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杀人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169字
  • 2022-04-06 10:07:33

这是一个非常狡猾的“乞丐”。

这是跟踪者的第一感觉。

衣衫偻烂的乞丐从巷道出去,径直上了大街。

穿过一间澡堂,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先生。

此人穿着一件灰色风衣,内着条纹西装,衬衫马甲,皮鞋油光发亮。白皙的脸上带着一副金边眼镜,左腋下夹着一本书籍。

他步履稳健,看上去和刚才风风火火的乞丐没有任何关系,反而是一位博学先生。

要不是跟踪二人再次确定其耳后的一颗黑痣,恐怕早就失去了目标。

此刻他不紧不慢的走着,面色沉稳,带着一点笑意。

路过一家副食店,亲切的和老板交谈几句,片刻从窗口递出油纸包裹的烤麸面包,男人满意的点头付钱,转身离去。

闲走几步,又在一家烟酒行买了一瓶红酒,才满意的走入附近的一座公寓楼。

这让跟踪的两人彻底傻眼了。

澡堂、副食店、烟酒行都可能是此人的情报中转通道,也有可能是对方设置的安全警戒屏障,怎么办?

黑夜降临,寒意袭人。

冷风中,一个长相普通的男子进了“风味”饺子馆。

即将打烊,柜台上的伙计耸拉着眼皮,哈切连天,并没有注意到这位不速之客。

柜台被轻声敲击着,伙计有些恼怒的看着这个光顾的客人,马上下班了,这个时候来,真会挑时间。

不过回头看了一眼远处打麻将的老板,还是问道:“吃啥?”

客人似乎是个好脾气,也不生气,沙哑地说道:“来一斤生猪肉水饺,外带。”

“先给钱,等着吧!”

男人递过纸钞,就在对着柜台的桌上坐下,不慌不忙。

片刻,水饺好了,男人拿出一个麻布手袋,将油纸包裹的饺子放入其中,转身离去。

男子再次出现时,已在军需处临时的仓库外。

仓库,也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院子,此时院子除了门口的警卫室,四下黑暗。

突然传来几声犬吠声,在孤寂的夜里格外的突兀。

警卫室中穿着棉衣的中年人,竖起耳朵听了片刻,不以为意的笑道:“没事,这两个畜生估计是饿了。”说着“啪”一声,将红中拿到手中,得意的笑道:“胡了,给钱给钱。”

对面三个身穿军服的男子一脸苦笑,从兜中摸出纸币扔在桌上。

中年人迅速将纸币归拢,看了一眼门口,疑惑问道:“刘五那家伙窝个尿这么久?”

身着军服的几人闻言,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坏笑道:“这小子,今天去丈母娘家不知道吃了什么,一直拉肚子,嘿嘿,可怜了那么漂亮的媳妇。”

余下的人听到这话,纷纷暧昧地笑了起来。

说到女人,几人搓着麻将的手似乎酥软了几分。为首的中年人得意洋洋,讲了几个荤段子,惹得几人哈哈大笑。

院外,男子不慌不忙,蹲在一棵巨大的槐树下,从怀中拿出注射器和一瓶液体,鼓捣一会,将液体注射到饺子中,随手扔到墙内。

冷眼注视半响,院内不见丝毫动静。

男子从树下拿出一个包袱,缓缓靠近墙角。距离墙角几米远处,男子突然加速,手脚并用,准确的跃在墙上,然后身影消失。

月光下,黑影再次出现在一处仓库门前,拿出一跟铁丝,从容的放入锁芯,左右拉扯几下,“咔嚓”一声,锁竟然开了。

黑影贴着大门,观察片刻,缓缓进入仓库。

从厕所出来的刘五,嘴里叼着一跟香烟,心想,今天真是奇了怪了,也没吃什么东西,好不容易休沐一天,还被丈母娘一通羞辱,说什么别人看仓库,大包小包的往家里搬,自己倒好,毛线没有捞到,还要上夜班。

想到丈母娘那幅丑恶嘴脸,刘五打心眼不舒服,每个月15块的工资分文不少的上交,自己抽烟都要借钱,还不满意?哼!

“老不死的!”

心里咒骂着,刘五突然发现2号仓库闪过一束光泽,心里一紧,疾步上前。

门锁是好的,现在就斜挂在门上。

莫非是看门的老王那厮监守自盗?

刘五“呸”了一声,暗骂:老东西,今天非抓你个现行不行。

这么想着,刘五打起精神,轻轻推来大门,蹑手蹑脚的进了仓库。

仓库中,一片黑暗,静的可怕。

刘五突然有些心慌,心想这狗日的老王偷东西不开灯也就罢了,怎么连手电也不开。

这么想着,刘五试探着喊道:“老王,出来吧,我都看见你了。”

没人回答。

突然一道光束射在刘五眼上,只见一个模糊身影快速移动过来。

刘五刚要用手遮挡强光,就见一把尖刀奔袭而来,“嗤”一声从手背穿过。

“老王?你疯了?”

刘五迅速闪避,高声呼喊。

“老王”一声不吭,尖刀再次呼啸而来,借着手电光束,在黑夜中划出一道锋利的白芒。

“你不是老王,你是谁?”

刘五这时终于发现了不对,高呼:“救...”

可是一切都晚了,那人疾步上前,利刃从刘五脖颈划过,猩红的血水形成一道利箭喷射出去。

男子不管不顾,头也不回,急速出了仓库,几个闪身,从墙角飞跃而出。

仓库中,刘五身体颤抖摇曳,浑然倒地。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灯光下,一具尸体颓然伏在地上,血水像奔泻的河水,汹涌、诡异。

黑夜中,一辆熄灭灯光的轿车停在公寓远处的马路上。

406公寓中,灯光熄灭。男子穿着睡衣,缓缓来到窗户前,透过窗帘缝隙盯着路边的车辆,眼中闪过耐人寻味的光泽。

“我可能暴露了。”男子轻声开口。

一盏橘色台灯缓缓亮了起来,温馨的光泽下,女子端坐在床角,闻言神色凝重,问道:“事情严重吗?”

轻轻的摇了摇头,男子阴沉的脸上浮现出几分笑意,“应该只是怀疑,观察而已,他们并不知道我们的住处。楼下的那两家货店什么事都没有,我们还有时间。”

“那就好,计划要开始了,明天什么时间接头,要不我先去把关系接上。。。”

“不行,对方的身份很重要,这个人很谨慎,我要亲自去。”男子态度坚决。

十几公里外的一处军营外,小酒馆中,一人独坐在角落里,自酌自饮。旁边一份晚报静静的躺在桌上,报纸角落中一则寻人启事映入眼帘。

普林兄,自沪一别三月有余,明日汇丰酒楼,浊酒一杯,敬请光临。署名:弟旺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