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在行动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076字
  • 2022-04-07 10:13:38

办公室里,戴春风坐在上首,即使是白天,窗帘却一直没有打开。

隐藏在暗处的戴春风表情晦暗不明,要不是时不时的擤鼻涕声,谁也不会发现那里坐着一个人。

戴春风患有严重的鼻炎,冬天让他颇为煎熬,手绢换了一个又一个。

他长着一张马脸,身体健壮,一双眸子幽暗深邃,似乎能看透人心。

此刻扶着办公桌站起身来,身体在黑暗中拉长,沉默着,办公室气氛沉重。

才来山城几天,猖狂的日谍就袭击了军需处的仓库,被老头子一通电话骂了半个小时,此刻他心中怒火交加。

“查,一查到底,谁要是这个时刻掉链子,别怪我戴某人不客气。”

一句话歇斯底里的说完,戴春风似乎用尽了浑身力气。

侍立一旁的秘书主任齐伍赶紧出来打圆场。

“李唐,不是抓了几个日谍同伙吗?先拉出去毙了,以儆效尤。”

李唐和情报科科长齐元交换个眼神,沉默不语。

公寓楼下,换了车牌的轿车依旧停在马路边上,几个侦查人员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街上的一切可疑目标。

西装马甲的男子从楼上下来,挥手拦下一辆日产的大头单门出租车,车上40000几个数字吸人眼球。

“这是沪上一家出租车公司的车,在山城有办事处,目前一共投运了50辆车。”

侦查人员低声说了一句,迅速启动车辆,远远坠在后面。

通过十字路口,一辆人力车横冲直撞的冲了上来,汽车被阻,再看时,那辆出租车已经消失无踪。

恼怒的驾驶员,愤怒的捶打着方向盘,车门打开,一名风衣男子愤恨的一脚将人力车夫踹翻在地。。。。

汇丰酒楼。

西装男子扶了扶金边眼镜,环视大堂一圈,在吧台正对的圆桌上坐下。

一把精巧的黑色手枪在无声中上膛,粘在桌下,触手可及。

男子将一张晚报放在桌上醒目的位置,从怀中掏出香烟,右手捏着,轻轻在桌上有节奏的叩响。

“伙计,来盒火柴。”

男子吆喝一声。

一名马甲服务生走到半途,就被另一人拦下。这人从吧台拿过一盒火柴,缓缓递到西装男子面前,火柴上的广告标签已被剔除。

男子从袖口拿出一张折叠的报纸,轻轻展开,随手放在桌上,两份寻人启事重叠起来。

“您是刘师傅的侄儿?”

“不是,我不认识刘师傅。”

“不会,我和刘师傅去年见过,听说他上个月去世了。”

“那你可能记错了,刘师傅昨天才去世了。”

“那我可能真的记错了。”男子一边说话,一边拉开椅子坐下。

西装男子这才发现男子披在身上的风衣,一只袖子空空如也,原来是一个单臂汉子。

“浦林兄。”

“旺泉老弟。”

接头暗号对上了,两人同时松了口气。

菜肴依次端上,两人边吃边聊,随意聊着时局、习俗,似乎像是阔别已久的好友。

酒过三巡,西装男子从怀中拿出一本小说,正是如今风靡的米国作家的《大地》翻译版。

单臂男子随手接过来,转身离去。

李唐坐在办公室里面,手中拿着两份户籍登记资料。

正是406房间的住户资料。

男的文质彬彬,女的倩丽妩媚。

资料显示,男子是一名作家,整日埋头写作,基本不出门,女子是家庭主妇,每日买菜做饭,闲逛。

二人来山城已经一月有余,没有朋友,也从不与人交际。

“旁边住的是什么人?”

“405是空置的,407目前住的是一名单身男子,资料显示是报社的一名编辑。”猴子立即回答。

“想办法入住隔壁这两个房间,最好是给他们装上窃听器。”

“是,我马上交待,那两个商铺老板怎么办?”

“不用理会,以免打草惊蛇。”

“是。”

猴子敬礼出门离去,李唐皱眉看着手中的资料,这些日本间谍还真的一刻都不消停。

沪上,此刻沦为孤岛的东方明珠,临近年关,街道依旧冷清。

路上零落赶路的行人神情肃穆,情绪低落。

三辆军用三轮摩托在前,后面是两辆黑色轿车,轿车上悬挂着膏药旗帜,后方一个中队的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锋利的刺刀发着森然的光芒。

行人立刻靠边低头,躬身肃立,以示恭敬。

趾高气扬的日本宪兵匆匆而过,街边的单衣男子突然从裤腰处拿出一枚手榴弹,拉开引线。

手榴弹冒着白烟,呼啸着落在士兵中间。

“轰隆”一声巨响,白烟翻腾,惨叫声此起彼伏。

训练有素的士兵立刻抬枪射击,子弹飞入人群中,白烟带着火星穿过行人的身体,血水四溅。

大片的行人匍匐倒地,血水在冰冷的地面上弥漫,猩红恐怖。

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子匆忙躲入街角,闪身进了一家牙科诊所。

诊所内,带着眼睛的白大褂男子,手中握着一把黑色手枪,眼中怒火滔天。

看到进门的女子,男子咬牙裂齿的说道:“这些日本狗太残忍了,连普通百姓都不放过,畜生。”

女子眼中寒光闪烁,悠悠叹了口气,说道:“今晚十点行动,目标静安寺愚园路。”

“那个老东西出现了?”白大褂冷声问道。

“内线已经传来消息,目标今晚住在哪里。”

“好,我知道了,汉奸必死!”白大褂神情肃然。

夜幕时分,安静的静安寺愚园路突然急速驶来几辆黑色轿车。

前后两辆车上下来几名神色警惕的精壮男子,将中间车辆环环围住。

车门打开,一个年过六旬的老者小心翼翼的下车,身上的衣服竟然和保镖护卫一模一样,驼色大衣,头戴黑色毡帽,从背后很难分出这些人的身份。

老者匆匆步入一座三层小洋楼,立刻有仆人迎接上来,老者全然不顾,匆匆进了书房,留下几个面面相觑的仆人。

白大褂男子从诊所出门,随手拦下一辆人力三轮车,一路疾驰到了法租界的会昌旅馆。

两短三长的敲门声响过,201房间的大门打开,里面3个精壮的汉子肃然起身。

男子低声嘱咐几句,几人开始检查枪支弹药。

片刻,几人依次下楼,赶往愚园路附近的沧州饭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