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日记

  • 烽火之谍影风云
  • 孟返
  • 2398字
  • 2022-03-29 22:07:53

今天是我参加特务处工作的第38天。

我直属上级是宋三候,别人都叫他猴子,可是每次我这么叫他的时候,他都会打我,后来我知道,是因为我的资历不够,不配叫他猴子,这让我很恼火,我发誓一定要立功,让这个猴子好好看看。

我的组长叫李唐,这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听说他抓了很多的日本特务,也受到很多嘉奖。

李唐是一个温和善良的人,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

工作时他严厉苛责,精益求精。但是私下里他又喜欢开玩笑。

我最近也学会了一个词叫“靠”。我并不清楚它的真正含义,但是我觉得它很亲切,很生动。

今天我第一次看见李唐发火,他很仇恨日本人,和我一样。

这也是我尊重他的原因。

我的老家在东北松花江,父母不愿意做亡国奴,带着我从所谓的“满洲国”逃离。

可是父亲死了,他是被一个特务杀死的。

父亲背上中了两枪,半路上就去世了。

我很想念我的父亲,想念我的故乡。

曾经我很讨厌特务,尤其是那些在日本人面前卑躬屈膝,面对自己同胞却凶残暴虐的刽子手。

现在我也成为了一名特务。

对,大家都是这样称呼我,称呼我们的。

但是我从来没有屠杀、欺负过自己的同胞。

今天是我第一次参加刑讯工作,看着被打的皮开肉绽的日本特务,我第一次感到快乐。

今天我没有晕血,小时候看见爸爸杀鸡我都会晕血,可是今天没有。

日本特务很坚强,我很佩服他的意志,但更多的是厌恶。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跑到我们的国家烧杀劫掠,无恶不作。

晚上我把今天的所作所为,汇报给了宋先生。

我觉得宋先生是我的知己,也是我人生路上的导师。

是他鼓励我参军,他说只有武装自己,才能更好的保护家人,亲人和朋友,才能将侵略者赶出我们的国家。

我觉得宋先生说的很有道理。

宋先生是一位睿智的长者,他不抽烟不喝酒,也没有老婆孩子。

他永远是一副温和平和的样子,我的苦恼和烦心事每次说给他听,他都能想出安慰宽解我的办法。

今天宋先生交给我一个任务,我很开心,很快乐,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和宋先生一样的人,我也一直准备着。

这一天终于到了。

可是宋先生交待的任务让我很为难。

他让我接近监视李唐,让我将李唐所有的事情向他汇报。

我很不理解,李唐不仅仅是我的上级,也是我的。。。朋友,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宋先生说李唐这样的人,和他的主子戴春风一样,不过是一条为权贵,为腐朽的果党政府服务的走狗,这样的人没有信仰,总有一天会走到人民的对立面。

我不赞成宋先生的说法,我坚信李唐不是这样的人,可是我也不知道我的信仰是什么。

将日本侵略者赶出我们的国家,这算是一种信仰吗?

这是我第一次和老宋吵架,我很不理解这样的安排,老宋当时很生气,说我变了,说近墨者黑,我已经变成了腐朽政权的维护者。

这让我很生气,我大声的反驳,气愤的离开。

可是刚才,我又见到了老宋,老宋跟我道歉,说他今天说的话有点重,请我原谅。

老宋说他要离开了,我问他去哪里,他没有说。

今天的老宋似乎很焦虑,这让我有不好的感觉。

日记写到这里,宿舍的门突然被敲响。

雷云峰心中一紧,慌乱的将日记本藏在床下,吁了口气,才假装镇定的问道:“谁啊?”

“紧急任务,快点。”

这是猴子的声音。

雷云峰顾不上其他,将皱褶的床单抚平,穿好衣服,拿起手枪就下楼。

楼下,猴子和3名队员已经站在院中。不知道执行什么任务,雷云峰跟着大家一起上车。

轿车在黑夜中行驶了半个小时,突然停在了一处街口。

猴子招呼几人下车,来到一处茶楼包厢。

猴子指了指对面的药房,给几人安排任务,要四人24小时轮流监视。

雷云峰对这样的任务已经很熟悉,不觉得枯燥,反而觉得很刺激。

这时候,对面药房半开的门里突然走出一人。

雷云峰立刻拿着望远镜观察。

这人穿着黑色长袍大褂,带着眼镜。

似乎朝自己看了一眼。

宋先生?老宋。

瞬间,雷云峰呼吸急促,冷汗直流。

宋先生为什么半夜会出现在这里呢?

看对方和一个小厮交流,莫非是这里的掌柜?

宋先生一直没有告诉自己他的掩护身份,一定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

可是宋先生现在有危险,怎么办?

按照工作流程,现在不过是最常规的观察监视,一旦出现接头人或者其他异常举动,行动队的人就会接手。

怎么办?

雷云峰额头大汗淋漓,到底该怎么通知宋先生呢?

雷云峰眼睛余光看了一眼另一名同事,还好,这家伙在看报纸,并没有发现异常。

不远处的药店,刚吩咐伙计挂出打烊的牌子,看着伙计离去,宋春秋立刻回到了药店中。

关门。

一位穿着黑色粗布大褂的男子此刻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手中握着热气腾腾的茶杯,眉头紧锁。

看到宋春秋进来,急切问道:“你真的考虑好了?”

宋春秋咬着嘴唇,揉了揉眉心,轻声说道:“对方反应很快,我刚刚看到了反光镜,敌人已经开始监视,看来毒蜂已经叛变,不然不会找到这里。”

“为今之计,只有打乱他们的计划,浑水摸鱼,才能顺利实施日升计划。”

“可是,这样太危险了。你才取得他们的初步信任……”

“放心吧,我都想好了,留在这里,迟早要露出马脚,不如借着这次机会将事情闹大,那么我就可以一举进入他们的核心。”

“万一……”

“没有万一,开始吧。”

“好吧。”男子叹了口气,从怀中拿出手枪,抬手对着宋春秋胳膊就是一枪。

宋春秋捂着鲜血直流的胳膊,转身从后窗一跃而下,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砰砰砰”

随后药店中又想起几声枪响。

男子这才不慌不忙的起身,从容的跳下后窗离去。

猴子从外面冲入包厢,一把夺过雷云峰手中的望远镜,急声喊道:“哪里打枪,哪里打枪?”

望远镜里,药店此刻已经火势蔓延,火光冲天。

猴子恼怒的骂道:“狗日的行动队,还没说抓人就行动了?”

远处后门负责监视的行动队几人也面面相觑,望着两个一前一后从后窗跳下来的人,满心疑惑,内讧了?

不过这个时候可管不了那么多,几人拔枪就打。

“砰砰砰”

“砰砰砰”

密集的枪声打破了夜的寂静。

半个小时后,一名浑身是血的男子,穿过巷子,来到一户小院门口。

几声清脆的敲门声过后,大门打开,一个中年男子警惕的探出头来,看到宋春秋,立刻吃惊的喊道:“小王,快来帮我一把。”

宋春秋被搀扶进去,中年男子眉头紧锁,斥责道:“老宋,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伤口是怎么回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