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气运之子?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620字
  • 2022-04-01 18:05:43

一场隐秘的搜查行动,不动声色中布下天罗地网。

作为如今特务处情报科的外围暗探,刘阿太如今“羽翼渐丰”。

不单单多了几个手下,在老婆面前的地位也提高不少。

俗话说钱壮男人胆,刚领了赏钱的刘阿太笑眯眯的将三包“三炮台”随手丢给手下。

这让几人喜笑颜开的同时,也有些诧异。

一个尖嘴猴腮的巡警慌乱的接过香烟,连忙抽出一支递给刘阿太,点头哈腰的上前,“吧嗒”一声打开打火机,就要给刘阿太点燃。

不想刘阿太却将烟收在烟盒中,从怀中摸索出一个银色盒子,里面的香烟更加精致。

刘阿太不舍的拿出一支,点燃后,吐出一个白色眼圈,“吧唧吧唧”的抽着,惬意自在的笑了。

手下刘四一看,张开大嘴,吐了一口烟雾,不屑的说道:“刘大,兄弟们尊称你一声刘大,你这也贼看不起人了吧?你自己买的烟,借烟献佛,还看不上?这是啥道理?”

刘阿太看着刘四张开大嘴,一口晦气不说,那一排刺眼的大黄牙实在让人膈应。微微闪开身子,一个巴掌将对方斜跳头上的帽子打翻在地,冲上去给对方又来了一脚。

在几人诧异的眼神中,摸了摸自己打着发丝的油光头发,斥责道:“你懂个屁,没听过李长官说的话?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懂吗?”

“老子现在是混迹上流社会的人,能抽三炮台这种劣质味大的香烟?被人闻见了,暴露身份怎么办?”

一番道理张口就来,说完这话,刘阿太不屑的弹力弹烟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黑色风衣,走向了对面的旅馆,留下三个在风中面面相觑的巡警。

刘四皱着眉头思索片刻,也没有什么心得体会,又“呸”了一声,吐了口口水,骂道:“还什么苟富贵勿相忘呢,使唤人不说,看不起人就看不起人,还给爷整这么多大道理?李长官看得起你这个龟怂?”

另外一个年长的巡警笑呵呵的上前,对着刘四来了一脚,骂道:“刘四伢子,就你他妈话多,吃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好好干事吧。”

剩下一人也上来打圆场,“就是,刘四,找到了人,拿到赏钱,说不定你小子比刘阿太还嘚瑟。”

“他?”刘四觉得自己刚才受了侮辱,不屑的冷哼一声,挺直腰杆,扶着枪套,走向远处的旅社排查。

年长的巡警乐呵呵一笑,也跟了上去。

刘阿太在旅社一无所获,转身进了隔壁的一家咖啡馆。

掀开厚重的门帘,一股暖流扑面而来,让刚刚冻僵的手指、耳朵微微发痒。

刘阿太环视一周,熟练的打个响指,喊了一声:“wait”。

一个服务生疾步上前,一脸微笑:“先生喝点什么?”

心底暗骂,这一看就是个假洋鬼子,老子是“waiter”不是wait.

不过仔细打量了刘阿太一眼,剪裁整齐的呢子大衣,里面是白衬衫黑马甲,西裤、皮鞋,这一身行头说不定顶自己几个月工资了。

面对行走的法币,服务员压下心底的不满,客气的招呼一声。

刘阿太抬头斜睨着服务生,手上拿出香烟,轻轻在烟盒上磕碰,张嘴说道:“coffe? Ok?”

服务生忍着笑,也懒得打理这个混人。

“先生您请坐,咖啡马上送来。”

“嗯。”

刘阿太鼻孔朝天,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吧嗒”一声,点燃香烟,一边抽,一边暗自打量。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女服务生走过来,低声说道:“先生,这里不允许抽烟。”

刘阿太闻言一愣,手一哆嗦,不过想到自己如今扮演的是归国的假洋鬼子,立刻指着远处抽烟的背影,反驳道:“咋的,别人能抽,我不能抽?看不起人?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我哪里知道。

女服务生心底暗骂,嘴上说道:“先生这里不允许抽烟,请您自重。”

同样的话,语气却重了不少。

行走的法币刘阿太有些生气。

“这是什么道理?别人能抽,我刘阿太,不,我刘汉斯不能抽?”

想了想,刘汉斯先生更加生气,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仔细盯着抽烟的背影看了几眼,头发微红,卷毛,妈的看来是个洋鬼子。

立刻横眉竖眼呵斥:“咋的,洋鬼子可以抽,我就不行?信不信我把你抓。。。信不信我给你两个嘴巴子?”

面对蛮横的刘汉斯,女服务生委屈的说道:“你要是老板你也可以抽。”

嗯?老板,这个洋鬼子是这里的老板?

虽然心里有些不得劲,刘汉斯先生还是不想过分引人瞩目,狠狠吸了几口香烟,将烟头随手一丢,黑色皮鞋啪的踩上去,然后挑衅的看了一眼女服务生。

别说这么一眼瞟过去,刘阿太觉得这女服务生还挺好看,再仔细打量,胸部鼓鼓,杨柳细腰,确实比自家的凶婆娘好多了。

不过想到这女服务生的区别态度,刘阿太还是暗暗皱眉,好好一个华夏人,屁股竟然坐在洋鬼子一边,洋鬼子是你爹啊?

看到刘阿太轻挑的目光,女服务生也懒得理会,狠狠的瞪了一眼,转身离去。

不想这番争执已经引起了老板的注意,此时背坐在远处的人转过头来,皱着眉头起身,说了几乎刘阿太听不懂的话,然后向着刘阿太走来。

刘阿太心里一紧,莫非自己戏演的有点过?不过吧,嚣张跋扈不是这样?

刘阿太看着这个大鼻子,蓝眼睛,像个“魔鬼”一样的高大男子,已经做好了被撵出去的准备。

不想高大男子过来,却是主动身手,微笑说道:“你好,我是这里的老板,请问刚才有什么误会吗?”

洋鬼子的几乎话听在一个假洋鬼子耳朵里。。。。。。

刘阿太蹙着眉头,嘴里念叨半天,还是用汉语说道:“啊,咖啡怎么还没来?”

洋鬼子听了,微微愣神,张了张嘴,转身离去,对着远处的女服务生张开手,耸了耸肩。

远处的女服务生瞪了一眼,低声对一旁的男服务生说道:“是个假洋鬼子没错了,还在哪里嚣张跋扈,一会给他咖啡里吐口口水,敢欺负姑奶奶,哼。”

男服务生为难的说道:“小佳姐,这不好吧,再怎么说也是我们华夏同胞。。。”

“我说王元你也太老实了,洋鬼子给我们发薪水,自然要糊弄应付,假洋鬼子嘛,就不用客气了。”

说完看着低眉垂眼,一脸为难的王元,哼道:“今晚电影你还看不看了?”

“小佳姐,你同意了?你不是今晚和洋鬼子一起。。。”

这话王元说着说着,声音小的连自己的听不见了。

小佳冷笑一声,转身离去,留下一句,“随你。”

王元咽了口吐沫,瞄了一眼远处的刘阿太,在咖啡里吐了口口水,用勺子搅拌几下,变幻脸色,端了上去。

这时候就见一男一女进了咖啡店。

远处的咖啡店老板立刻热情的嘴里“怪叫”着迎了上去。

刘阿太转头一看,立刻瞪大了眼睛,这男的不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林义成吗?

此刻林义成进了咖啡店,熟练的脱下风衣、礼帽,随手交给旁边的服务员,又绅士的帮一边的女子脱下大衣,两人挽着胳膊,迎上了热情的咖啡店老板。

这时候王元端着咖啡,小心翼翼的说道:“先生,您的咖啡。”

望着“黑不溜秋”的液体,刘阿太此刻没有一点心情,一边搅拌着咖啡,余光打量着林义成和女子的一举一动。

旁边侍立的王元此刻只觉得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却不想刘阿太只是搅拌几下,丢下一张法币,就头也不回的离去。

王元:......

接到刘阿太兴奋的汇报,李唐愣神,莫非这刘阿太是气运之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