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车夫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806字
  • 2022-04-13 13:26:08

将吉普车隐藏在远处的小巷中,李唐三人换了装束,简单化妆才来到不远处的茶楼继续监视。

茶楼二楼对着正街,视野很好。

只要守住了饭店前门,就可以监视到每一个进出饭店的人,包括苏静。

但是对方在包厢中聊了什么却无从而知了。

李唐此时穿着一身黑色夹袄,嘴上黏着胡须,看起来倒像是一位土财主。

但李唐自己知道,他这份打扮有些滑稽可笑,不伦不类,高明的人一眼就可以看穿。

伪装绝不是换个衣服衣装那么简单,面容,面部表情,形体,走路方式等等,每一样出错,都可能前功尽弃。

虽然特务培训班培训过不少,但是更多的还是生活的历练。

就像一个老戏骨一样,为什么演什么像什么,除了天赋以外,更多的还是生活的阅历,生活经验的积累,对人物角色的理解把握。

支援比李唐想象中来晚了五分钟。

看了三次手表,过了足足三十五分钟,马航和王自力才带着几名手下姗姗来迟。

看着李唐铁青的脸,几人低着头不说话。

“目标是女的,穿灰色大衣,黑色长靴,长发,身高在一米六左右,体型纤细。。。”

猴子简单面熟了苏静的长相装束,才一脸恭敬的看着李唐。

李唐点上香烟,深吸了一口,压下心中的怒火,开口:“饭店没有后门,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找到目标所在的包厢,这个简单,问服务员就可以,但是怎么样将动静做到最小,你们要想好方案。窃听的可能性较小,所以,第一我要知道和苏静见面的是什么人。第二,两人出来后怎么跟踪。记住了,宁可跟丢也不可打草惊蛇,但是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明白吗?”

“是。”

“记住了,敌人很狡猾,也很小心,这条街出现了可疑的人都可能引起对方的警觉,所以想好了,你是什么人,你扮演的是什么人,你以什么样的方式和理由出现在这里,这些培训课程,不用我为大家重新温习了吧,谁要是过年多吃了几斤猪肉,连看家的本领都忘了,那我就送他去养一辈子的猪。”

“是。”众人凛然,齐声回答。

交代完任务,李唐让猴子和雷云峰配合策应,其他几人商量方案,自己一个人悄然出了茶楼。

雨后的山城,空气清新,冷风中带着暖意。

李唐缓慢走在街上,从火锅店门口路过,余光暗暗打量着每一个过路的行人,尤其是那些固定的摊位。

左边十点钟方向,有个身穿麻衣,带着毡帽的擦鞋匠,此刻蜷缩在墙角处,低头卷着汗烟。

黝黑的双手皲裂,布满老茧,干燥的皮肤皱成褶子,熟练的从左边口袋拿出烟卷,右边口袋里轻轻一捏,烟草就到了纸上,嘴唇一舔,双手搓动,一根自制的香烟就成了。

男子将香烟叼在嘴里,掏出脏兮兮的火柴,连划两次才点燃。

白烟袅袅,带着浓烈的刺鼻气息,男人满足的戏了几口,黑瘦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左右边两辆黄包车停在火锅店门口,车夫百无聊懒的坐在车梁上,等着揽客。

这两辆黄包车似乎已经停了很久。

一个蹲坐在车梁上抽着香烟,面色苦闷。

一人手中拿着灰色的汗巾不时拍打着车身,眼睛时不时注视着火锅店门口。

这人穿着黑色棉衣,外面罩着一件灰白的马甲,上面写着永久车行。

灰白的裤子裤脚有些磨边掉线,脚下是一双圆口的单鞋,白色的粗布袜子。

李唐装着点烟,上前问道:“兄弟,借个火。”

男子抬眼看了李唐一眼,粗糙的脸上有些不耐烦,不过还是从口袋中掏出一盒火柴。

火柴盒子很新,里面的火柴也只用了几根,外面的包装上“丰泽酒楼”几个字引起李唐的警觉。

据李唐所知,这家酒楼是山城颇为出名,主打川菜,客人络绎不绝。所以才财大气粗,订制火柴打广告,这种火柴个头粗大,火柴更要比一般火柴长不少。

这样的火柴出现在此人身上,排除其他可能,只能是此人最近去过这家酒楼了。

但是一个赚苦力钱的人力车夫为什么会去这种地方消费呢?

这显然和此人的身份不符合。

假扮的车夫?

不知道。

假扮车夫的目的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李唐心中一惊,苏静在这里接头,门口出现一个乔装的车夫,把风?

敌人果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老练和狡猾。

现在除去此人?

不行,那样会直接打草惊蛇。

李唐决定进一步试探。

将火柴还了回去,李唐皱了皱眉,装作有些焦虑的问道:“兄弟,渝中路去吗?”

车夫直接摆手。

然后又解释了一句:“我的车被预定了,你找别人。”

语气生硬,说话的口音带着一股东北强调。

李唐心中冷笑,面上不动声色。

旁边的车夫听到李唐两人的对话,立刻上前搭讪。

干燥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先生,去渝中路?那地方可不近,不过我们干的就是这事,上车吧,我的速度您放心。”

说着拿下毡帽下的汗巾一边擦拭座位,一边邀请。

李唐欣然同意,如果现在拒绝,那一定会引起车夫的警觉。

不管车夫是不是被早早预定,火柴的事情就够怀疑了,或许那盒火柴是别人送的等原因,但是同一时间出现一个有嫌疑的人未免太巧合了,一个特工是不相信巧合的。

敌人的狡猾和老练再次让李唐小心谨慎起来。

上了黄包车,李唐冷眼看着那名车夫,还是倚坐在车梁上,一动不动。

李唐坐的黄包车刚通过街口,绕过一个巷子,就停了下来。

因为一把手枪顶在了车夫的腰间。

“大哥。。。您干嘛?我。。。我没得钱啊,我就是个臭拉扯的,和你又没得仇,你这是干撒子嘛。”

车夫颤抖的身体,惊慌失措的眼神、表情,不加掩饰的落在李唐眼中。

这是一个普通人遇到突发事件的正常表现,如果是演的,李唐只能自认倒霉了。

一张黑色的证件出现在车夫眼前,“这是我的证件,大哥,你不要紧张,只要你没有违法,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相反,只要你配合我,我还会奖励你,怎么样?”

车夫颤抖的手结果证件,瞄了一眼,看着照片上年轻的男子和眼前此人有几分相似,心中松口气的同时,还是紧张解释道:”犯法,啷个可能嘛,我肖保和撒子违法的事情都没有干过,长官,你到底让我干撒子嘛。。。危险的事情我不得干哈。。。我家里。。。“

车夫的话随着一张百元大钞戛然而止。

这可是自己跑半年车,磨破几双鞋才能挣来的。

“放心,不会让你干什么危险的事情,我先问你几个问题。”

李唐尽量平和语言,让自己显得和蔼些。

车夫有些热切的望着百元大钞,狐疑的问道:“长官,你想知道撒子吗?”

“和你一起的那名车夫你认识吗?”

“你说孙冬久?长官那个龟儿子是不是有撒子问题哦?我早就看他不对经了。”

“哦,说说,哪里不对劲。”

车夫提到孙冬久脸色也松弛下来。

“那个龟儿子好吃懒做,一天神秘兮兮的,和旁个也不说话,但是这家伙总是出去偷吃偷喝。“

“偷吃偷喝?”

“对撒,每次回来嘴巴上都带着油,有时候还有酒味,我们这些人都是苦哈哈,啷个可能每天吃肉嘛,这个龟儿子肯定背地里干了撒子坏事。”

“哦,你就没有举报此人?”

“举报撒子,啷个举报嘛,我又没得证据,再说了,我告诉我们经理,经理让我不要多事。”

“你们经理也知道这件事?”

“对撒,说了没作用的嘛。”

可疑的车夫,帮助隐瞒身份的经理?

一连串信息在李唐脑中闪现,继续问道:“这个孙冬久来你们车行多久了?”

“我。。我想哈,半年吧,对,就是半年。”

“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我那时候过生日的嘛,车行的兄弟伙还和我一起吃饭的嘛,那个时候孙冬久这龟儿子刚来,喊他吃饭他都没有来。。。”

车夫似乎对这个孙冬久不满已久,牢骚话不少。

李唐也从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Ps:求推荐票求月票求打赏,感谢大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