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黑夜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215字
  • 2022-04-14 21:23:00

夜色降临,月上枝头。

培训班宿舍内热闹非凡。

明早有100人提前离去,别离的情绪悄然感染着每个人。

今晚,面对喧闹的宿舍,教官并没有制止,所以学生们三五成群的聚堆在一起,做者告别。

陈纯新和三个好友此刻聚在一起抽烟说话。

“上次还是开学时远远看见戴主任,今天一见可真是威风,你不知道当时我腿都是抖的。”

一个浓眉大眼的白净男生说了一句。

“是啊,以前是只闻其名,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气场太强了,别说你,我当时心里也虚。”

“哼,虚什么,没听主任说嘛,争做无名英雄,可惜不能去前线,不然我一定可以手刃几个小本子。”

“行了,刘大能,就你能,就你胆子大,我们是搞情报的,别天天想着打打杀杀。”

“哼,你知道什么?我可是听说了,局本部和外面的区站都是分情报、行动、电讯各个处和科的,到时候去干什么,自有长官安排,哪里轮得到你们操心。”

刘大能不愧这个名字,显然是个消息灵通的。

这时一人看到陈纯新一直没有说话,好奇问道:“纯新,你明天就要走了,听说是去山城,你女朋友联系上了没有?这以后见面的机会可就少了。”

几人平时聚在一起,都知道陈纯新有个联大的女朋友正在上学。

陈纯新闻言,脸上露出一丝苦涩,撤离的时候,和女朋友走散了,和组织也失去了联系,本想去山城找八路军办事处,不想中途遇见了北大学长孙兴武,这也是自己的入党介绍人,请示上级后,指使自己加入特务处培训班,作为闲棋冷子,秘密潜伏,以待来日。

接到组织上的命令,兴奋之余,也很迷茫,相对于潜伏,他更想去前线,但是组织交待的任务必须完成。

不过相较于其他还没有毕业的同学,自己明日就能出发前往山城,说不定还可以见到自己的偶像武岳首长,想到这里,陈纯新暗暗有些兴奋。

他不知道培训班500人中,还有没有和自己一样的同志,纪律要求,他是不能表明身份的,但是暗中观察之下,他还真有发现。

比他高一年级的同学刘行国竟然也在这个培训班,虽然见面只是点头,但是彼此身份心知肚明。

这让陈纯新很兴奋,终于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人默默战斗了。

突然,寝室大门开了。

几人转头就见教情报学的教官罗仁忠出现在门口。

“陈纯新。”

“到。”陈纯新下意识的回答,立刻起身。

“整理仪容仪表,外面集合。”

教官的声音永远严肃冷峻。

“是。”

陈纯新忙着穿鞋,一旁的几人好奇中起哄:“纯新,看来是又要被接见了,真羡慕,学历好就是不一样。”

“哈哈,那是,上次考试纯新可是综合第二名,除了射击,其他都是第一。”

陈纯新听着这些议论,莞尔一笑,不以为然,因为他深知,只有表现的越优秀,才能在人群中脱颖而出,受到重用的几率才越大,这样方便以后更好的完成组织交待的任务。

出了寝室大门,陈纯新才看见教官旁边还有一人隐藏在阴暗中。

关门的瞬间,灯光交织在此人脸上,微胖的身体,圆脸上满是笑容。

记忆中这个人今天一只侍立在戴春风身后,应该是随从之类。

“陈纯新?”

来人开口,语气平静,眼神炯炯有神。

“报告长官,我是陈纯新。”

“好,处座召见,跟我走吧。”

“是。”

教官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还是告辞离去。

陈纯新跟在来人身后,心想这个点了戴春风找自己什么事情呢?莫非去山城的事情有变?要给自己交待其他的任务?

可是走出一段距离,陈纯新却发现去的不是教官办公区,也不是今日戴春风办公的地方。

这个方向反而是禁闭室所在。

恐慌、不安的情绪一颗环绕心间,陈纯新脚步迟疑,装作镇定地问道:“长官,我们这是去哪里?”

来人微胖的脸上,好奇中挤出几分笑容,随即脸色难看起来,低声道:“到了不就知道了吗?”

“这。。。。。。”

莫非是自己身份暴露了?是学长孙兴武叛变?还是戴春风发现了蛛丝马迹?

瞬间,汗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陈纯新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双手紧握,做好了随时搏斗的准备,就算暴露,也要死得其所,绝不能泄露组织的秘密。

看着陈纯新迟疑,圆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这表情交织在黑夜中,让人恐慌之余,觉得格外阴森诡异。

突然,一把手枪顶在了陈纯新身后,身体僵硬着,待回头就见一个面无表情的汉子站在身后,对方什么时候出现的,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巨大的恐慌席卷陈纯新全身。

山城,新安公寓楼下,一道黑影从暗中闪现,左顾右盼片刻,走出十几米距离,才拦下一辆黄包车离去。

不远处,一个黄包车车夫紧了紧头上的毡帽,远远跟了上去。

这时,公寓楼对面的房间中,一个睡衣男子,吐出烟蒂,拿起旁边的电话,拨出号码说道:“1号离开巢穴,有人跟上了,请求下一步指使。”

电话那端不知道说了什么,男子挂断电话,拉开窗帘,将窗户打开。

对面新安公寓,一人看见这边打开的窗帘,探出头朝男子挥了挥手,迅速消失。

男子对同屋的一人点了点头,两人出门。

大门关闭的那一刻,随着手电筒打开,门上604的铭牌在灯光下显露出来。

其中一人敲了敲602的房门,大门开合间,另外两个男子微笑着走了出来。

两人手上戴着白手套,脚下是麻布制作的鞋套,一人手中还提着一个木盒。

为首一人说道:“小刘留下观察,老吴和麻子和我一起进去,记住了,我们只有十分钟时间。”

“是。”

老吴拿着手电筒,仔细观察了几眼锁眼,从裤兜拿出一跟铁丝,将尖头微微弯曲,伸入锁孔。

耳朵贴着锁孔听了几秒,老吴转动铁丝,轻轻一拉,“咔嚓”一声,锁竟然开了。

叫麻子的男子立刻按捺不住伸手开门,却被为首男子一把按住。

在麻子疑惑中,男子靠近房门,轻轻转动把手。

随着手电筒的光束从把手处转移到地上,一跟头发也飘飘落在地毯上。

麻子脸上的不满和不以为意瞬间变成了惊愕和后怕,一时讪讪不语。

为首的男子冷哼一声,穿上鞋套,仔细检查了地毯,才小心翼翼的跨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