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夜色迷雾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020字
  • 2022-04-10 01:30:00

黑夜中,淡漠的月光下,一道身影顺着墙角快速移动。

雷云峰紧追不舍。

“站住,再跑我就开枪了。”

冷风中无人回到。

“砰”一声枪响打破沉寂的夜色,犬吠声此起彼伏。

“砰”

“砰”

又是两声枪响。

远处奔跑的身影踉跄着摔倒,又迅速起身,消失在巷口。

李唐听到汇报,已经是五分钟后,立刻电话通知行动队、警察局协助搜索抓捕。

随着尖锐的哨声响起,汽笛声、犬吠声、叫骂声此起彼伏,平静的夜晚彻底打乱了节奏。

二街巷居民差不多100多户,即使扩大范围也不过300多户。

大批的警察、特工在黑夜中砸门而入。

小黑也混在人群中撒欢一样到处跑动。

行动开始,李唐就坐在客厅原地等待。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茶水换了三次,不知道看了几次手表。

突然传来几声枪响,随后再次归于宁静。

片刻,猴子才满头大汗的进来汇报:“组长,抓到人了,你可能想不到,是个女的,叫董晓佳,还是白蓉生那小子的女朋友。”

“白蓉生人呢?”

“你忘了?组长,这家伙在武汉呢。”

李唐这个时候才想起,随着金陵的陷落,如今打响了武汉保卫战,前线天天开军事会议,戴春风更是山城、武汉两边跑,特务处的一部分人也在武汉办公。

“马山给汉口发电,立刻扣押白蓉生。”

“是。”

女朋友有重大嫌疑,白蓉生即使没有参与,也难辞其咎。

“对了,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

“这女的有个同伙,和行动队的交手了,死了一个,受伤两人,同伙被当场击毙。”

“董晓佳呢?”

“腿上中了一枪,胳膊又中了一枪,要不要送医院?”

“找个军医给她马上手术,然后立刻审讯,我倒要看看这个人是何方神圣。”

“是。”

汉口。

位于新住宅区二纬路的一处别墅中,戴春风还在和几个人开会。

这处别墅是原本一位高官的,环境优雅,室内专修豪华,配有专门的厨师和佣人。

看到主任秘书齐伍递过来的电报,戴春风眉毛轻挑,冷哼一声:“齐伍,你看着办吧!”

忙着商量抓捕韩复榘的戴春风对一个从没有听说过的白蓉生没有丝毫兴趣。

沪上,法租界。

远离战火的法租界就像乱世桃源一样,依据欢声笑语,夜夜笙箫。

似乎战争与否,谁输谁赢,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这里依旧是歌舞升平。

这块畸形的方寸之地依旧保持着畸形的繁华。

山崎端着一杯酒水,漫不经心的渡着步子,嘴里叼着一只雪茄,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左顾右盼。

回到沪上之后,自觉摆脱牢笼的山崎依旧疑神疑鬼,总觉得有人跟踪自己。

那份屈辱的效忠书让他时刻心惊肉跳。

从监狱越狱的说辞似乎并没有让叔父相信,但是山崎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知道只要自己不碰情报,不出卖帝国的利益,谁也不会拿自己怎么样,相反叔父还会想法给自己遮掩。

使劲吸了几口雪茄,山崎苍白的脸上出现一丝红晕,脸皮不自觉的垂落下来,犯困,发虚,浑身瘙痒。

他知道烟瘾犯了。

狗日的李唐,为了控制自己,不单单给自己注射吗啡,还强迫自己吸食鸦片。

飘飘欲仙后却是无尽的空虚。

有些厌恶的撕扯着头发,山崎对自己空乏的身体恼火至极,想到惠子嘲笑的眼神,山崎就想将李唐这个罪魁祸首碎尸万段。

看着是不是路过的华夏或者西洋美女盛装下妙曼的身姿,山崎眼底火热,却有些力不从心。

这时,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优雅的上前,似乎不经意的说道:“请问你是齐山先生吗?”

山崎握着酒杯的手一惊,浑身虚汗直流,立刻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你这样会害死我的,你怎么知道没人跟踪我?”

男子优雅的举了举酒杯,笑道:“你不要紧张,我们的能量比你想的要大,首先我替李唐组长向你问好,尊敬的布谷鸟先生。”

“布谷鸟”正是李唐给山崎起的代号。

山崎惊惧的看着男子,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西装男子不以为意的笑笑,从兜中拿出一个丝巾包裹的方块,不动声色的放入山崎外套口袋,转身离去,迅速混迹在人群中消失。

山城。一处废弃的工厂中,几人正在交易。

夜色中,几把手电灯光交织。

一个穿着黑色貂皮大衣的肥胖男子,光着头发,脸上的伤痕像蛛网一样,密密麻麻。

大手一挥,几名手下从一只布袋中拿出一盒磺胺,小心翼翼的递出。

对面的儒雅男子接过,仔细检查后,点了点头,说道:“看样子,数目有点不对吧?这袋子里能有五十盒?”

闻言,肥胖男子轻蔑笑道:“初次打交道嘛,自然要谨慎点,实不相瞒,货只有十盒,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次顺利,下次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儒雅男子和旁边的一人对视一眼,手下将一只牛皮箱子拿了过来,里面是整齐崭新的法币。

胖子肥手从纸币上划过,露出一丝得意。

儒雅男子惋惜的叹了口气,目光闪动。

财货两清,交易顺利的完成,约定三日后继续交易。

回去的路上,一名手下立刻焦急的问道:“政。。老板,刚刚为什么不行动,这些稽查处的家伙,一个个鱼肉百姓,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只要你下令,我过去就包了他们饺子。”

儒雅男子目光闪动,笑道:“行了,小胡,你啊,还是这么风风火火,不是还有下次吗?”

“嘿嘿”,小胡得意的笑了一声,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肥胖男子这边也进行着相同的对话,听闻手下询问,胖子伤痕累累的脸上,狰狞可怖,冷笑道:“下次让王三提前埋伏好,我看这伙人八成是红党,到时候得了钱财不说,还能立功受奖……”

“哈哈哈哈哈,老大英明!”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