在草丛中,下泄不畅,在沟谷中四处漫流,然后又与土凝结为泥,形成了沼泽。水映着蓝天和灌木的影子,我用手撩水,感觉清凉极了,诱惑着此时口干舌燥的我。我想喝水,口渴死了,用手掬了一捧水,牵马的黑脸汉子看到我想喝水的动作,连忙制止了我,这水虽然清亮,但是里面细菌很多,牛马牲口和羊可以喝,人喝不成,我悻悻然的抽回了手。

溪水渗进绿油油的草地,浇灌着这批大地溪水回归了故道,植物恢复了快乐的天性,疯长着,不知不觉地把绿色洒满了大地,又供奉了许多牛马和羊。

来到西南方向的草原深处,是一片花海,让我惊喜的是,这片草原奇花异草是那样的多,有黄有紫有白。这些花细小,细细的茎有半尺长,花瓣有铜钱大,没有人工养殖的那么大,那么艳,但这里的野花太多了,连成一片一片的,点缀中草丛中,无边无际,像袖珍的向日葵一样,一片一片地在阳光下舒展花瓣,随风摇曳,让人目不暇接。

这里是花的海洋,当然也是蝴蝶的世界,蝴蝶也喜欢群聚,扎堆成,呼啦啦的一大片,一片蝴蝶有几百只,黄色翅膀的小蝴蝶较多,蝴蝶们就那么吸附一样趴在草和花上,个别蝴蝶飞走了,很快又有后来者加入进去。这么多蝴蝶聚在一起干什么呢?这次那个黑脸汉子也说不清楚了,其实我心里是清楚的,蝴蝶在寻偶,在产卵,在吸食露水和花蜜。

我折了几朵牵牛花送到鼻子底下,闻到一股苦味。这花不分瓣,它们的花不仅像喇叭,还像裙子穿倒了,或者说穿粉裙子、紫裙子的精灵一头栽进花里。

不远处有几十头牛和上百只羊,在草地上悠闲的吃草。我拿出相机拍了这一幕。

我走进牛群,想近距离的与它们接触,但是牛看到陌生人还是有一定的警惕性,离它十米远的地方他会停止吃草,抬头看着你,离他4~5米的地方,它会掉头甩着尾巴走开。好像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它也不会让人摸他亲近他的。

但是有几头长角的公牛,躺卧在锈红色的泥沼中打滚,给全身涂上一层斑驳的泥浆,它看见我们过来,却目中无人,懒得理踩我们一眼。听人说发情期的公牛是很野蛮的,性情是很粗暴的,个点主动的攻击人。我们也不敢凑过去看这个骚动的大家伙。

我又去看羊吃草,羊的警惕性比牛要低一些,羊们看到来人会往一块挤,抱团抵御外来的威胁。但小羊羔好像和人小的时候一样,对外界的事物充满好奇,睁着温柔的眼睛站在草地上,静静的看着来人,大羊只顾低头吃草,对万事万物一点兴趣都没有,若是人走近了,它们吃草的步伐加快一点而已。只有小羊羔看着好玩,一会儿静静的看人,一会儿用鼻子嗅草,一会儿跑到母羊肚子下面吃奶,一会儿跳跃,玩的不亦乐乎。我看一个小羊羔云朵一样的身子,嘴巴粉红,嗅一嗅青草,跑开,去嗅另一片草。看我们近,它“咩咩”地叫妈妈,老羊警觉的抬起头看着我们。

我在想,草和草有不同的气味吗?我问同行的黑脸汉子,这时他已不牵马了,给马上上绊子,让马自由的吃草。他回答我说:这么小的羊还不会吃草,它是看着大羊在低头吃草,觉得好奇,在模仿他们的动作。我在想这个黑脸汉子,一点也不懂艺术,不懂得比喻,不懂得夸张,不懂得赞美,如果这样说:小羊羔它像儿童一样寻找美,找比青草更美的花。是不是更好听?

正在这时,几个小伙骑马驰骋,风一般嘚嘚嘚地从我们身边掠过。对那个黑脸汉子说:老李,该撤了,蚊子马上就来了。

“好的,马上就走。”他一边答应着一边去牵自己的马,同时对我们说,天气凉的时候蚊子就出来了,这里的蚊子很厉害,该回了。

我现在知道他姓李,我也叫他老李,对他说:我照几张相咱们就撤。

此时,太阳西沉,气温骤然降低。突然发现我的胳膊痒,一看有两个蚊子已经叮咬上我了。牛群也都甩着尾巴,哞哞的叫着,我小时候放过牧,知道这是蚊子开始围攻牛群羊群了。这时头顶的蚊子聚成一团烟,嗡嗡的声音滋扰在耳边,成群的蚊子向我们袭来,因为慢了几步,就遇上蚊子军团,围在身边轮番进攻。我拉着老黄扭头就跑。

快到山坡顶时,落日西坠,落霞的余晖亮亮地耀眼,照在草地上,把草地染成了一片橙黄。渐渐地,天边被鱼鳞般的彩云覆盖掉,路边的树木和两侧丘陵随着夕阳而隐,只剩下模糊的轮廓。

这就是我们徒步梦幻草原的一天。

老爷岭庙弯口草地,大家的感觉都是太神秘!太奇幻!

如果可以,我更愿意留下一缕魂,寄放在圣洁的草原深处滋养。明年再来,带走属于自己的充满灵性、意韵和风采的美丽画卷,来补全”......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律动和色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