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8,扎营

  • 陪你一起游草原
  • 荒漠沙枣树
  • 1528字
  • 2022-03-13 20:25:19

8,扎营

走了六公里路,前方出现了一个开阔地带,两边有不高的山坡,中间一条溪水潺潺从谷低流过,蜿蜒曲折,随地势时宽时窄、时缓时急地跳跃而过。两边的坡地上绿草如烟,有好几群马在走动,这就是带队的人说的养马场,还有牛羊在悠闲的吃草,满眼都是美景,我左顾右盼,欣赏这有“东方的阿尔卑斯山”之美誉的关山牧场。。

我到谷底的溪流洗手,因为前一阵下雨,草地泥泞湿滑,不太好行走,看到一串串气泡从泥缝中迸散,青草味弥漫在四周。

大家拿着帐篷,四散开来,寻找理想的扎营地。我来到两排土房子和一个羊圈前,四周用乱柴扎着栅栏,地势相对较高,有羊圈的土墙挡风,一支烟的时间,我就搭好了帐篷,坐在草坡上,我怀顾四周数了数,我们一共扎起了16顶帐篷。

有几个年轻人和几个女人,把帐篷搭在了溪流旁边,那里景致好,洗漱方便,但是我心里很清楚,他们出门少,没有野外工作和生活的经验,一旦下起雨来,那些地方就成了水泡子,帐篷就被淹了,我摇摇头叹气一声,也不能说什么,毕竟刚出门,临时凑在一块,谁也不认识谁,再说了,年轻人有年轻人玩的方法,我们也不好干预。

带队的老柴说,晚上吃烤肉,他这会过去买羊肉带烤架和柴火,让大家先休息一会。

他走了不一会,草原风云突变,风婆婆便来访问,平地起个旋风,忽喇喇地抖了起来。帐篷遇到风,欢快了起来,像风马旗一样剧烈地摇动着,有三顶小帐篷被风吹起来,在草地上滚动着,帐篷的主人在后边追着,直到帐篷被树挂住才停了下来。

海上是无风不起浪,草原上的风是个精灵,它追随着马群、草场、风马旗和帐篷以及女人的裙摆,随时随地而来。

接着又是电闪雷鸣,疾风暴雨的丢了几滴雨,就过去了。

风刚停,太阳从云层里钻了出来,如一个漏斗泄下大小不一的光束,我们驻扎的草地一片空明,山峦、绿树、草地、农屋、牛马和羊,经雨水洗涤,光束直射,温柔明亮,山形、草色、清晰鲜明,好一个理想拍照的色温条件,大家份纷钻出帐篷,喜欢照相的抓住这难得的机遇,啪啪拍个不停,不懂光影摄影世界的人出来晒太阳,扫掉阴雨天打在身上的湿气。

带队的老柴坐着一个面包车回来了,从车上拿下了烤架,拿下来了一只羊,高兴地计划着晚上的活动,要搞个篝火晚会和吃烤全羊,大家听了都欢呼雀跃,开始着手准备。正高兴着,这儿的天,突然又变了脸,在阳光的忽明忽暗中,突然又起了风,风里来,雨里去,风雨交替,阴晴不定。先是温顺的小雨,点点滴滴的下,娴柔的敲打着帐篷,演奏着舒缓的歌曲,几个女孩子跑出来,还高兴地迎面朝天,双手上举,迎接这毛毛细雨,来个雨中即景。有个穿裙子的女孩在草地上迎着雨奔跑跳跃,小伙子拿着相机咔嚓咔嚓的忙着不停的照相,野花的花瓣在风中俯仰摇摆,也配合着这穿着打扮时髦的女娃,比试着看谁好看,套入了镜头。

伴着这和风细雨,跳着笑着唱着,不一会雨水便“哗啦、哗啦”地雨却大了起来,变魔术似的瞬间猛了起来,山风也来助威,夹着劲烈的雨势突然逼来。把大家又逼进了帐篷里,风越来越大,耳朵里满是隆隆的打鼓声天地瞬间进入混沌世界,满山沟都是风,急风暴雨式的,嘶吼着,帐篷被鼓荡了起来,暴雨在倾泻,疾风在吼着,仿佛无数烈马在草原上奔腾,踏过田野,泼向溪谷,洒向树林,覆盖草地,所过之处,轰轰隆隆,仿佛要摧毁一切,蜷缩在帐篷里的人犹如置身在牛皮鼓中,帐篷的纱布强烈的晃动着,。

这是一场突然的天气哗变,让人措手不及,无法招架。有几个人扎的是老式小帐篷,覆盖在上面的篷布,被卷上天空,如风中的旗帜列列地抖展着,随时会被风卷走,一些人害怕了,有些人恐惧了,颤抖着找到导游,寻求保护,这时手机传来了张家川县的橙色天气预报,今晚有强风和雷阵暴雨,山坡上有可能发生洪水。

导游也害怕了,召集大家收拾帐篷和行装,马上撤离,这只队伍如溃败的逃兵,丢盔弃甲,狼狈的逃下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